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多了三个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山里起风了。

老君山海拔两千多米,位于伏牛山脉之间。

这的夜晚,山风又急又冷。

空气中有雾凝结着,待到天亮,所有户外的摆设家具上都会在表面沾染一层水汽。

院子中,有人往篝火里扔了新的柴木,火光也被这新柴木给遮掩的暗了些。

那摇曳的火光,在缓缓流动的雾里折射着,像是夜里奇妙的光影。

阴影里,有少年持着刀,他默默站在薄雾与阴影的交错之间,打量着院门外的落单歹徒。

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叶晚所说:

生命确实非常脆弱,一柄刀捅进心脏里,不管对方是天大的人物也会死。

但杀人并不容易。

因为你要面对的是,人世间最凶狠的事情。

庆尘将一块偷来的围巾系在脸上,一言不发。

山顶的手机信号时断时续,但歹徒保险起见,所有人换了警用对讲机别在左胸。

庆尘心里默数着,那名歹徒每隔十分钟,都会低头按对讲机回答着什么。

忽然间,一阵山风灌来,院里堆着柴木的篝火骤然旺盛起来,映照着院外的世界也明亮起来。

这时,藏在角落里的庆尘忽然看到,那名门外的歹徒似是借着火光有所察觉,竟带着疑惑神色看向自己这边,并一点点靠近过来。

庆尘内心一紧。

然而就在此时,李彤雲竟是出现在客栈大门外。

她站在门口怯生生的对歹徒说道:“警察叔叔,您有看见我妈妈吗?”

那歹徒愣了一下:“你妈妈?没有看见啊,小朋友你过来,警察叔叔帮你一起找妈妈好不好?”

刹那间,他忽然察觉到不对!

敌袭!

歹徒下意识抬起左手朝一旁挥出警棍,右手则伸向腰间准备拔枪。

篝火越过围墙的摇曳光影里。

薄雾中少年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他身旁。

近在咫尺,一刀的距离。

只见庆尘骤然矮身躲过了对方挥来的警棍,宛如随着山风的呼啸转至歹徒面前。

庆尘手中匕首刺向歹徒正欲拔枪的左手,对方知道自己已经来不及拿枪,便下意识缩闪。

少年刀锋向下,歹徒本能般的双臂向下捉去,想要擒住少年的手。

可庆尘似乎早有预料般向后小撤半步,对方那挥舞的左手与警棍都打在了空气上。

不好!

歹徒愕然抬头朝黑夜里看去。

可他只能看到少年露出的眼睛,正冰冷的盯视着自己。

正当他用力将竭的刹那,凶狠少年手中的匕首重新穿过薄雾。

穿过他双臂之间的缝隙。

“呼吸。”

李叔同说,野兽之间的战斗,最重要的就是呼吸。

那是掌握你身体含氧量与清醒意志的钥匙,一旦你明白呼吸的重要,那么就将掌控自己,继而掌控一切。

当猎人还是当猎物,自己选。

电光火石间,庆尘蒙面围巾的边缘有火焰纹路骤然绽放!

仿佛所有力量奔涌着汇聚在右手上,再传递到刀尖,狠狠贯进歹徒的脾脏。

歹徒眼睛突然瞪目铜铃。

这短短的一瞬间里发生了什么?

蒙面少年的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仿佛一切都算计好了似的,知道自己要挥警棍,知道自己在佯攻下不敢继续拔枪,知道自己在混乱中的双臂反抗轨迹。

对方一切都知道,于是全都躲开了,根本没给他正面接触的机会。

直到匕首扎进他脾脏,这才是双方真正意义上的肢体接触。

一场近身战斗的心理博弈中,自己每一步都在对方计算之内。

就像是自己出演了少年写好的剧本。

少年也早早就给自己写好了结局。

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时间,歹徒挣扎着想要伸手去按对讲机。

却见少年发狠抵着歹徒的身体往前冲去,将对方死死顶在院墙上。

庆尘左手捂住对方的嘴巴,右手则持刀用力搅动起来。

歹徒腿部的机械肢体想要发力,可是剧烈的痛感传递在大脑之中,几乎阻隔了他一切的有效思维。

脾脏是人体的储血机器,顷刻间,大量鲜血从对方破裂的脾脏流出,然后又顺着匕首流到了庆尘的手上。

那是温热的鲜血,凉夜里快速消逝的温度提醒着庆尘,到底什么是死亡。

待到歹徒没了心跳与呼吸,庆尘才缓缓抽出了匕首。

蒙面少年伫立在尸体前喘息,静静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血液从他手里下垂的刀尖滴落,一滴一滴的落到了水泥路上。

