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尘埃落定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商务车上,歹徒首领见迟迟无法甩开庆尘,便心中发狠缓缓减速。

他还有枪,但对方没枪了。

待到一个拐弯时,他突然按下车窗。

就在车体因转向横过来的刹那,歹徒首领将枪口举出车外,对准了庆尘扣下扳机!

可歹徒首领没想到的是,当他开始减速的时刻,庆尘竟从腰间又抽出一柄手枪来,与他一起,同时扣动了扳机。

庆尘身上的枪,有两柄!

之前故意把子弹打完、扔枪的动作,也是故意做给歹徒首领看的,因为他知道自己很难追上车子。

不如让歹徒首领自己放慢速度,或者回来杀他。

歹徒首领惊慌了,他开枪的同时低头躲闪,枪口顿时偏离。

歹徒首领的耳朵一麻,好像有什么东西洞穿了那里,他甚至还能闻到自己头发被子弹烧焦的味道,

午夜的枪火在山路上迸射,庆尘也中枪了。

即便对方失去了准星,可子弹仍旧擦着他的肩膀飞驰而过,在他右臂上留下了一条深深的血槽。

庆尘失去平衡摔倒在地,跑步中巨大的惯性、以及下山的坡度导致他在地面不断的翻滚。

他抿着嘴重新爬了起来,冷冷的看着山路上越来越远的车影。

为了拉近与商务车之间的距离,庆尘竟是光着脚横穿了公路之间的山林!

山路间,庆尘一边跑,一边抱起一块比头颅还大的石头。

他踩踏着树枝与石子,脚掌上的神经发出令人颤栗的警告。

不知何时,那原本光洁的脚掌已经血肉模糊,脚底黑乎乎的,血液与灰尘混杂在一起,看起来异常残忍。

只是他没有去管树枝刮到的脸颊血痕,没有去管肩膀上的血槽。

也没有去管脚下的碎石与树枝。

他能做的便是摒弃了精神意志中的所有感知痛苦。

然后让今晚的元凶付出代价。

庆尘越跑越快。

穿过山间时,这天地仿佛成了巨大的棋盘。

这一刻他不再是棋手,而是那正在跨越楚河汉界的悍卒!

一身的血勇!

这山路棋盘在庆尘脑海里渐渐成了模型,他默默计算着自己的速度,还有对方行车的速度。

一条条信息要素在庆尘脑海中交织着。

下一刻,庆尘狂奔至高高的山林边缘,下面十多米就是歹徒首领毕竟的盘山公路,他发梢上有晶莹剔透的汗水飞溅着。

“呼吸。”

“掌控。”

“支配。”

这里不止有过河的悍卒,还有当头袭来的炮!

刹那间,他甚至没有去看商务车行驶到哪里了,就将怀中的石头脱手而出。

只见那块石头被抛下高空,它隔着十多米的高空,以精准的抛物线落向对方的必经之地。

石头在空中翻滚着,同时在重力加速度下越飞越快!

歹徒首领的瞳孔骤然收缩!

他猛然踩下刹车却来不及了,黑色商务车就像是自己撞上了天上飞来的石头。

轰隆一声,歹徒首领在驾驶位被硬生生砸中,商务车失去控制后撞上了路旁的山体。

黑夜里,没人注意到盘山公路上刚刚发生了一起车祸。

歹徒首领静静的坐在车里,脑袋因为撞上方向盘的缘故,已经是血流满面。

看起来极其狰狞。

车子引擎盖不规则的扭曲着,车里还发出嗤嗤声响,像是哪里漏了。

枪也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他用肩膀撞开车门,摇摇晃晃的走下车来想要徒步走进山里,没了车,公路已经不能走了,不然还没等他下山昆仑就已经抵达。

然而,歹徒首领忽然看到,那个蒙面少年竟是出现在了盘山公路的拐弯处。

对方扔石头的地方,与地面有十多米的落差,所以只能绕路追来。

可歹徒首领想不明白,对方的脚掌都已经破的血肉模糊了,为何要还追着自己不放!

下一刻,少年速度越来越快,竟是再次跑了起来!

歹徒首领这一瞬间有些胆寒了,明明自己有机械义肢,却根本无法提起勇气与对方正面战斗!

他转身想要逃跑,可还没跑两部就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刚刚那场车祸似乎影响到了他的小脑,走路都无法掌握平衡。

歹徒首领挣扎着爬了起来,他心中看着已经来到面前的少年,心中发狠。

他站直了身体怒吼:“来啊!不是想杀我吗?来啊!”

可少年沉默着一言不发。

只见少年手中骤然翻出一柄弹簧刀来,狠狠刺向歹徒首领的脖颈。

歹徒首领内心一惊,他强壮有力的机械肢体迅速交叉挡在面前。

然而眨眼间,少年手中的刀已经在空中转向,锋利的刀锋与机械肢体摩擦而过,带出一溜火花。

歹徒首领惊诧莫名,对方收力太快,就仿佛对方的目标本就不是自己的脖颈。

却见少年后撤沉腰,手中的匕首朝着歹徒首领大腿划去。

这一次,歹徒首领更快一步,强大的机械肢体后发先至。

只要他能捉住少年挥刀的手腕,捏碎,那么这场战斗的胜利仍旧会属于他。

可歹徒首领直觉眼睛一花,这一次,蒙面的少年依旧是佯攻!

对方待他沉力捉拿手臂的刹那,竟是已经侧步到他左边,这里空门大开!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少年手里的弹簧刀已经死死钉在了他的脾脏上。

某一刻,歹徒首领忽然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东南亚的战场上,正面对着一名刀术大师。

从战斗开始,自己甚至都没能碰到对方的身体。

即便自己受了伤、撞了脑袋,这也非常不可思议。

对方就像是一阵风,抓不住,摸不着。

却能杀人。

少年就像是精确的执行着既定的战略,一步步诱导他将自己侧方的弱点暴露出来,而自己每一步都在对方的算计之中。

像是艺术啊,他心中惊惧着。

少年抽出弹簧刀,转身就走。

歹徒首领感觉自己身体的血液,就像是开了闸一样往外流去。

他看着对方毫不眷恋的背影,就仿佛自己不过是个小角色,没有什么交谈的必要。

原来,那少年辛辛苦苦忍着脚上的疼痛追来,也只是为了让自己死透而已,不再给自己留下一丝的可能性。

“为什么?”歹徒首领挣扎着问道,他很疑惑。

庆尘想了想说道:“我答应过别人,今晚你一定会死。”

说完,少年转身打算离开,这时,歹徒首领兜里有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少年离去的身形顿了一下,似乎有所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