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尖叫与消音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卧槽!”刘德柱魂都吓飞了,差点后退着把书架撞倒。

深夜,昏暗阴森的环境里,一回头就看见诡异的面具。

这种感觉太恐怖了。

就像是在亲身经历一部鬼片。

这时,叶晚和林小笑从书架的阴影里走出。

刘德柱反应过来了,合着这三位大半夜突然把自己放出来,就为了逗自己玩?

他痛心疾首的说道:“您三位也太欺负人了吧!”

“少说废话,你也就这么点用处了,”林小笑提着刘德柱回了禁闭室。

叶晚则对庆尘说道:“细节方面有很大进步,但训练时间太仓促了,做的并不算太好。”

庆尘认真听着。

叶晚继续说道:“偷袭最重要的就是不被人发现,你第一次接近刘德柱时着急了,走廊里的空气与声音会有细微变化,刘德柱自己发现不了,但是他的身体会警告他。”

“再之后,目标快速移动的时候,你的呼吸与脚步也没有控制好。那声音在我听来响如鼓声,连刘德柱都有察觉,如果把他换成训练有素的士兵,你已经死了。”

“嗯,我会继续努力,”庆尘光着脚掌踩在地上。

消除脚步声的最大秘诀就在于如何掌握脚步发力与收力,然而他自己的鞋子太廉价,鞋底的胶太硬,不管怎么控制都不行。

叶晚提醒道:“你学习的时间太短,所以只能做到走路时悄无声息,记住,不要跑动,你还做不到跑动时也消除脚步声。”

“嗯,我记下了,”庆尘说道。

叶晚看了他的脚掌一眼:“按你说,回归之后是在山里。如果你之前没有光脚徒步过,恐怕一夜之后双脚会血肉模糊吧。”

庆尘摇摇头:“这不重要,伤早晚会好。”

“对自己狠是好事,不过等事情结束后还是尽快买双适合的鞋,”叶晚说道:“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其实,这场战斗里对我最重要的就是偷袭这一课,为什么最后才教?”庆尘好奇。

“偷袭不是一场简单模式的虚拟游戏,敌人就像游戏里的NPC一样站在那里傻呆呆的给你杀,然后直到你杀完他们,等你杀死第二人的时候就会大概率被发现,”叶晚说道。

“接下来,剩下的三个人已经知道你的存在,然后会用尽他们的所有手段杀死你,你除了正面战斗别无选择,那才是最危险的时刻。”

“当敌人不知道你存在时,偷袭杀掉前两人最轻松,所以我教你隐匿行踪的时间最短。然后当他们的同伴发现你时,你才最危险,所以我教你正面战斗的时间最长。”

“可是,”庆尘忽然说道:“我并没有打算拿命去换别人的命,如果太危险,或许我会放弃。”

“这点我是支持你的,”叶晚说道:“这世上,自己的生命最重要。如果只是为了救自己一个代理人和同桌,犯不上去拼命。但你要明白,血性这种东西如果自己可以控制,那也就不叫血性了。有时候,你只有真的面对一件事情时,才会明白自己的选择。”

叶晚继续说道:“老板说过,你骨子有一股血性,就像你第一天进来就敢找老板下棋一样,那是属于你的东西,忘不掉,也抹不去。记得你和老板的那局四寇擒王吗,过了河的卒子,不是不想回头,而是不能。”

庆尘若有所思。

这时,叶晚从隔壁阅读区搬了张椅子过来放到庆尘面前,庆尘好奇道:“这是干什么?”

叶晚想了想说道:“等会儿你就……不对,是两天之后你就明白了。”

叶晚说道:“还有一句话老板没说,那我就擅自做主替他说了吧。”

“什么话?”庆尘疑惑。

叶晚笑道:“活着回来。”

……

倒计时00:05:00.

最后的五分钟。

庆尘来到刘德柱面前平静问道:“重复我交代你的两件事情。”

刘德柱惶恐道:“第一,回去后让所有同学逃命。第二,如果没能逃跑,想办法问出谁在之前被歹徒单独带走过。”

“嗯,这两天有没有回忆起什么细节?比如谁一直在看手机发消息,或者中途去过厕所,”庆尘问道。

刘德柱弱弱的回答:“他们都去过厕所,看手机的话,他们看得次数应该都不少……大佬,我当时只顾着玩游戏了,真没有注意啊。”

庆尘叹息,自己但凡有更好的选择,也不会让这货来当代理人。

“记住,歹徒一定很想知道你身上的秘密。但你要明白一点,他们什么时候知道你的秘密,你就什么时候死。”

庆尘继续冷冷说道:“这次你的过失不可饶恕,待到下次回归我会帮你重新认识这个残酷的世界,当然,你能活下来再说吧。”

说完,他看了一眼手臂上的时间。

倒计时,00:00:01.

回归。

黑暗中,有鼓声传来,还有欢笑。

那表世界被割裂且暂停的时间,终于开始重新跳动。

前一秒还是昏暗的禁闭室,后一秒,世界已经被篝火映成了橙红的颜色,光影也在快速的跳动。

刘德柱睁大眼睛,他看着眼前的篝火,还有身边欢呼雀跃的人群,有些难以适应。

昏暗与光明是割裂的,紧张与欢快也是割裂的。

连刘德柱自己都仿佛与那些笑容满面的同学们割裂开来。

脑海里似乎有人在提醒他:危险!

他想起庆尘所说的话,立刻站了起来,怒吼道:“跑!大家快跑!有危险!”

可是,想象中所有人四散奔逃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大家只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同学们想不明白,前一刻还有说有笑的刘德柱,怎么就一脸仓皇与恐惧?

只有胡小牛第一个反应过来,因为对于同学们来说,时间是连续且连贯的。

但对于他们这些时间行者而言,却已经在里世界度过了两天的时光。

所以,刘德柱绝不是无缘无故提出警示,而是在里世界中经历了一些特殊的事情!

胡小牛起身问道:“刘哥,发生什么了?”

刘德柱一边挤开身边的同学,一边说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有歹徒要包围这里,算了算了,你们不走我走!”

可是,即便他已经说的如此清楚了,同学们依旧是一脸迷茫。

胡小牛脸色一变,他给张天真使了个眼色便快速跟上了刘德柱。

只是,当他们刚刚走到院门口,便有两位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问道:“同学你好,你们这神色慌张的要去哪里?”

刘德柱见到警服立刻欣喜若狂:“警察叔叔,这附近有歹徒!”

两名身穿警服的中年人相视一眼,然后从腰间掏出手枪来,分别上前一步抵住了刘德柱与胡小牛的胸口,一人小声笑道:“有歹徒吗,我怎么没看见?”

另一人冷冷的看着胡小牛:“开口求救就一枪打死你,回去!”

胡小牛怔怔的低头看着,那柄抵在他胸口的手枪。

枪上有消音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