原来,这就是杀人的感觉。

庆尘的喘息并不是因为疲惫与心肺负荷,而是他内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与慌张。

他这才意识到李叔同为何说,第一次杀人必须用刀。

拿枪杀人,几十米开外一枪命中,人就没了。

那种情况下,你的情绪与反应都会因为距离而模糊,你不像是杀了一个人,更像是打了一个靶子。

看不见血液的样子,感受不到心跳在渐渐消失。

你对生命也不会有所敬畏。

李叔同作为老师没法见证学生第一次杀人,但他已经把最重要的一课教给庆尘了:如何敬畏生命。

“庆尘哥哥,”李彤雲低声怯怯的喊道。

这声音把庆尘拉回了现实里,像是有一只手在他落入深渊之前,紧紧的拉住了他的衣袖。

少年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李彤雲。

小姑娘呆呆的没有说话,像是被刚才那一幕吓傻了眼。

她亲眼看到蒙面的少年凶狠杀人,亲眼看到生命消逝。

庆尘来到她面前蹲下。

他没有摘自己脸上蒙着的围巾,只是轻声问道:“害怕吗?”

李彤雲眼角含泪的点点头:“有点。”

“怎么出来了,你妈妈呢?”庆尘问道。

这时江雪才仓皇的跑下楼来,似在寻找李彤雲的身影。

哪怕庆尘蒙着脸,她也能一眼认出少年来,因为对方脸上是她的围巾。

于是,当她发现李彤雲与庆尘在一起后,顿时松了口气。

江雪来到门口对庆尘解释道:“我刚才去上厕所,结果一出来她就不见了。小雲,你吓死妈妈了!”

李彤雲低头:“我只是想帮帮庆尘哥哥。”

庆尘愣了一下,原来对方出现在这里不是偶然,是在帮助自己。

他想了想打算抬手拍拍李彤雲的脑袋,结果又想起自己手上都是血,便缓缓收回手臂。

可还没等他完全收回去,却见李彤雲伸手抓住他的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庆尘哥哥,注意安全,我和妈妈等你回来。”

“嗯,”庆尘笑了起来:“一言为定。”

说完,他让江雪帮忙把歹徒的尸体拉入民宿院子,然后将歹徒腰间的手枪递给江雪:“我打算潜入云上客栈,在那里一但开枪,哪怕是装了消音器也会引起注意,所以这个给你。”

江雪摇摇头:“你带着吧,你更危险。一旦生死关头哪还管会不会引起注意,开枪就是了。”

庆尘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卸下了歹徒腰间的枪套,绑在了自己的腰上。

虽然他都没有摸过枪,也不知道枪械怎么用,而且开枪就会引起其他歹徒注意被围攻。

但是自己有枪,总好过没有。

李叔同说过,骑士第一次杀人必须用刀,而他现在已经做到了。

再杀人应该不算第一次了吧。

可以用枪。

庆尘拍了拍李彤雲的小脑袋:“这次一定要听话,等我回来。”

“嗯,”李彤雲点点头。

就在此时,歹徒尸体胸口上的对讲机响起说话声:“现在开始报数,1.”

歹徒们的声音冷冷传来:“2.”

“3.”

“4.”

这一刻有了些许停顿,庆尘立马张开呼吸术,以完美的记忆力,完美的复刻了歹徒的声线:“5.”

他正准备关掉对讲机,扬声器里却再度传来了新的报数声。

“6.”

“7.”

“8.”

庆尘忽然愣住了。

歹徒……多了三个!

……

求月票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