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关键词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老君山的山路上,一身黑色中山装的郑远东正缓缓走在山路间。

地上一个又一个血脚印,指引着他复盘当晚的事情。

公路上散落了9枚亚音速子弹弹壳,歹徒首领耳朵上的弹孔,都说明追凶者与凶手曾在那里发生过枪战。

昆仑还收集到了两枚带血的弹头,但血液样本显示,这两枚弹头上的血迹来自不同的人。

这说明,杀死歹徒的那位蒙面先生,也受伤了。

郑远东站在庆尘抛出石头的地方,对身后的路远说道:“他在公路上受了伤,然后知道自己走公路没法追上歹徒,就穿过了刚刚那片山林来到这里,将巨石抛出。”

路远皱着眉头:“然后就击中了歹徒驾驶的商务车?这扔的也太准了吧,上下落差十多米,这得多么精确的预判?”

“嗯,相比精准捅入脾脏的能力而言,这才是对方最厉害的手段:计算。”郑远东说道:“血液里的DNA比对结果出来了吗?”

路远摇摇头:“结果出来了,但DNA库里并没有同一人的DNA样本。”

“再查一下相似型的,说不定能找到他的亲属,”郑远东说道。

“好的,”路远点头:“这个可能慢一点,但最多三天就能有答案了。”

郑远东说道:“如果找到了客气一些,昆仑现在需要这种人,能够独当一面的人。”

……

庆尘他们三人在老君山上住下了,并没有特别着急的回到城市里去。

一方面是庆尘的脚还不能长时间走路,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经历了这样的大事,江雪也想让少年在这里放松一下,避开那些喧嚣。

至于补习班什么的,江雪经历过这一夜的事情后,也觉得似乎不太重要了。

什么事都等庆尘养好伤再说吧。

江雪给庆尘重新上药:“如果早知道你会受伤,我就从里世界购买那边的特效创伤药物了,那边的药一定比表世界的更好用,我可以把药品装到小瓶子里,含在嘴里带回来。”

“没事的江雪阿姨,”庆尘笑了笑:“现在已经没那么疼了。”

“对了,”江雪忽然担心道:“你在现场留下了那么多血脚印,肯定有人能通过DNA比对找到你吧。虽然你的DNA没有被录入过,但是,你爸爸被拘留了……”

如今,被拘留过都是会采集血液样本的。

然而庆尘摇了摇头:“不会的,我心里有数。”

江雪看了庆尘一眼感觉有些意外,她意识到这里面似乎还有隐情,只是面前的少年并不愿多说。

整个事件里,有两个关键因素会暴露庆尘的身份,一个是南庚辰,另一个则是血液样本。

但前者的话,庆尘相信南庚辰起码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犯糊涂,一定会说一些误导昆仑的信息。

后者的话,昆仑不可能找到相应的基因样本进行比对,这涉及到一些陈年往事。

不然的话,庆尘也不敢光着脚追杀人。

庆尘说道:“江雪阿姨,我想独自待会儿,有事情要处理。”

“嗯,那我带小雲出去转转,有事你给我打电话,我不会走远,”江雪说道。

待到李彤雲和江雪都离开了房间,庆尘这才取出自己的手机和通讯器材。

他先解锁了通讯器材,里面满满都是刘德柱的留言:

“大佬,您的人也太牛逼了吧,竟然把歹徒给团灭了!”

“大佬,谢谢您及时提醒,谢谢您让您的人救了我,我刘德柱这一辈子肯定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大佬,经过这一晚上,我真的是对您死心塌地了。以后甭管了,别人不敢冒的险,我为您去冒,只要您一声令下,鸟不拉屎的地方,我去拉屎!”

“大佬,您怎么不说话?”

“对了大佬,我们已经回到洛城,上午同学们可能要一起去探望胡小牛、张天真,到时候我帮您把钱给收回来!”

庆尘看了一眼时间,早上9点钟。

倒计时39:00:00.

