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荒野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18号城市与10号城市相邻。

两个序号不相邻的城市,地理位置却只相距两百多公里,只因为,这些城市并不以重要程度排序,而是以建立的先后顺序。

如果把联邦比作一个圆,那么18号与10号城市组成的城市圈,就像是这个圆的圆心。

当然,这个比喻并不准确,联邦并不是一个规则的圆。

庆尘曾找李叔同要过联邦的地图,可以说表世界与里世界的地图相差不多,唯有沿海地带的区别较大。

如果这两个世界,真的是平行世界。

那么里世界的地壳一定经历过剧烈运动,才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18号城市对应洛城,10号城市对应郑城,不管在里世界还是表世界,它们一直都是中原之地。

没了沿海口岸的战略重要性,例如对应海城的7号城市,就远没有表世界的海城繁荣。

在联邦内,最繁荣的城市便是18号与10号。

18号是经济中心,10号是政治中心。

一西、一东,被称为联邦双子星。

它们之间连接的线段,像是直接分开了联邦的南与北。

倒计时96:00:00.

又一个午夜。

18号城市的南方一百多公里处,正有十多人围在篝火旁取暖,摇曳的火光里,八男四女正有说有笑。

篝火上有树枝交错着,树枝上挂着一个铁锅,里面的浓稠面汤正咕嘟咕嘟冒着气泡。

有人从怀里掏出一条腊肉来,再用小刀切了几块丢进锅中。

这是一个小型的临时宿营地。

在营地附近的空旷地,还扎着九顶墨绿色的帆布帐篷。

夜里的风很大,有两辆破旧的皮卡正顶在风口上,为这个小小的临时营地遮挡凶猛的冷风。

皮卡车斗里好像有什么货物被帆布盖着,看不见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篝火旁堆着防风的石块,饶是如此,橙红色的火焰依旧东倒西歪的摇曳着。

“这次雇主要捉的东西不太好找,我们在这一片转了一个月,也没见到一只,”篝火旁一个上了年纪的老汉说道:“要不,咱们就去“那个地方”的边缘碰碰机会,也不一定非要进去,边缘也没那么危险,我早些年是去过的。”

老汉叫秦城,是这队伍的首领。

而篝火周围的人,基本都有血缘关系。

他们穿着不知从何处汰换来的作战服,有些人肘部、膝部、裤腿处、屁股处还打着补丁,尺寸也有些不太合身。

“爸,买方开的价格,值得我们冒这个险吗?”一名年轻人问道。

“你也知道,对方开价20万,”老汉秦城用他有些斑驳的机械手掌卷着烟叶,手指上的纳米镀层都一片一片脱落了:“有了这笔钱,就可以给你和小忆换上更好的机械肢体了,能量起码够支撑一次行动。”

“爸,这不是我们急需的,也不必拿命去换,”年轻人说道。

“嗯,”老汉从篝火里捏出一根烧了一半的木柴,凑到嘴边点燃了烟卷:“对方还许诺了一支基因药剂,一箱BVC抗生素。你弟弟快成年了,咱们家总得有一个人不那么依赖机械肢体才行,我想给他弄支基因药剂来,机会难得。”

话音一落,原先那年轻人愕然看向自己身旁的弟弟,张了张嘴没再说话。

秦城身旁的一个中年女人说道:“小同,你也别觉得你爸偏心,当年他也想给你弄一支,但被人骗了。”

年轻人秦同想了想说道:“妈你别多想,我没那个意思,我有机械肢体了,弟弟还没有,要是有了基因药剂给他也正常。而且弟弟有了基因药剂,也更容易找到老婆。”

说话间,营地外的树林里忽然传来踩断枯树枝的声音。

老汉秦城骤然向后翻倒在一堆落叶中,顷刻间,他动作迅捷的从怀里掏出一支手枪来,指向声音的来处。

这矫健的身手,一点都不像是上了年纪的人。

而其他人,也迅速的离开了篝火旁,各自寻找了树干藏住身形。

“你好,无意冒犯。”

营地外,有声音先至。

黑夜的树林里,两个身影缓缓走了出来,这两人都穿着黑色的冲锋衣,一位中年,一位少年,少年身后还背着高高的登山包。

他们二人将衣服拉链拉起,立起的衣领就遮住了大半张脸颊。

穿着冲锋衣的中年人举起双手笑着说道:“过路的,看你们这里有两辆车可以挡风,所以借个地方。”

说着,中年人看了一眼身旁的少年。

却见少年从兜里掏出一包香烟,隔空扔到了篝火旁边:“不同意也没关系,烟送你们,我们离开。”

却见匍匐在地的老汉秦城迟疑片刻,然后缓缓站起身子来,枪口还若有若无的指着面前二人:“城里来的?”

“嗯,10号城市来的,”中年人笑道。

“往哪去?”老汉警惕着。

“还不知道,就是出来走走,”中年人继续回答。

老汉指了指二十多米外的空地:“你们可以在那宿营,但是不能靠近我们。想借地方的话一包烟可不够,有药吗。”

“有,”穿着冲锋衣的少年回应道,说着便将一支白色小瓶也扔到了篝火旁边,似乎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这是荒野上的硬通货。

扔完,这两人便去一旁的空地了。

篝火这边,一名少女看着那个穿着冲锋衣的少年,低声对身旁的秦同说道:“哥,那少年很好看啊。”

秦同瞥了少年的背影一眼:“那冲锋衣都遮住大半边脸呢,你就觉得他好看了?”

少女说道:“有些人就是不看整张脸,也能判断出很好看啊。”

“少想那么多了,”秦同往篝火里添了两根柴火:“你看到他们身上的冲锋衣没,就这两件衣服都能换我身上两件机械肢体了,这种人来荒野上叫游历,我们在荒野上叫生存,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少女撇了撇嘴:“我又没说什么。”

“我是担心你被这种富家子弟勾了魂,”年轻人语重心长的说道:“那些住在上3区的有钱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行了行了,知道了,”少女不耐烦道。

说话时,她目光仍旧遥遥的看向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