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内鬼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客栈外是混乱的世界,客栈里是已经空无一人的走廊。

庆尘提着格洛克34朝外面走去。

其实叶晚说的很对,庆尘虽然谨慎,但从来都不缺血性。

就像他穿越后抵达18号监狱,从不曾向谁求绕过,即便是在黑盒子里,亦或是面对水刑。

他凭借着一股子血性,用向死而生的态度成就了自己。

这才是李叔同看重他的根本原因。

相比超忆状态的天赋,李叔同更在意的从来都是心性。

或是因为身后从来都没人等他,又或是他从不留恋过去,庆尘一直都在勇往直前的路上,没有回头过、后悔过。

这时,王芸从某个房间里跑了出来。

她在走廊看见庆尘时眼神里充满了意外,但她对庆尘并没有那么熟悉,所以根本没认出来。

庆尘冷冷的看向对方,只见对方衣物整齐,丝毫没有被蹂躏过的迹象,妆容都依旧精致。

“你……”王芸看到蒙面的庆尘便愣住了。

下一刻,庆尘抬手开了四枪,两枪打空,最后两枪精准的打在了女孩的左右腿上。

然后没有丝毫停顿的继续往前走去。

庆尘忽然发现,自己有使用枪械的天赋。

所有人在使用枪械的时候,必须用大量的弹药才能“喂”出枪感。

枪感,就是熟悉的后坐力,熟悉的出膛速度,熟悉的修整弹道过程,熟悉的自身手臂肌肉群在开枪那一刻的反应。

但这一切,庆尘只需要开几枪,就能将所有感知牢牢的缩在脑海里。

所以他射向王芸的前两枪偏了,但后两枪就已经精确的修正了弹道。

王芸在他身后发出哀嚎。

庆尘的内心却并没有波动。

很多事情在这一刻都串联起来了。

9月30号,平时一同上学的四个人,却只有王芸独自、提前来到学校,还约好了南庚辰。

那一整天时间里,一到课间的时候,刘德柱、胡小牛、张天真、白婉儿四人就聚在走廊上,但王芸并没有出教室,而是郁郁寡欢的在座位上待了一天。

所以,当庆尘察觉到有内鬼将行程告知歹徒后,对方甚至有可能为了配合今晚的行动,临时修改了行程。

于是,他问刘德柱:是谁提出的修改行程。

那时候刘德柱回答:白婉儿。

而庆尘则下意识在想,这不合理。

因为他的记忆里,王芸才是嫌疑最大的那一个。

白婉儿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现在看来,一定是歹徒到江雪家的那晚发生过什么,才会导致对方第二天性情大变,四个人的关系也有所疏远。

最后,当歹徒违反逻辑的带走王芸,又突然带走了南庚辰,庆尘便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歹徒不可能那么愚蠢,在这种危机关头精虫上脑。

对方一定是要借机带走王芸,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交换信息。

然而,对方带走王芸之后,又立刻带走了南庚辰。

庆尘相信这不是巧合。

所以,当他在走廊上撞到王芸的第一时间,便选择了开枪。

这或许是庆尘最冰冷的一面,却又最炽热。

不知道为什么,当他想到那院子里的一地尸体,就觉得不能让这个女孩安然离开。

庆尘也不是想要给谁报仇,毕竟他跟那两位昆仑成员没什么交情,跟客栈老板也没什么交情。

只是他在想,这件事情,总要有人付出代价。

……

老君山这种藏在山里的景区,哪怕游客再多,晚上1点以后街上也不会再有什么行人。

街上的饭店也都会关闭,只余下路灯还亮着。

然而,云上客栈的动静实在太大了,这一条路上的所有客栈民宿全被惊动。

学生们往外疯狂的四散逃跑着,歹徒们换了身装束,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走着。

他们剩下四个人拉扯着刘德柱、张天真、胡小牛、白婉儿四个,还用衣服盖住了他们被捆缚住的双手。

路上,胡小牛冷静说道:“你们带着我们四个是跑不掉的,因为事情已经超出了你们的计划,这里上山下山只有一条路,昆仑说不定早就在路上设卡了。”

为首的歹徒没有打断他,而是饶有兴致的听着。

胡小牛继续说道:“放了我们四个,你们还可以直接进山,伏牛山纵横八百里,神仙也不可能抓到你们。但如果带了我们四个,只能成为你们路上的拖累。给我留个账号,你们只是求财,我保证回去之后会给你们打钱。”

那位首领笑了笑:“还挺感谢你为我们考虑呢,不过,你多虑了。”

说完,他挥手示意同伴打开一个塑料袋,里面赫然是十多个制作好的燃烧瓶。

下一刻,首领掏出打火机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然后又点燃了燃烧瓶上的棉布。

“老六,扔了,”他平静对其他歹徒说道。

旁边一名歹徒挥手奋力一扔,那燃烧瓶竟是直接砸在路旁的其他民宿里。

顿时间,熊熊大火顷刻间燃烧起来。

歹徒带着他们一边走,一边扔,眼瞅着一整排民宿都烧起大火来。

无数的游客从睡梦中惊醒,纷纷衣衫不整的跑到街上。

但这还不够。

为首歹徒回头看着刘德柱笑道:“说实话我很想把你带走,但我又很害怕你回到里世界去。万一你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李叔同,对方又真的愿意为你花大力气找到我们,那就太令人害怕了。所以,就在这里告别吧,你一死,这些游客们就会吓的乱跑起来了。”

首领对身后说道:“老七,把消音器给卸了,打完一弹匣,让这些可爱的游客跑的再欢快一些!”

可是,并没有人回应他。

首领豁然回头,却见不远处的薄雾中,原本应该押着白婉儿的老七已经趴在血泊之中。

对方后腰处血流如注,一身的血液都从脾脏破裂的伤口中喷涌而出。

没人知道老七是什么时候死的,也没人知道是谁下的死手!

仿佛就在那薄雾里,还藏着一个猎人,而他们已经从猎人的角色,变成了猎物。

歹徒冷着面孔,直接卸下了自己的消音器朝刘德柱扣动扳机。

可就在这一瞬间,刘德柱在面对生死抉择时,忽然爆发了巨大的勇气。

只见他一弯腰将身旁的歹徒拱了出去,而自己则快速跑进了黑夜里,一边跑一边做着躲闪动作。

速度极快,爆发力极强!

基因药剂带来的身体素质救了他一命,歹徒首领似乎也没想到这个一直畏畏缩缩的人竟突然有了反抗的勇气。

与此同时,不知何处有人开了一枪,恰好击中了原本押着刘德柱的歹徒大腿。

还没等这名受伤的歹徒倒在地上,那暗处的猎人又补了一枪,射穿了他的头颅。

歹徒首领脸色阴沉了下来,他不再顾忌其他,径直朝着人群里的游客随便放了几枪。

清脆的枪声惊醒了所有游客,漫无目的人群看着倒地的受害者们,开始无序的逃跑!

首领与另一名歹徒带着胡小牛、张天真混在人群中,快速的朝着停车场走去。

今晚的意外太多了。

原本应该是很周密的计划,却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而分崩离析。

八名歹徒,只剩下两人。

他们必须赶紧离开。

……

感谢意誓同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大气,老板发大财!

还有没有老板想接受我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