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报仇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拜……拜个早年?

胡小牛的父亲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他甚至没弄懂,彼此之间的交谈是如何转折到这件事情上面的。

同学们也有点懵,眼前的刘德柱,似乎和大家想象的高手形象有些格格不入。

一旁,一名高二3班的同学低声对学习委员虞俊逸说道:“诶,你说他会不会是有一个系统?”

“系统?”虞俊逸纳闷,他没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高二3班里,虞俊逸一直都是个不玩游戏、不看小说的做题家,所以也压根不知道系统是什么。

一旁的同学耐心解释道:“就是网络小说里的系统啊,系统给宿主发布一些乱七八糟的任务,然后可以让宿主变强。”

“啊?”虞俊逸愣住了。

这时,同学继续说道:“不过,小说里一般是主角才有这种待遇啊,难道刘德柱就是我们这个位面的主角吗。可如果没有系统的话,你也没法解释他为什么能在如此牛逼的同时,又如此弱智……”

不得不说,这位同学判断的非常正确。

从某种角度来说,庆尘就是刘德柱的系统……

只不过这任务完成了也没什么奖励,纯粹就是对他贪心的惩罚。

因为胡小牛和张天真还在休息的缘故,学生们简单看望一下便离开了。

待到所有人走后,胡小牛的父亲转身进了病房。

胡小牛轻轻睁开眼睛,声音有些虚弱的问道:“爸,你对这个刘德柱怎么看?”

“现在还说不准,”胡小牛父亲摇摇头。

“之前没有经历危机,所以看不清这个人,”胡小牛说道:“但这次之后,我总觉得有点问题,说他无能吧,他已经拿到了珍贵的基因药剂。说他有能力吧,可他一点都不像是有能力的人。爸,这种人真的会被李叔同看重吗?”

胡小牛的父亲说道:“有两种情况,儿子,你知道历史上有多少无能的太监吗,明朝大太监王振,几乎是一己之力坑了明英宗,又断送了明朝精锐的三大营,但这样一个人竟然权势滔天。为什么呢,可能是因为拍马屁拍的好,也可能是忠心耿耿得到了上位者的认可。”

“英明的上位者身边,也并不一定都是精兵强将,什么人都会有。”

“当然还有另一种情况,”胡小牛父亲继续说道:“他是被别人推出来当傀儡的,就像有人为咱们家代持了某些股份一样。”

“爸你觉得哪种情况几率更大?”胡小牛问道。

只是,胡小牛的父亲摇了摇头:“没必要这么早下定论,不论刘德柱是哪种情况,这都是你的机会。放心吧,家族会全力支持你的,不要有什么后顾之忧。我知道你羡慕你哥哥开始接手一些家族业务,但你还小,他能做的事情你未必做的了。而且未来,说不定你哥哥那边还需要你来帮衬。”

胡小牛忽然问道:“对了爸,为什么你要求我,别一次给对方太多金条。对方两次救了我的性命,按理说哪怕是给一百根金条都不过分。”

胡小牛父亲笑了:“我们现在假设刘德柱是被某人推出来的傀儡,那么对方现在一定很缺钱,不然不会眼里只有金条。可如果你一口气给他一百根金条,他以后不缺钱了你还能给他什么?那时候,你能给的,他都不缺了。”

“但万一别人开出更高的价格怎么办?”胡小牛疑惑。

“那你就要在别人开更高的价格之前,和他成为朋友,”胡小牛父亲意味深长的说道。

“明白了,”胡小牛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王芸呢?”

“犯罪过程中她的双腿被人打断了,所以送进医院进行治疗。那个时候你还没醒,昆仑虽然有怀疑但也没多想,今天早晨的时候,她父母到了洛城,花钱买通了医院里的值班医生与护士,偷偷把她带走了,”胡小牛父亲回答:“这不怪昆仑,当时大家虽然觉得她有问题,但没想到会在这件事情里,发挥了这么恶劣的作用。”

清晨的时候胡小牛醒来,第一时间给父亲说了王芸的事情,可那时候王芸已经在父母帮助下逃走了。

“可白婉儿应该也猜到她是内鬼了啊,为什么白婉儿也没说?”胡小牛皱着眉头。

“可能还是不忍心看好朋友去坐牢吧,”胡小牛父亲平静说道:“小牛你要记住,当对方成为敌人时,一切原谅行为都不是仁慈,而是一种怯懦。”

“我记住了,”胡小牛说道。

胡小牛父亲说道:“现在,王芸已经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我也没找到她。而且比较关键的是,歹徒只剩下一个叫做冬子的人,他一口咬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歹徒和王芸之间也没有相互联系的证据,似乎,他们之间的联系全靠着另一个躲在幕后的人。”

胡小牛感觉奇怪了:“我也有些疑惑,那天抓我们的四个歹徒,都被昆仑抓起来了,他们是怎么联系到王芸的?不过,马上就又要穿越了,我会在里世界找到她。”

胡小牛父亲看了他一眼:“你想找王芸报仇?”

胡小牛沉默了一会儿:“可以吗?”

那位中年大商人笑了笑:“当然可以,但我想知道,你这次为什么如此执着于报仇。早晨天真醒来的时候也说了,昨夜你为了报仇,甚至让那个杀手不用管你的死活,这不像你。”

他很了解自己的儿子:有一些小聪明和智慧,但并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捶打。

品格里有一些正直,但也还没想清楚自己到底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

然而这时胡小牛说道:“小时候爷爷总给我和大哥讲他当年打仗的故事,说他的老连长为了掩护其他人撤退,英勇牺牲的故事。我是一个比较自私的人,又或许是因为战争年代太久远的缘故,所以我总觉得爷爷在吹牛。但是爸,我昨天才明白,这世上真的还有这种人。我或许成不了那样的人,但我希望能为他们做点什么。”

“爸,昨天那两位昆仑的朋友拼死为学生打开了生路。后来我被歹徒带走,夜色里我回头看去,竟发现他脸上有一种释怀的笑意,没有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