距离上一次回归,才刚刚过了九个小时。

这一次穿越前后太过匆忙,以至于他回归后都没看倒计时,就拿着刀杀了出去。

还有一天多的时间,再加上穿越的两天或者七天,待到开学时,自己的伤口应该没有大碍了。

庆尘给刘德柱回了消息:“刚睡醒,等我跟手下了解一下发生了什么再说。”

刘德柱在通讯器材那边肃然起敬,大佬就是大佬,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都能睡着,不过也是,大佬这种级别的人物自然是稳坐钓鱼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在这件事情里,刘德柱发现了几个细节:

第一点,大佬不知道自己要来老君山,也不知道自己要提前来,因为大佬在里世界交代事情的时候,确实不像是装的。

所以,暂时排除大佬在自己身边的猜测了,那么大佬就是学校里校友,也可能是高三的某位学长。

第二点,昨夜那位蒙面杀人者,会不会就是大佬本人呢?

先从性格分析的话不太像,因为大佬给自己的印象,一直都是运筹帷幄的那种阴险角色。

阴,非常的阴。

而昨夜那位似乎为了给昆仑成员报仇,表现出了非常血性的一面。

这和刘德柱印象里的大佬,不太一样。

总而言之,刘德柱暂时判断,虽不排除嫌疑,但昨夜的蒙面杀人者应该不是大佬本人。

那么这样看来,大佬已经在表世界发展出自己的势力与手下了啊,这也太可怕了吧。

……

此时此刻,庆尘并没有急着回复刘德柱,而是决定假装在了解情况,先晾对方一会儿。

他打开手机,发现自己所在的班级群里早就炸了。

许多同学都在说,刘德柱和他神秘的同伴救了大家。

虽然刘德柱本人并不承认,但大家并不相信他的否认。

学习委员虞俊逸感慨道:“那会儿,歹徒还没出现的时候,刘德柱就已经提前从里世界察觉,并且让大家快跑,可是,那时候都没人信他。我当时还觉得他疯了呢,现在想想真是羞愧。”

一个女同学激动道:“那个歹徒首领还把枪口对着他脑袋,问他同伴在哪里,结果刘德柱同学特别硬气,一点信息都没透露给对方。”

其实她不知道,刘德柱那会儿是真不清楚神秘大佬和那神秘的手下在哪,想说也说不成啊!

后来,白婉儿在班级群里说了一下事情经过,将讨论的走向推上了高潮:歹徒原本打算趁乱带走他们4个,结果刘德柱的手下及时赶到。

对方先是暗中杀了押解自己的歹徒,然后又杀掉了押解刘德柱的歹徒。

她一直陪在胡小牛和张天真身边。

白婉儿说,半夜胡小牛偶然清醒过来,一直提到要感谢刘德柱和刘德柱的手下。

对方不仅救了人,还帮那两位昆仑成员报了仇。

忽然间,当她提到牺牲的两名昆仑成员时,所有参与者都沉默了。

即便大家劫后余生,现在也并不是一个该表达喜悦的时刻。

庆尘忽然在想,其实胡小牛的心性非常不错。

如今刘德柱的招牌越来越响,自己是不是可以通过这货,将一些靠谱的时间行者笼络起来?

不管是跟他们做生意也好,还是互帮互助也好,或许都会在某一刻起到帮助。

他关掉微信,打开了其他的平台。

昨夜凌晨,当大火开始蔓延的时候,老君山上的事情就已经传遍了全国。

微博、抖音、B站,到处都是老君山烧起大火的视频和新闻。

但这件事情里,大家更多的是描述了大火之后的景象,并没有谁站出来公布事情的经过。

他们只是通过一个叫“昆仑路远”的ID知道,所有纵火歹徒都被击毙了,时间行者的绑架案也暂时告一段落。

这时候大家才明白,原来纵火行凶的歹徒,就是之前沸沸扬扬的时间行者绑架案元凶。

没人提蒙面的杀人者,没人提是谁击毙了歹徒,因为庆尘隐藏的太好了,少数几个知情者似乎也没打算在网络上曝光。

例如南庚辰、停车场里的神秘女孩、李彤雲、江雪……

今天是国庆第一天,那些原本想要来老君山旅游的游客们,听说了这里的新闻后都纷纷退票了。

还有许多游客,连金顶日出都没看,纷纷乘坐着大巴离开了景区。

据说,老君山早晨的第一班大巴已经人满为患,景区的交通运输系统暂时处于瘫痪状态。

庆尘在记忆里审视着昨夜发生的一切,当他确定除了李彤雲、江雪以外,不会有人确认他的身份后。

他又忽然想起来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金条。

昨天夜里,那混乱中胡小牛曾说过一句非常重要的话。

换了别人可能会遗忘,或者因为紧张而忽视。

但庆尘不会。

现在金条在他脑子里,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