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保重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老君山上,某个农家乐的房间里。

被庆尘放置在桌上的对讲机忽然响了:“你好,我是昆仑的路远。”

但是并没有理会它,任由它静静的搁置着。

此时此刻,庆尘正仰面躺在洁白的床上,他咬着一条毛巾,面色苍白。

床尾,江雪拿着早上买来的几瓶碘酒、棉签,一边哭着一边给庆尘清理脚上、腿上的伤口。

细小的木刺,玻璃碎屑,泥土。

被江雪一点点清理干净。

豆大的汗珠从庆尘额头滚落,一旁的李彤雲在不断为他擦拭着。

小姑娘也在哭。

她们不是因为害怕或者其他的情绪,只是太心疼庆尘了。

少年昨晚强撑着身体回到客栈外面,为了不让人根据他光脚的线索找到自己,他甚至忍痛穿上了鞋子,重新找了一个农家乐住下。

刚进房间,他就晕倒了。

疲惫、第一次杀人后的恐惧与慌张、血性背后肾上腺素分泌的代价,一股脑全都涌了上来。

整个战斗中他都在使用着呼吸术,战斗之后巨量的内啡肽从脑垂体分泌出来,让他暂时忘记了痛苦。

但早晨江雪给他清理伤口时,还是把他又疼醒了。

原本江雪也想让庆尘多休息一会儿,但是这伤口必须赶快处理,一会儿都不能再拖了。

“何必呢,为了救一群非亲非故的人,就把自己伤成这样,”江雪一边抹眼泪一边说道:“你看看你肩膀上的血槽,再往下偏一点你肩胛骨就被打断了。”

庆尘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忍受着疼痛。

其实他的伤势看着唬人,但他自己知道那都是皮外伤,很快就会痊愈。

尤其是,他整场战斗都在使用呼吸术,流失的体力在清晨就已经渐渐恢复。

不知是不是因为他正常战斗都在使用呼吸术,又经历了巨大的痛苦所致。

庆尘隐约中感觉,自己体内的那股气好像壮大了一些,原本可能只有拳头大,如今已经成了一拳半的样子。

而且,身体似乎正在蜕变,那浑身酸疼的背后,连骨骼都似乎在细微的噼啪作响。

要打开基因锁了吗。

应该还没有。

三个小时,江雪终于确定自己将庆尘脚下的伤口清理完毕,她对庆尘说道:“你再睡一会儿,我去借厨房给你做点吃的补补。”

“嗯,谢谢江雪阿姨,”庆尘虚弱的说道。

一旁的李彤雲说道:“庆尘哥哥,你凌晨回来的时候都快把我和妈妈吓死了,还以为你要走了。”

庆尘嗯了一声。

紧接着听到小姑娘说道:“然后妈妈检查了你身上的伤势,发现只有肩膀和脚上伤的最重,我们才放心了一些。下次别这么拼命了好不好,你要是没了,我会害怕的。”

庆尘勉强的笑了笑:“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待到江雪离开后,李彤雲低声说道:“庆尘哥哥,我大概猜到你的身份了,只不过和我之前掌握的信息有点不一样,我还得确定一下。”

庆尘愣了一下,似乎在自己昏迷期间,有什么事情被对方给发现了。

不过这也不重要,他其实并不是很介意小姑娘知道自己的身份。

他只是有点好奇:“为什么如此执着的想要在里世界找到我?”

却听李彤雲继续说道:“我成为时间行者的事情又不能跟妈妈说,你也不在身边,我晚上一个人在大宅子里睡觉会很害怕。等我找到你,就不害怕了。庆尘哥哥你知道吗,我孤身一人在那个里世界里……”

庆尘想了想:“开始苦肉计了吗?”

李彤雲撅起嘴巴:“没劲!”

“你在里世界有新朋友了吗?”庆尘好奇道。

“有个哥哥和姐姐对我挺好,李氏的爷爷也对我特别好,不过家里的老管家说,爷爷和姐姐对我好是真的好,要小心一下那个叫李修齐的哥哥,”李彤雲嘀咕道:“李氏财团好像还挺复杂的,可那位人特别好的老爷爷身体很差,很多人都在偷偷商量着他离开后的事情。”

庆尘思索,这哥哥、姐姐、爷爷,应该说的都是李氏财团内部嫡系吧。

他曾听李叔同说过,李氏的当代家主已经163岁了,身体每况愈下,连抗衰老药物都不再起作用,细胞分裂到了极限。

鹿岛家主应该是年纪最大的,221岁,但对方续命的方式好像并不光彩。

庆尘暂时不想再考虑这些。

他转头看向自己的肩膀,那里已经扎上了崭新的纱布。

眼前这一切都提醒着他,都过去了。

但好像还有事情并未过去。

“小彤雲,能帮找来纸和笔吗?”庆尘问道。

“我书包里有,”李彤雲说道。

她国庆来休个假,都得背着书包,装着作业。

庆尘在她搀扶下缓缓靠在两个枕头上,他用手机搜索了摩斯密码的破译方式,然后凭借着记忆,将那晚昆仑成员敲击的摩斯密码给画了出来。

食指敲击是短讯,中指敲击是长讯,它们每一组敲击都代表着一个字母,或者数字。

例如,食指敲击一下,中指敲击一下,就是字母A。

而那一段段看似无序的敲击节奏,则拼凑成了重要的信息。

庆尘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想要破译那段摩斯密码,他只是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事情。

那个事情让胡小牛这样的有钱人,都舍命求他为两位昆仑成员报仇。

庆尘在脑海里快速回忆敲击的节奏,并破译着。

他将一个个摩斯字符在纸上画出来,然后在后面标注翻译后的字母。

“此生无悔,兄弟保重。”

“哒哒哒、哒、哒。”(我将重复最后一遍。)

“此生无悔,兄弟保重。”

这是受伤倒地的昆仑成员,传递给另一名在场同伴的信息。

庆尘坐在床上忽然想着,原来对方在中枪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心存死志了啊。

他望着窗外明媚的蓝天,山上的天空仿佛比城市里更低一些,也更辽阔。

但不知怎么回事,庆尘的情绪有些低落起来。

他将那破译好的纸片折叠起来,让李彤雲帮忙塞进了自己的钱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