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勇气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云上客栈里,南庚辰哭天喊地的被拉进了二楼的房间。

窗户外就是篝火的光在晃动,可他却像是坠入了地狱。

南庚辰哭喊着:“大哥,求求你别碰我,真的,我看那个胡小牛、张天真就比我长得好啊,你找他们吧!”

他一边哭喊,一边小腹暗暗拼命使劲。

他在网上看过,据说在这种危急时刻,如果能及时拉一裤子出来,说不准就可以坏掉对方的胃口,保住平安。

只是他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有用出这一招的一天。

然而,想象中对方解皮带的声音并没有发生。

这名歹徒穿着黑色的皮夹克,头顶是剃的干干净净的圆寸。

脖颈之间,一条黑龙纹身一直蔓延到下巴处,看起来凶悍异常。

歹徒缓缓摘下了自己的手套,露出里面粗糙的机械肢体来,他活动着自己的手指,似是因为老化的缘故,手指握拳与松拳时还会发出嘎吱吱的声音。

令人牙酸。

歹徒站在南庚辰对面冷冷的看着,直到他哭声渐渐小些了,才平静问道:“小子,我对男的没有兴趣。现在我问你问题,你来回答。配合的好一些就能留条命,懂了吗?”

“懂了懂了!”南庚辰赶忙点头。

“你在里世界是什么身份?”歹徒问道。

南庚辰愣住了,他原以为自己会被带到这个房间糟蹋一番,却没想到对方竟突然问他里世界的身份。

这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似乎刚才对方的举动也只是给别人做做样子而已。

可他一时半会儿还没想明白,为何会有这个转折,对方又怎么知道自己是时间行者的。

明明自己隐瞒的很好,谁都不知道啊!

却见歹徒用枪口顶着他的脑门:“问你话呢?”

南庚辰眼泪巴巴的说道:“我是个黑客……”

“黑客?”歹徒暗道了一声晦气。

要知道,穿越里世界是不继承知识的,所以技术类时间行者在他们眼里最不值钱,只能说是空有身份,没有能力。

而且,这身份搞不好还会变成拖累。

歹徒继续问道:“你住在哪个城市?”

“18号城市,”南庚辰回答。

“第几区?”

“第一区,”南庚辰赶忙又补充:“我也是刚搬过去的。”

歹徒吹了声口哨:“原来是住在第一区的有钱人,你为什么刚刚才搬过去?”

南庚辰委屈巴巴的说道:“我也是刚刚才被包养。”

歹徒愣住了,这都什么跟什么,他继续问道:“第一区赤水广场上,最近放的是什么全息投影?”

南庚辰说道:“是三头虎鲸跃出水面的投影。”

歹徒想了想按下胸前的对讲机:“老大,确认了是18号城市第一区的时间行者,动手清理现场吧。”

说完,他松开对讲机便要拎着南庚辰出门。

就在南庚辰的视野里,当歹徒俯身来抓他的刹那间,那原本挡在前方的歹徒身后,显露出一个蒙面少年来。

对方用围巾蒙着面部,可南庚辰依然能看到有火红色的纹路从围巾之下,蔓延到眼角两侧。

他不知这少年何时出现的,他与歹徒两人都未曾察觉到对方的靠近。

没有脚步,没有呼吸。

什么都没有。

歹徒似乎也从南庚辰的表情里察觉到异样,可他的身子已经动不成了。

脾脏是人体血库,一旦它被外力击破,受攻击者会快速失血而死。

速度仅次于被人割裂颈部大动脉。

歹徒只感觉自己身体在快速变冷,他甚至能听到自己血液滴落在地上的声音。

血沫从他嘴里缓缓涌出,歹徒想要伸手去按下对讲机。

可已经有人轻轻从背后伸出手来,摘走了他胸前的对讲机。

“你……是谁?”南庚辰怔怔的说道。

庆尘平静的看着他:“不用假装不认识我,跟我走,现在没工夫跟你聊天。”

“好的尘哥……”南庚辰激动道。

南庚辰能认出自己,庆尘并不意外。

两人从高一就是同学,文理分班后不仅是同学,还是同桌。

两个苦哈哈的少年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庆尘虽然能蒙住脸,甚至故意弄乱了发型。

但南庚辰只需要看一眼他的眼睛、轮廓,就能确定庆尘的身份了。

南庚辰跟着庆尘身后准备离开,他嘴里激动的嘟囔道:“没想到你竟然会来救我,如果你没出现,我说不定就被他们抓走了……”

可就在庆尘打算带着南庚辰从后门离开时,窗外骤然响起连续的机括声。

有人喊着:“快跑,他们要灭口了!”

庆尘豁然转头看向窗外。

那是枪械装了消音器后的独特声音。

外面的篝火像是映天的火海,学生们的尖叫声犹如开水正在沸腾着。

他抽出腰间手枪走到窗户旁,云上客栈的老板、服务员已经躺在血泊里,学生们吓的四散奔逃。

只见两名昆仑成员不知何时已经中枪倒下,云上客栈的大门不知何时被人打开,学生们正趁乱向外逃去。

一名昆仑成员胸口血肉模糊,仰面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没有合眼。

另一名昆仑成员歪歪的跪在大门旁闭上了眼睛。

他手里拿着一柄枪,旁边则是一名早已气绝的歹徒,更远处还有一具歹徒的尸体。

两名歹徒合计中四枪,昆仑成员身上满是鲜血,已经无法分辨中了多少枪。

似乎是他拼命打开了大门,给学生们开了一条生路。

此时此刻,学生们正挣扎起身,不管不顾的向外逃去。

庆尘不知道刚才那一瞬发生了什么,即便再强大的脑子好像也有些反应不过来。

待他来到窗边时,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

仅仅几个呼吸而已,就死了这么多人。

庆尘默默看着那两具浑身是血的尸体,因为没有亲眼目睹的关系,所以情绪也来的迟缓了一些。

没有什么悲伤,也没有什么感动。

只是有什么东西突然在心口梗了一下,他自己也不知道梗住的东西是什么。

混乱中,剩余几名歹徒竟是没有去追逐学生,而是面色冷峻的给刘德柱、胡小牛、张天真捆绑双手,打算混在学生后面,带着时间行者离开。

是了,歹徒的目标是时间行者,如今计划已经出现意外,想要将所有学生灭口已经不太可能。

那么对于他们最好的选择就是,及时止损。

对讲机里传来响声:“老五不知道去哪了,可能已经出现意外。老三,你和老四带着楼上的那两个下来,咱们在停车场汇合。”

老四老五已经死了。

庆尘默默的注视着一切,他忽然想起叶晚说过的话:“血性这种东西如果自己可以控制,那也就不叫血性了。有时候,你只有真的面对一件事情时,才会明白自己的选择。”

“在这等着,记住,我今天晚上没有出现过,如果我没有回去……也不用告诉我的父母,”庆尘低声说完便朝外面走去。

其实他也不想再继续冒险了,毕竟南庚辰已经救到,这时候正是自己离开的好机会。

可庆尘在想,自己真的尽力了吗。

现在转身离去,这辈子再和人战斗的时候,是不是都会回忆起自己今天曾退缩过。

他某一刻觉得叶妈说的很对,过了河的悍卒,沾了血,就不能回头了。

无关规则、军令、利弊。

那是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