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问题不大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安静的禁闭室中,刘德柱静静的蜷缩在角落里。

小黑屋的恐怖,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会懂得,那是对内心的一种折磨。

面前的合金闸门缓缓开启,刘德柱茫然的抬头看着前方,那个带着猫脸面具的神秘人。

“我知道,是个人就会有自己的小心思,”庆尘平静说道:“但贪心会害人害己,这次只是让你明白背叛与欺骗会有什么代价,下一次就没这么简单了。我给你的,你可以要,我不给的,你不能偷。”

刘德柱的眼神渐渐恢复了一些神采:“大佬,只要您不杀我,一切都好说!”

在此之前,刘德柱差点以为自己会死在今天。

然而,惩罚并没有结束,起码在庆尘看来不该这么轻轻松松的结束。

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面对一个怎样残酷的世界,所以他也必须让刘德柱清醒的意识到这一点。

庆尘平静说道:“在我看来,纵观这次事情始末,如果你及时看通讯器,昆仑二人可能就不会死。所以,这点惩罚依旧不够。”

说着,他挥挥手让叶晚按着刘德柱,然后庆尘亲手将毛巾盖在了刘德柱脸上,又将一盆冷水浇了上去。

刘德柱奋力挣扎着,可不管他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直到他渐渐无力挣扎,庆尘才终于掀开毛巾,容他把水呛出来。

“大佬,我知道错了,”刘德柱哭着说道:“我真的知道了。”

庆尘的表情依旧没有变化。

还没等刘德柱缓过气来,叶晚就再次将他按住,又来了一次水刑。

庆尘将水一点一点淋在毛巾上,直至刘德柱几乎失禁的程度,刑罚才终于停止。

这次刘德柱真的害怕了,他呛了好半天,才喘过气来哭喊着说道:“大佬,我回家以后真的很后悔,每次想到那两位昆仑的英雄,我就恨我自己不争气,我真的知道错了!”

庆尘透过猫脸面具冷冷的看着对方,这是他第一次给别人施腥,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就连施刑都是一种煎熬。

但是,他在学习,学着如何冷酷,学着如何成为真正的野兽。

“现在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庆尘说道:“18号监狱里又来了几个时间行者,我需要你去演场戏。”

刘德柱怯弱道:“大佬,需要我做什么?”

“让他们相信,你在这里确实地位极高,”庆尘回答道。

刘德柱可怜巴巴的说道:“大佬,我不会演啊。”

庆尘想了想对林小笑说道:“帮我弄个袖珍耳机里,让他带着,我来指挥他演。”

……

倒计时157:00:00.

上午10点钟,监狱里五分之一的囚室悄然打开。

这六百多名囚犯是被随机选择的,待到他们吃完饭、回到各自牢房之后,才会有下一批随机的六百多人被放出来吃饭。

这是庆尘新更改的规则。

当林小笑问他为何要这么做时。

庆尘回答:“老师这次带我出去应该时间很久,而我拥有财团背景在这里过于显眼,我如果消失了,肯定会有人注意到。让囚犯们分批吃饭,那么他们就无法知道,到底是谁消失了。”

这样一来,外界各个势力就没法甄别出他的身份。

他们总不能把囚犯们一直关着不吃饭,那么眼下这个方法,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此时此刻。

李叔同坐在餐桌旁静静的看着古典乐谱,而叶晚和林小笑则吃饭聊天,讨论着外面的时事:据说鹿岛家那个老东西又偷偷续命了;据说李家那位老爷子没有打算强行续命,可能时间不多了……

在这张桌子上,唯有一人显得格格不入:刘德柱。

只见这货坐在李叔同对面,东看看西望望,一脸的好奇。

他虽然穿越地就在18号监狱,但说实话,他还真没机会好好看一下这里……

囚犯们排队打饭,他们看到这么一个陌生人出现在李叔同对面,都感到十分新奇。

毕竟,不是谁都能坐在李叔同对面的。

有记性好的囚犯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他低声嘀咕道:“这货咱们见过啊,就是之前那个说要找李老板领任务的傻子,还跟林小笑说是自己人。”

“原来真是自己人啊……”有囚犯感慨道。

“等等,”有囚犯反应过来了:“之前咱们吃饭的时候还在猜,到底是谁在拿咱们练手来着。”

“对啊,按住咱们的肯定是叶晚了没错,而叶晚教的人应该就是他!”

刘德柱一脸茫然的看着某些人偷偷对自己指指点点,完全搞不懂是什么状况……

他只是隐约间意识到,那位神秘大佬,可能又给自己扣了个大黑锅在脑袋上。

忽然间,李叔同抬头看向他说道:“饭菜还合胃口吗?”

刘德柱受宠若惊:“合胃口。”

一旁林小笑问道:“明天我再让厨房给你准备点真肉啊,想吃什么菜尽管点。”

当其他囚犯们排队走来后,原本没有搭理刘德柱的三人,忽然就热情起来了,而庆尘则不知所踪。

下一刻,囚犯人群中有人兴奋喊道:“刘德柱!”

刘德柱呆呆的转过头去,刚好看到隔壁班的学习委员虞俊逸,他们是一起去的老君山!

与此同时,虞俊逸身旁还有四人,也跟着走了过来。

刹那间刘德柱心中有了明悟,这就是神秘大佬所说的五个时间行者,而自己的任务,就是让他们相信自己在里世界的地位!

“额,你也穿越了?”刘德柱调整了坐姿,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说道:“坐下说吧。”

虞俊逸看着一旁的叶晚、李叔同、林小笑,神情有些迟疑:“可以坐吗?”

刘德柱拍了拍身旁的林小笑:“那个……你往旁边坐一下,给他们腾个位置。”

林小笑愣了一下,硬是差点被这句话给憋出内伤来。

坐在他对面、往日里四平八稳的叶晚,也差点笑出声来。

然而还没等叶晚笑出来,刘德柱忽然对他说道:“那个……你也挪一下,谢谢。”

叶晚:“……”

林小笑:“……”

这会儿,刘德柱的表情都快哭出来了,他一直用眼神暗示这两位大佬:这确实都是耳机里的指示……

跟他没关系啊。

叶晚与林小笑相视一眼,他俩深刻怀疑,庆尘这是在借机会故意恶心他们。

不过,两人最终还是慢吞吞的起身挪了位置,林小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们慢慢聊。”

李叔同起身去了阅读区,临走前还对刘德柱说道:“这些人是你的朋友吧,那就是自己人了,好好叙旧。”

虞俊逸见状,心中感慨刘德柱果然没有吹牛啊!

他带头坐在刘德柱旁边说道:“刘哥,没想到你之前说的都是真的啊。”

“嗯,”刘德柱矜持道。

一位中年时间行者说道:“刚刚那位离开的就是李叔同?”

刘德柱点点头:“嗯,是他。”

“哇,太厉害了吧,我们竟然见到了李叔同!”有人惊叹道。

刘德柱始终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只不过他内心里也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那位带着猫脸面具的神秘大佬,得地位高到什么程度,才能让这三位心甘情愿的陪着演戏?

在某种程度上,他比虞俊逸等人还要震惊一些!

刘德柱回过神来对虞俊逸交代道:“那个……回去之后也不要刻意宣扬,低调一些。不过你放心,有我在这个监狱里,没人敢把你怎么样。”

虞俊逸兴奋道:“那我有没有机会成为超凡者?”

刘德柱淡定回答:“问题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