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收割生命的艺术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在告诉庆尘一个道理:战斗的结果由“未来”决定,千万不要以“过去”的信息去计算,不然会让你陷入万劫不复。

明明昆仑通缉的是五名歹徒,庆尘在大巴上也只看见了五名歹徒,但现在对讲机里报数的人却是八个。

难怪对方那么轻易的就控制了两名昆仑成员,原来对方的队伍也在壮大着。

这世界上,愿意为金钱铤而走险的人真多。

昨天林小笑曾找他聊天,对方蹲在椅子上笑着说道:“庆尘,你回到表世界千万记得不要相信任何人,因为利益会改变太多关系,人类是趋利的,永远不要低估人类的贪婪。你猜猜,你和刘德柱所用的基站通讯器材,是谁发明的?”

庆尘猜道:“间谍?”

林小笑乐呵呵的摇摇头:“不是,这是两个一号城市的证券交易员,为了避免被人抓住内幕交易证据,才偷偷发明的。你看,这就是利益的力量,甚至推动了科技的进步。”

此时,庆尘忽然觉得,表世界或许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将为利益走入这个世界的阴暗面。

因为有太多人需要这个契机来改变自己的人生。

他将对讲机揣进兜里,然后跟江雪挥挥手便走进了夜色。

江雪蹲下身子抱住李彤雲:“刚才有吓到吗?还害怕吗?”

李彤雲想了想:“本来是挺害怕的,但庆尘哥哥摸摸我的脑袋就不怕了。”

小姑娘回忆着,刚刚庆尘在黑夜里一气呵成的计算与出手,少年在歹徒面前游刃有余的像是在表演一种艺术。

收割生命的艺术。

……

人类的脚掌,应该是绝大部分动物里最柔软的。

想要光脚战斗,这件事情比想象中更难,地面上一颗小石子都可能让人疼的龇牙咧嘴。

但凡有其他可能,庆尘不想光着脚与人战斗。

可他没有选择。

庆尘安静蹲在一颗路旁的枇杷树上,借着浓密的树冠来隐藏身形,把对讲机的声音调到最小。

院子里摇曳的篝火,时不时会将光芒透过树叶的缝隙,斑驳的照在他身上。

这是他在记忆中能搜寻到的最好位置,树冠又高,还距离云上客栈有一段距离。

“院子里有6人,院外应该还有1人在后门放哨,”庆尘心中念叨着,自己要解决七个人根本不现实,尤其是歹徒都聚在一起的情况下。

他低头看了一眼脚底的血痕,也不知道今晚过后脚会变成什么样子。

院子里,刘德柱畏畏缩缩的坐在地上,而歹徒为首之人正蹲在他的面前,用枪口抵着他的脑门不知道在询问什么。

四十多名人质聚在一起抱成了一团,院中6名歹徒则牢牢把持在他们周围,没人有逃生的机会。

让庆尘意外的是,他看见一名昆仑成员正侧躺在地上,汗水已经将对方的额头打湿。

昆仑成员小腿上的枪口格外醒目,血液还正从里面缓缓淌出,把水泥地面都染成了深紫色。

只是,对方在如此痛苦的时刻,右手还悄悄放在了自己的裤子口袋旁,食指与中指有节奏的交替敲击着,仿佛在向外界传达信息。

哒、哒哒。

哒、哒、哒……

食指代表短音敲的很快,中指代表长音敲的很慢。

像是摩斯密码,但庆尘不知道对方正在把消息传递给谁。

他的另一名同伴吗?

庆尘记下了对方的敲击频率,又将目光转向院里。

这时,却见一名歹徒在人群中寻觅着,然后笑容满面的对一旁同伴不知道说了什么。

说完,便拉扯着王芸的头发,将她拉出了人群。

王芸在地上被拖动着,双腿奋力挣扎,然而最终还是被拖进了客栈里。

同学们畏惧的看着这一幕,胡小牛、张天真几次想要站起身来,却被黑暗又冰冷的枪口抵着蹲了下去。

那名未受伤的昆仑成员怒目而起,却被一旁歹徒狠狠捶在腹部,他又如虾米般躺倒在地,嘴里倒吸着凉气发不出一点声音。

除此之外,再无人敢于反抗了。

但这时谁也不能用道德来进行绑架,人类在危险降临时保全自我是一种本能,学生们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畏惧才是他们应有的情绪。

只是他们不知道,歹徒一开始就没打算留下一个普通人。

庆尘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这一切,却并没有动手。

他觉得这有些不合逻辑,因为歹徒是训练有素的战士。

这种时候干这种事情,显得过于愚蠢。

但对方明明不可能这么愚蠢。

没过一会儿,那名歹徒从客栈里走了出来,他拍拍同伴的肩膀:“该你了。”

学生们听到这话后,立刻恐惧的向后退缩着。

只见那名歹徒笑吟吟的将目光逡巡在人群里,女生纷纷低头不敢直视,仿佛这样自己就不会被发现了。

然而下一刻,对方的目光竟是……停留在了南庚辰身上!

歹徒挤开人群将瘦弱的南庚辰一把扯了出来,要往屋中带去。

庆尘怔怔的看着这一幕:“……”

他终于确定了一些事情。

不能再等了。

他甚至还不知道后门那名歹徒藏在哪里,但他不能再等了。

这是最好的机会。

……

云上客栈依山而建,它的后面不是平地,而是斜斜向上方延展的树林与山体。

一名歹徒正静静靠在后门上,抽着烟。

烟头的红色在黑夜中忽明忽暗,寂静中甚至可以听到烟草燃烧的滋滋声。

与前门的歹徒不同,他早早便将装有消音器的格洛克34拿在手里,这样便能随时应对危机。

忽然间,黑暗里有石子落在地上的声响。

然而歹徒第一时间的反应竟是朝声音的反方向看去,枪口则指向了声音的来处。

不管哪边有人,他都能做出快速反应,这是最正确的处理方式。

没人。

他紧绷的肌肉缓缓放松下来。

歹徒扔掉手里的烟头,眼神镇定的举枪搜索着,想要找出刚刚石子声音的来源。

这时,对讲机里传来声音:“报数,1.”

“2.”

“3.”

歹徒按下对讲机说道:“4.”

这一秒,他的注意力在对讲机上,注意力与听力也有所分散。

他松开了对讲机,继续用目光逡巡四周。

刹那间,歹徒瞳孔骤然收缩,可他已经被背后伸来的手掌捂住了嘴巴,冰冷的匕首如雷霆般从腰后扎入,穿过了他的脾脏,停留在肺泡里。

下一刻,他听到有人就站在他身后,按下对讲机说道:“5.”

那只手掌缓缓松开,歹徒嘴里却只能发出嗬嗬嗬的倒气声。

对讲机里依旧在报着数字。

“6.”

“7.”

“8.”

没人发现,自己的同伴已经死了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