115、打窝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一次宿营,李叔同如他所说的那样,真就没有再让庆尘自己去费劲点燃篝火,而是直接带着少年往河边去了。

看样子,这位老师是真的打算蹭火蹭饭的样子,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老师,”庆尘一边走一边问道:“刚刚秦城与荒野人张铜蛋交易的时候,因为四瓶药差点发生争执,我看那张铜蛋似乎是打算拔枪的。这里,对待自己的合作伙伴也如此凶狠么。”

“当然,”李叔同回答道:“荒野人与天挣命,他们的生活条件比你想象的还艰苦。所以,面对能救命的东西会拿命去搏,自然显得凶狠了一些。不过,那个秦城也没真打算把药拿走,他只是想让张铜蛋欠他个人情而已。”

庆尘若有所思。

李叔同说道:“小尘,人世间所有人都在经历苦难,小人物们早早学会了如何面对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存之道。这一趟多看、多听,老师也不能总在你身旁,陪伴你走一段路程后,以后的路还是得你自己走。”

庆尘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位老师话里有话。

两人来到浅河边,这里的河水比表世界任何一条河水都清澈一些,几米宽的河床下布满石子,哪怕是两米深的地方,也一眼能望到河底。

别的不说,里世界的环境保护可比表世界好太多了。

“这么多鱼,”庆尘一眼望去,竟是看到河水里有数百条鱼在缓缓游动着:“老师,我直接下去捉鱼吧?”

这河水里的鱼,看起来硬是想养殖场的鱼塘似的。

这些鱼的个头还大,看起来一条都有三五斤。

李叔同看了他一眼说道:“下河捉鱼?你先等会儿。”

说着,他从登山包里拿出一团钓鱼线来,一头绑在自己手上,另一头挂上鱼钩。

李叔同掰断一小块蛋白棒,将鱼钩扔入水中:“看清楚。”

话音刚落,却见那河面宛如沸腾一般,鱼钩附近几十米的大鱼忽然争相游来咬钩。

河水翻腾中,一条大鱼咬在了钩子上,锐利的钩子刺穿了它的嘴巴。

伤口中流出的血液腥味让大鱼们彻底疯狂,它们不再被蛋白棒吸引,而是一口口咬在那条上钩的鱼身上!

只是短短几秒的时间,那上钩的鱼身便已经可以看到粗壮的鱼骨。

李叔同看准时机,骤然拉动鱼线,几条来不及松口的大鱼被一同甩到了岸上!

庆尘默默的看着这一幕,心中震惊无比:“老师,这些都是食人鱼吗?”

“准确讲的话并不是,”李叔同摇摇头:“人类新纪元记载中,早些年的鱼还没有完全进化成这模样,应该是有超脱物种的大鱼死在了某个流域里面,导致河流开始变化。就像禁断之海的那头大鲸一样。”

庆尘走近了看那些还在活蹦乱跳的大鱼,分明发现鱼嘴中都长有锋利的牙齿,一般淡水河很少会出现这种情况。

李叔同看了他一眼说道:“记住,这世界的任何一条河流都是危险的,在你完成第六个生死关之前不要尝试下河。不然的话,你那就不叫捉鱼,应该叫做打窝。”

也就是说,A级之前下河必死的意思。

李叔同拈起几片树叶在指尖,轻飘飘的弹了出去。

庆尘目光中,那几片原本还软绵绵的树叶忽然如刀锋一般平直,也没见它们飞的有多快,却狠狠的钉进了大鱼的脑袋。

“怎么样?”李叔同笑吟吟的问道。

“老师厉害,”庆尘真心实意的说道。

说完,李叔同笑意更浓,颇有种在学生面前装到了的感觉。

“这就是你身体里那股气的作用,”李叔同说道:“按道理说,只有通过第五次生死关才会在体内出现,在第六次生死关初步显现威力,在第七次可覆盖全身达到圆满,但你比较特殊一些,竟是还没通过第一次就出现了。”

庆尘认真的听着。

李叔同继续说道:“除了捉叶飞花以外,每个人的气,作用都不一样。我的气可让人产生烧灼感,就比如我与郭虎禅交手的那一次,哪怕我收着劲,他也必须盘坐忍耐、调息。你师伯的气可以让人产生呕吐感,也不知道你的是什么。”

庆尘想了想问道:“除捉叶飞花以外,气接触到人并不产生实质伤害,但交手时会让对方产生某种不适的感觉?”

“是的,”李叔同点点头。

庆尘心想,这不就是负面buff吗?!

他目光看向自家老师,李叔同笑了:“你那点气对我根本不会有任何影响,而且都不一定对普通人有用,还是等那股气壮大以后找别人试吧。”

“奥。”

……

俩人回到营地时,篝火已经熊熊燃烧起来了。

李叔同将手里的五条鱼递给秦同:“钓了五条鱼回来,今晚可以加餐。”

说完,他便顺其自然的坐到了篝火旁,完全没有带着庆尘去另一边生火的意思,并且还对庆尘说道:“来,你也坐。”

这个时候,秦以以趁着两人去钓鱼的功夫,已经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哥哥秦同和父亲秦城。

秦城得知庆尘不是仆役后,态度立马有所转变。

虽然在他猜测李叔同只是个C级,但C级反而更好,级别太高了他们老秦家也高攀不上!

“亲家啊……不是,这位先生敢问怎么称呼?”秦城问道。

秦以以听到父亲的口误,当即站起身来把庆尘的登山包拽了下来,低声道:“我去帮你搭帐篷。”

说完便从包里掏出帐篷跑开了。

“我姓木,旁边的是我学生,可以叫他小土,”李叔同笑着说道。

庆尘:“……”

所以,“尘”这么有飘逸感的字,拆开就变成“小土”这么朴实的名字了?

秦城与秦同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现在,李叔同已经亲口承认庆尘不是仆役了,他们自然心底窃喜。

“木先生,”秦城说道:“我也知道你是高手,有个事情想和您商量一下。”

李叔同笑了笑:“但说无妨。”

“这次我们携带的无人机都毁坏了,所以防身的力量不是那么充足,”秦城思虑了一下说道:“这样,万一咱们路上遇到危险,请木先生出手帮一下,然后就不收你们路费了。”

其实在秦城看来,抵达禁忌之地前应该也不会有太大危险,他只是想提一下取消路费这个事,拉近一下彼此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