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中年与少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荒野上的黑夜,营地里来了陌生人总会让人感到有些新奇。

篝火旁几乎所有人,都若有若无的远远打量着中年人与少年。

只见少年将登山包重重的扔在地上,咚的一声传来,所有人都听出那登山包有多重。

中年人在一旁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而是干脆找到一块石头坐下,等待着少年生火做饭。

少女总觉得,这少年完全不是哥哥所说的那种富家子弟,反而更像是中年人的奴仆。

老汉秦城看到这一幕说道:“那少年应该不是什么富家子弟,我一听声音就能判断,登山包少说要有50斤,距离咱们最近的城市得有一百多公里,最近的联邦前进基地得有四十多公里。背着50斤的东西走四十多公里,哪个上3区的富家子弟能吃这种苦?”

此时,少年已经熟练的从包里掏出一个折叠小马扎来。

中年人安安稳稳的坐在了马扎上,少年又从包里拿出一支阅读器来递给他。

篝火旁,年轻人秦同忽然迟疑了一下:“确实不像富家子弟。”

说话间,少年又从登山包里拿出了一支银色的保温杯,然后熟练的用杯盖冲了杯茶水,递到中年人手中。

中年人满意的点点头,继续看向手里的阅读器,仿佛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刷新闻的模样。

到了这会儿,少年才算是刚刚松了口气……

他坐在大石头上喘息了仅仅几秒,然后便从登山包里取了手斧,挑了不远处一颗最细的树干砍断,又捡了些干枝堆在一起。

甚至干脆利落的用树枝在柴堆上搭起了一个三脚架,挂上一个小锅准备煮饭。

“宿营的手法很熟练,”篝火旁的秦同说道:“但是很奇怪啊,这少年的皮肤也很白皙,应该是很少来到荒野的人。”

相比那边中年人和少年的白净,秦同、秦城他们则肤色黝黑,一看便是常年生活在风吹日晒的环境里。

强烈的紫外线把他们晒得脱了一层又一层的皮,最后留下坚韧却粗糙的皮肤。

也正是因此,少年刚一出现,便显露出与众不同的气质来。

对方有着荒野上很少见的白净与秀气。

少女坐在篝火边上默默看着,眼神都像是被吸住了似的。

只见少年从登山包里取出一支黑色的小盒子,然后又从里面捏出6根黑色的针来。

就在他们说话间,少年立起一根木柴,用斧背将那6根黑针一一钉入木柴顶端,直至黑针全部没入木头。

很快,黑针开始发热,木柴上飘出细细的白烟。

秦同看向老汉:“爸,是庆氏的纳米科技。”

秦城点了点头:“我见过那玩意。”

有过荒野生存经验的人都知道,木柴是很难点燃的。

有时候忙活一个小时,可能才将将让木柴烧出火星,待到火星出来后,点火的人还得在一旁不停的吹,最后烟熏的迷了眼睛,脸也会被熏黑。

而这6根黑色的针吸收了少年将它捶进木头时的作用力,直接在柴心持续发热,短短10分钟便点燃了一根木柴。

秦同说道:“上次去18号城市里看户外用品的时候,我就看到这个庆氏的纳米产品了,好像叫雷神。我当时问了的,价格特别贵,6根不起眼的针就能换我一身的机械肢体。”

但这一刻秦同才明白,他觉得非常昂贵的东西,其实在别人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

老汉秦城拆开刚刚少年给他的烟,抽出一支来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又将烟重新塞了回去。

这包烟在荒野上,有时候能换到不少好东西,比如粗糙的地图、野兽的毛皮、救命的草药。

甚至可以找人交换,禁忌之地里某些奇怪动物的特性。

荒野不比城市,这里有许多未知的危险。

钱在这里是很难花出去的,得用硬通货才行。

篝火旁的少女默默看着少年忙碌,那位中年人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就像是一位养尊处优的大老板。

少年往小锅里倒上清水与白米,煮起白粥。

不仅如此,他还往白粥里加了葡萄干与红枣,看起来异常精致。

但少年自己却没有喝粥,而是默默的坐在一边啃起了口味枯燥的合成蛋白棒。

这种蛋白棒一般只有荒野上讨生活的人才吃,一根能顶一天的营养摄入,少年一连吃了四根。

待到白粥煮好后,少年小心翼翼的端到中年人面前……

少女有些不忿:“那中年人自己没手没脚吗,干嘛全都让别人伺候啊。”

这时候,篝火旁的少女忽然发现,那少年席地而坐后竟是直接脱掉了脚上的登山靴,里面白色的袜子都已经被血染红了。

少年缓缓将袜子揭掉,脚上鲜血凝结着似乎满是伤口与水泡。

少年用酒精与棉签将伤口擦拭干净,又给自己涂抹了药膏。

在这个过程里,对方明明很疼却一言不发,只是紧皱着眉头。

而且,刚刚对方面色如常,走路姿态也没有丝毫异样,就仿佛脚上的伤口并不存在似的。

想到对方忍住疼痛伺候那个中年人,少女就有些心疼了。

少女忽然说道:“要不我去帮帮他吧,爸,你看他走的脚都破了,还得做重活。”

秦城皱起眉头,语气凝重的说道:“他是仆役,这就是他该做的事情。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这里,你要真喜欢上仆役就没救了,他们是没有自由的人懂吗?”

少女有点委屈,但没再说话。

只是远远的看着。

此时,少年正坐在地上,继续处理着自己脚上的伤口。

虽然冲锋衣的衣领遮住了对方大半张脸,但少女莫名就觉得对方侧脸非常好看。

“爸,你说他是仆役?”少女问道。

“嗯,”老汉秦城点了点头:“你在城市里也见过这种人,把命都卖给大人物了,一辈子都逃脱不掉被束缚的命运。”

仆役这个词在里世界并不陌生,几乎等同于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