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见面礼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车辆向南行驶,道路两旁时不时便会出现,刻有“18号、223”“18号、224”之类字样的小小石碑。

就像是界碑一样的东西。

李叔同给庆尘解释,这里依旧属于18号城市境内,而后面的223字样则是地标,方便辨认方位。

待到日暮西沉时,秦城在对讲机里忽然说道:“天色不早了,马上要到前面的铁网口子了,准备宿营。”

车斗里的秦以以、秦同开始收拾东西。

两辆皮卡车驶下公路,庆尘关掉手里的阅读器,抬头问自己的老师:“这些人物的性格为什么删掉了。”

此时,他已经记下了所有已知的植物,开始看林小笑提供给他的人物资料。

那些资料是林小笑辛辛苦苦收集过来的,基本上都是里世界体制中,相对重要的人物。

上到联邦现任总统,下到18号城市的市长、市长办公室幕僚长,全都有了。

庆尘发现,这个市长更像是表世界大洋彼岸的州长,由民选产生,与总统也不是直属上下级关系,权力极大。

李叔同低声解释道:“记得我们之前说过的话吗,战斗的结果由‘未来’决定,千万不要以‘过去’的信息去计算。这世界什么都会变,尤其人心变的最快,所以,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就由你自己去了解,我们不会给你提供参考。”

“好的,”庆尘点点头:“就是以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

李叔同想了想说道:“这句话说的很好。”

话音刚落,李叔同平静的看向四周,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然而就在此时,土路两旁的落叶里,竟有十多个身穿吉利服的人突然钻了出来。

那些人身上披着用麻绳编织的网,网眼上捆缚着密密麻麻的枝叶,伪装性极强。

秦以以和秦同看到这些人立刻去拿武器,但肯定已经晚了,他们已经暴露在敌人的火力范围。

却见庆尘忽然伸手将秦以以拉了过来,与他一起蹲在李叔同的身后。

李叔同看了一眼外面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然后转头问身后的庆尘:“这个时候,你不应该表现一下,挡在我前面什么的?”

庆尘平静说道:“那我是不是也太看不起您了?”

“好像有点道理,”李叔同坐在小马扎上点点头:“但我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小笑可是会挡在我身前的。”

“我没有他那么虚伪,”庆尘撇撇嘴说道。

这一点少年心里是非常有数的,磨练和挡枪口肯定有本质的区别,真有自己无法抗衡的危险,这个时候就该是身为S级的老师去顶上啊,自己逞能没有意义。

万一一颗流弹打到自己怎么办!

说实话,庆尘也想看看,这个世界里的半神面对枪械是什么状态。

目前看来,李叔同好像并不惧怕枪械。

此时此刻,秦以以默默的蹲在庆尘旁边,感受着自己臂弯处,少年如铁钳一般的手掌死死抓住自己,不让自己乱动。

少女看着庆尘的侧脸,似乎都不太在意外面那些伏击他们的人了。

她甚至没有去想,身前这个大叔能不能保护他们,也没想到接下来会多么危险。

只是认真的思考着,少年为何会救她。

车外,有人喊道:“双手举高,驾驶位的人熄火下车,把手放在老子能看到的地方,胳膊上有机械肢体的,把袖子给老子撸起来!”

老汉秦城缓缓下车:“老张在不在,是你吗老张,我是秦城!”

“妈的,怎么是你老小子,”吉利服人群中,一个中年人缓缓持枪走出:“你怎么提前过来了,不是约了再等几天吗。行了,都把枪放下来吧。”

庆尘听到这对话愣了一下,他看向一旁的秦以以:“这些人是?”

平时如野猫的少女感受到少年的目光,登时脸色红了一片:“啊?什么?”

“这些人是谁?”庆尘重复问题。

秦以以回过神来:“张铜蛋,他们是荒野人,我爸的老熟人了,不过这些人心狠手辣,也不能全信。”

这时,秦城熟练的掏出一瓶抗生素来,递给了张铜蛋:“我们这次要往南边那个地方去,这是过路费,你给荒野上的兄弟们打声招呼放我过去,咱们的交易另算。”

张铜蛋将自动步枪扛在肩上,接过了秦城手里的抗生素:“行吧,咱们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老板那边说枝子湖那里今天有大鱼,但不知道能不能动,你们应该在路上碰到过吧,他们什么情况?”

“我们遇到过两拨人,老张你说的是哪拨?”秦城问道。

“三十多辆车的,车队里还有专门操控十多架无人机的大副,”张铜蛋说道。

“那是秋狩车队,”秦城低声道:“你们可小心点,车队里肯定有高手。”

“晦气,又是不能碰的硬茬子,要是老板亲自上还行,但代价太大了,”张铜蛋说着,目光朝皮卡车斗逡巡而去。

他看到空空如也的铁笼子说道:“这次要抓什么?”

“抓一只隼和一只猴子,对方开价很高,”秦城说道:“但这次运气太差了,毛也没抓到。”

张铜蛋拍了拍秦城肩膀,颇有种同命相怜的意思:“你们也不容易啊。”

说着,他转身朝树林走去:“来,兄弟们,把……”

然而刚走两步,张铜蛋又转了回来,用枪指着李叔同:“这老小子是谁?还有他身边的那个小子!这身打扮一看就是城里人吧,咱们这交易可不能让外人知道,而且他们回去举报了我们的行踪怎么办?”

秦城脑门一阵冷汗,却见秦以以忽然抱住了庆尘的胳膊:“张叔叔,这是我男人,旁边的是他爸,以后都是一家人了。他们以前没来过荒野,这次也是带他们出来玩玩。”

四周的荒野人吹起口哨来,张铜蛋笑骂道:“行啊小妮子长大了,秦城,你这亲家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你们家算是傍住城里人了吧?”

李叔同想了想,从庆尘背后的登山包里掏出雷神来,隔空扔给了张铜蛋:“见面礼,以后在荒野上若是我亲家有危难了,帮忙照拂一下。”

张铜蛋看了一眼手里的雷神,怔了两秒才竖起大拇指:“大气啊老板,出手就是雷神!咱老张也是爽快人,我做主了,五年之内不再收秦家的过路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