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必须接受的惩罚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是一位朋友,我帮过她两次,”庆尘也有点意外,江雪的细心程度,竟是连叶妈都要夸奖一下的。

叶晚没再多说什么,直接开始给他涂抹药膏。

庆尘只感觉双脚一片火辣辣的,还痒,十分痛苦。

这和他想的根本不一样,他还以为里世界的创伤药能让他舒服一点呢。

一旁林小笑说道:“忍住,这玩意没有止疼的作用,但促进恢复的效果很好。当然,恢复快也有代价,没有什么事情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

李叔同问道:“之前你说有五个敌人,你杀了几个?”

庆尘回答:“杀了六个。”

叶晚看向林小笑:“给钱吧,超过四个了。”

林小笑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喂,小子你也太狠了吧……等等,歹徒五个,击毙六个,你杀了个同学祭天吗?”

庆尘:“……不是,是歹徒人数超出预计了,总共8个。”

“原来如此。”

这时候,已经习惯这俩人拿自己打赌的庆尘,好奇问道:“你赌我杀几个?”

“三个,我觉得杀三个已经不错了,你这才第一次动手杀人啊!”林小笑叹气:“难道你杀人就不会犹豫吗。”

说话间,李叔同忽然认真的盯着庆尘。

少年犹豫了一下说道:“虽然这样说会显得很优柔寡断,但我杀第一个时,感受着手上的鲜血,确实犹豫了,甚至有一些害怕,想逃离那里。”

李叔同笑了笑:“这才是正常反应,如果你一点犹豫都没有,反而该我后悔了。我教你凶狠的面对世界,但心中总要对生命有些敬畏才对。”

“嗯,老师的意思我明白,也理解了,”庆尘回答。

“那这次回来有什么要优先处理的事情吗,”李叔同问道:“老师可以帮你办了。”

“确实有两件事情,”庆尘说道:“我先解决一下第一件事情吧。”

说着,他确认药膏已经抹好后,便忍痛穿上了鞋子往禁闭室方向走去。

一开始他走路姿态还有些别扭,但走着走着便强行忍痛恢复了正常姿态。

林小笑乐了:“这小子对自己是真特么狠,也不嫌脚疼。不过,对自己越狠的人,对敌人也越狠,好事。”

庆尘重新带上了神秘的猫脸面具,当禁闭室打开的第一时间,里面的刘德柱已经乖乖奉上了三根金条,表现的特别乖巧。

只是庆尘甚至都没去拿金条,而是平静问道:“说说自己的错误。”

“我不该长时间不看通讯器,”刘德柱低眉顺眼的说道:“我也不该只顾着自己逃跑,更不该私吞金条。”

庆尘在面具后无声冷笑着,他问道:“我知道昆仑单独找过你了,他们说过什么,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刘德柱思忖,大佬在表世界到底什么身份啊,怎么连昆仑的动向都知道?

这时候,他也有了一些新的猜测,会不会是大佬有很多手下,例如老君山上的杀手那种。

之前自己偷偷昧下手表的事情,会不会也是大佬手下告知对方的?

有这个可能。

他之所以做出这个猜测,是他总觉得大佬处事手段,并不像是一个高中生。

明明高中生应该和他一样,遇到危险会怕,见到危机想躲,大家都没经历过那么恐怖的事情,连胡小牛那种精英学生,当夜不也一样很恐惧吗。

准确讲,刘德柱是觉得,高中生里不该有庆尘这种能够藏在幕后运筹帷幄的人。

其实,庆尘并不知道昆仑找过刘德柱,他只是判断,昆仑一定会找。

此时,刘德柱说道:“他们问我认不认识您的那个手下,我没回答。他们说也没别的意思,就是在现场找到了一部电话,似乎歹徒首领临死前接过一个神秘电话,查不到来源。”

这时候,刘德柱的目光还在庆尘脚下逡巡着,其实昆仑还说过发现了血脚印,杀人者脚部受伤一定很重之类的。

可他发现,面前的神秘大佬走路毫无异常,那看样子,对方当时真的不在老君山啊。

而且,对方也确实有这么一位凶狠的手下。

“歹徒接的电话,为何要问你?”庆尘问道。

“奥,他们说那个指纹是后来做上去的,一般手机上都是几百个指纹,但那部手机就只有十来个,”刘德柱说道:“他们觉得,这通电话应该是杀人者接的。”

通常来讲,一部正常使用的手机会被频繁拿起、放下,上面的指纹多不胜数。

可当时庆尘已经濒临晕倒的边缘,没时间造那么多的指纹了。

果然,自己这点小动作,瞒不过昆仑里的聪明人。

刘德柱说道:“昆仑找我就是想问问,那通神秘电话说了什么,对方是谁。因为他们怀疑是这个人出现才促使王芸成为内鬼的。这个人隐藏在歹徒后面,说不定以后还会勾结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搞出更大的事情来。”

他紧接着说道:“大佬,要不您问问手下,我把电话内容给昆仑说说?”

庆尘压根没接这茬,而是说道:“你最后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此时庆尘觉得,他已经很难再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刘德柱愣了一下,然后瞬间就哭了:“大佬,这是要我说遗言吗?”

庆尘反问道:“我还有留你的必要吗,你觉得自己有留下的价值?”

说着,刘德柱恨不得直接给庆尘跪下:“大佬,金条我这次塞嘴里全都带来了啊,而且我保证以后会尽心尽力,您可千万别杀我,留着我还有用!我可以替您去当靶子,您可以用我来吸引全国的时间行者,我可以当您的傀儡来笼络他们!”

刘德柱很清楚一点,就算大佬这时候杀了自己,恐怕也不会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表世界也不会有人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庆尘起身:“你现在说这些也晚了。记住,做错了事情一定会付出代价。虽然你只是个高二学生,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残酷,也不懂这个世界有多危险,但你既然已经进入这个游戏,就必须懂得一些规则。”

说着,他起身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

少年沉默中,叶晚与林小笑似乎心领神会的走进禁闭室,将刘德柱架到了当初庆尘经历考验的黑盒中。

当然,这是庆尘吓唬这货的。

刘德柱还不能死,但必须受到惩罚。

……

感谢每天看书打游戏同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大气,老板发大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