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新的开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凌晨两点多钟,对方的同伴已经全部死绝了,这个时候谁会给歹徒首领打电话?

他走到车旁,轻轻从对方兜里掏出手机来,按下了通话键。

号码显示是“未知来电”。

从始至终,庆尘都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按着手机的摄像头,不让任何人有机会通过这部手机拍下自己的脸,即便他还蒙着面。

电话里,对方没有说话,似乎在等待着歹徒首领先开口。

只是,电话这边的庆尘也始终沉默着。

另一端的人反应过来了,对方轻笑起来:“他们已经死了对吗?”

庆尘没有说话。

那电话里的声音继续笑道:“那既然他们已经死了,不如你我聊聊?”

庆尘没再停留,他用歹徒首领的风衣擦去了手机上的指纹,又印上对方的指纹、塞进对方风衣里,这才缓缓走进了黑夜。

他在想,这不过是七个连仿生皮肤都买不起的歹徒而已,却已经快要将他的半条命给搭进去了。

直到这一刻,庆尘忽然意识到自己这奇妙的人生,似乎才刚刚开始。

……

老君山上的火势在清晨时得到了控制,一整条街的民宿都变成了灰黑色的破败景象。

有游客在街上哭着,还有游客则蹲在路旁,神情茫然。

七辆黑色越野车飞驰上山,他们先是在山路的车祸现场进行了短暂停留,然后留下一车人进行细致搜索,其他人继续上山。

路远来到云上客栈门口,看着被烧黑的建筑,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他面前是两名昆仑成员的尸体,旁边则还有几具歹徒首领的尸体。

路远忍住没去看自己的战友,而是蹲下身子给歹徒做了一个初步的尸检。

“总共八名歹徒,盘山公路上的应该是主谋者,逃逸的过程中被人扎穿了脾脏,我们在山上找到了其他人的脚印,不过有点令人疑惑的是,杀人者好像没穿鞋子。”

“我们在地上找到了带血的脚印,血迹已经提取回去做DNA比对了。”

“客栈附近一共七名歹徒,一名在停车场里被人碾碎了膝盖,但人还活着。对方明明有能力杀他却没杀,好像是专门留着他给我们审讯一样。”

“其余六名歹徒,有两人尸体被大火烧残了,一名被枪械射杀,剩下三名无一例外全部都是被人刺穿了脾脏,手法极其精准,很有可能是专业的杀手。”

“路队,有学生说扳手和山楂临死前帮忙打开了大门,不然四十多个学生也逃不出来……他们没给昆仑丢人。”

路远默默的听着手下的汇报,一阵山风吹来,他的鼻子忽然一酸。

风呜咽呼啸着,刮起了燃烧后的灰烬。

路远抹了抹鼻子,现在不是多愁善感的时候。

他蹲在地上查看着歹徒的伤口,还有手下标记的发现尸体地点。

第一具尸体被发现的地点是在云上客栈隔壁,但那里并不是案发地点。

昆仑成员在门外的路上找到了血迹,还有拖拽的痕迹。

路远平静说道:“应该是有人在路上趁着夜色杀了他,然后才拉到隔壁院子的,火势燃烧了建筑但没有蔓延到院子里。”

路远此时看着歹徒的伤口,内心越发的惊诧。

手下分析的一点没错,这几个歹徒全都是被人一击致命。

而且,不管是从背后进刀,还是正面进刀,那刀尖最终都精准的刺破了脾脏。

“奇怪,为什么只刺脾脏,”路远有些疑惑:“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或者习惯?”

他顺着手下标记的地点,一路走到了院子后方。

这里应该是第二案发现场,杀人者在这里干掉了第二个歹徒,然后进入了院子里。

路远问道:“那些学生怎么样了?”

手下说道:“有三个受伤较重的,有两个叫胡小牛和张天真,被歹徒击中了腹部。不过好在打中的只是肠子,现在送下山做手术了,命肯定能保住。”

手下继续汇报道:“还有一个叫王芸,但这个女孩受的伤很奇怪,据她说是被一个蒙面的歹徒给开枪打伤了双腿,最后是被一个叫南庚辰的学生给拖出客栈的,不然就烧死在里面了。”

路远皱着眉头:“蒙面?”

“嗯,”手下点头:“我怀疑这个不是歹徒,而是杀掉歹徒的那个人。”

“不用怀疑,肯定是他,而且你注意一下这个王芸,她有问题。这位帮助咱们杀掉歹徒的人,可不会无缘无故对她开两枪,”路远说道:“对了,那个南庚辰为啥在客栈里面?”

“据说是被歹徒拉进客栈行凶的,”手下解释道:“不过我看他衣衫整洁,也不像是出过事的样子。”

“那他应该见过杀人者,或许是杀人者顺手救了他,”路远分析道:“有没有问出什么来?”

手下回答道:“他说了,杀人者身高应该是176左右,光着脚,眼角有轻微的鱼尾纹,像是三十多岁。”

路远点点头:“那就暂时按照这个范围来找,南庚辰是第一目击者,他的口供最可靠。”

所有人回到了前门,摆放着尸体的地方。

路远看着这残破的街道认真思考着,八名歹徒死了七个,一个被枪杀,一个跪在停车场,一个被昆仑队友所杀。

剩下四人都是死于脾脏破裂,也就是说,对方出手四次,而且都成功了。

这种人非常危险,可路远忽然有点不想追查下去,因为这个人替他给队友报了仇。

那追凶的路上,昆仑队员们发现了无数的血脚印,他很难想象对方是扛着怎样的意志力,凭着一身的血性将歹徒一一杀死的。

路远看了一眼其他几具尸体,忽然发现了一个细节:“只有门口的这个歹徒身上少了对讲机,他应该是最先死亡的……现场没有发现其他遗落的对讲机,所以,那部丢失的对讲机,应该还在那位杀人者身上。”

下一刻,路远忽然拿起另一个歹徒身上的对讲机,他深吸口气,然后按下通话键:“你好,我是昆仑的路远。”

但是,山风中并没有人回答他。

……

求月票呀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