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寻找内鬼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密封的黑盒里,庆尘有电影可以看,有坚强的意志可以扛住,刘德柱则绝对扛不住。

按照林小笑的估计,这货超过48小时就会崩溃。

说实话,换成其他高二年级学生在刘德柱的位置,真未必比他强。

但是,这货贪财又怕死,如果这货不是一个普通高中生,恐怕死有余辜。

在庆尘看来,这货如果早几个小时别贪玩,看一眼通讯器,也就不会有老君山的事情了。

昏暗的走廊里响起刘德柱的求饶声,但庆尘丝毫不为所动。

如林小笑所说,他已经迈过了心里最难的那道坎儿:知道自己该如何学着面对那个残酷冰冷的世界了。

李叔同对他说道:“有时候我们在做决定的时候,需要摒弃‘残酷’或‘仁慈’这种以世俗标准做出的评价。在人生的旅途上,你只需要做出最正确的那个决定,就可以了。”

庆尘叹息:“可这个刘德柱的毛病太多了,有时候真想放弃他。”

“放弃?为什么呢?”李叔同饶有兴致的说道:“如果你要选表世界的代理人,那目前来看刘德柱是很合适的。他有小聪明和小贪心,但没有主见。他没有胆量,却有虚荣心。如果换个有主见、有志向、自律、有胆识的人,对方会甘心给你做傀儡吗?”

庆尘若有所思。

李叔同问道:“好了,第一件事情解决,第二件是什么?”

“解决一段恩怨,问一个问题。”

庆尘说道。

……

倒计时163:00:00.

距离这一次穿越,刚刚过去五个小时,苍穹上的天色灰白,即将迎来第一抹黎明。

7号城市的第九区里,一个年轻人正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双腿受伤的长发女孩。

他们行走在楼宇下的昏暗街道里,与天上的绚烂全息霓虹相比,这里宛如另一个世界。

潮湿的地面,走路时鞋面与地面接触,会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

路旁建筑上到处都是涂鸦,路过的路同里,有盖着塑料布的流浪汉正在睡觉,他们身旁堆满了垃圾。

还有生锈发黄、无人维护的管道。

这就是赛博城市的最底层,一切都看起来那么颓丧与破败。

反抗标语与腐朽气息,随处可见。

与苍穹之上的世界格格不入。

女孩悄然打量四周,神情有些慌张和惶恐。

年轻人推着女孩转过两个街道,似乎在躲避着什么。

“王芸,”他们身后传来冷冷的声音。

王芸骤然转身回头看去,赫然发现是胡小牛、张天真两人,他们也坐在轮椅上,面色依旧很虚弱苍白。

推轮椅的人,是胡、张两个家族聘请的时间行者,虽然这些人无法帮助胡小牛、张天真解决来自陈氏的麻烦,但可以做些较为日常的事情。

胡小牛轻声问道:“上次回归前,你独自离开就是怕今天这一幕出现吧。”

王芸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按照计划,她将搭乘一支车队,穿过城市外广阔的姜怀平原,沿着119号禁忌之地的边缘前往3号城市。

这与她们原计划前往18号城市不符,但她目前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别无选择。

而这条逃生路线,也是她父母在表世界花大价钱买来的。

这一刻,王芸看着胡小牛,慌张无比:“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胡小牛平静解释道:“你等着家族聘用的时间行者来接应你,送你上车逃离这里。但刚巧,我在穿越前找到了他们当中的某一个,给了双倍的报酬来买你的行踪。找他们,比找你容易一些。”

说完,王芸身后那位年轻人低声说了一句抱歉,然后松开轮椅,默默的离开了。

狭窄的楼宇之间,昏暗的小路里,受伤的女孩孤零零坐在轮椅上。

“你想怎么样?”王芸低声问道。

“为什么出卖我们?”胡小牛情绪低落的问道:“我们做了一年多的同学,还是朋友。”

王芸反问:“那我又做错了什么,才让你们从那天之后选择排挤我?”

胡小牛知道,王芸所说的,是他们去江雪家被抓住的那天晚上。

那时候,王芸提前醒来了,于是被歹徒最先审讯。

而她没有扛住压力,说出了他们四人都是时间行者的事实,还曾哭着求饶过。

后来,其余三人也醒了,目睹了王芸求饶的一幕。

胡小牛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们并没有排挤你。大家没有跟你多说什么,只是觉得你肯定内心不好受,所以让你独自冷静一下,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后来,你让白婉儿提议改行程,大家只当你想赶紧离开伤心之地出去散心,于是我们就立马改了行程。”

“你少在这里虚情假意了,”王芸坐在地上,眼泪慢慢流了下来:“或许你没有看不起我,但白婉儿有。出事第二天,她就给我说想搬出去单独住,她说没办法跟出卖自己的人一起生活!”

胡小牛沉默了。

王芸声音越来越大:“我不过就是第一个醒来,所以才第一个被审讯,你以为只有我扛不住审讯吗,只是还没轮到你们罢了,换你们被审讯一样扛不住,你们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我?!”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又重新低沉起来:“我就是想让你们也经历一下同样的事情,这样你们就没资格高高在上的鄙夷我了。”

王芸无法接受自己丑态毕露的样子被人看见,于是当事后有人找到她,并许以美好的未来时,她动心了。

张天真忽然问道:“那你为何要把事情做绝,连小牛有两部手机的事情都告诉歹徒。我偶尔也能理解你的心情,可你的所作所为,也不仅仅是为了得到心理上的平衡,对吗,也有利益的驱使。”

就在此时,小路之外传来许多脚步声,几个黑衣男子突然赶了过来。

他们看到小路里的景象有些意外,但依旧站在了王芸背后。

王芸家雇佣的其他几个时间行者赶到了。

一瞬间,双方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王家来人要比想象中多,胡小牛这边不过是3个人,可对方却有6人增援过来。

王芸终于有了一些安全感,她平复了一下情绪,看向张天真:“是的,我确实是为了一些利益,你们和刘德柱都未必能给我的利益。现在请你们让开。过了今天,大家依旧是同学。”

胡小牛和张天真身后,他们家族雇佣来的三位时间行者相视一眼,都有了退缩之意。

胡家、张家确实在表世界给了一些金钱作为报酬,但他们犯不着为钱搭上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