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ACE-099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九州与昆仑的话事人在梧桐树下相对而立。

一个青年,一个中年。

一个穿着灰色西装,另一个则穿着黑色中山装。

世界像是从他们中间的梧桐树干分割开,形成了浓烈而又鲜明的对比。

昔日的战友,又是如今的竞争对手。

“我很好奇,你远在在京城却一个月两次来洛城,这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你吗?”郑远东在梧桐树下平静问道。

何今秋笑了笑:“郑老板说笑了,昨夜昆仑成功抓获四名歹徒,我九州怎么能不来看一眼呢,也顺带恭喜一下嘛。”

“这是昆仑分内之事,就不需要恭喜了,”郑远东随口回应道:“而且仍有五人在逃,大家也没时间庆祝。”

“分内之事……”何今秋笑吟吟的:“郑老板这是在提醒我,九州最近坏了规矩。”

从两个组织分别建立之初,就定下了不同职能。

昆仑不涉外,九州不涉内。

就像是CIA与FBI的区别一样,CIA在海外即便已经掌控了70%的情报话语权,甚至能够独立策划小型战争活动,但在国内,他们依然没有名正言顺的权力。

九州也是如此。

但何今秋似乎从来都没有打算遵守这个规则,十九个城市里,昆仑与九州两个组织交错着,时不时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矛盾。

就在京城,双方为了争夺一个名叫久染的时间行者女孩,差点发生冲突。

这时,何今秋忽然问道:“郑老板一点也不着急吗?”

“着急什么?”郑远东反问。

“一旦何小小的群聊建立起来,那么全国时间行者都会涌入九州的手里,到时候昆仑没人,如何保证自己能够完成职责?”

说话间,天空中一片梧桐叶旋转落下,被何今秋轻轻拈在手里:“我倒是知道郑老板有本事弄到基因药剂,这样一来哪怕普通战士也能有大用。可你有没有告诉过昆仑的小朋友们,那些基因药剂的后遗症?”

郑远东说道:“每个人的选择不同,既然选了,那就不需要后悔。”

“话说,昆仑为何将刘德柱的所有资料都升到了绝密级别?”何今秋问道:“虽然对方穿越到了李叔同这种里世界大佬身边,但我总觉得不对。”

郑远东摇头:“我拒绝回答。”

何今秋的手指尖忽然翻出一枚金币来,似把玩一样,那枚金币在他纤细骨感的手指间不停跳跃着,从小指缝翻滚跳跃到食指缝,又翻滚跳跃回去,仿佛有了灵魂。

金币正面是麦穗构成的圆环图案,而背面却是两支交叉而过的长剑。

他看向郑远东问道:“我亲自去观察了刘德柱,以老班长你的眼光肯定看不上他,那为何还要把他的密级提到最高呢,是为了保护他?还是为了通过保护他,来保护其他人?或是用来误导我?”

两人之间的地面上,树叶骤然盘旋起来,像是有无形的风将它们轻轻拨动着。

何今秋没法在昆仑封锁消息的情况下,了解昨晚的始末。

但是,他了解郑远东。

“老班长,”何今秋说道:“你要保护的不是刘德柱吧?”

但郑远东没有回答问题,而是看着他手上的那枚金币笑道:“不知是哪位超凡留下了ACE-099禁忌物,又被人称作‘正确金币’,可以判断真相与谎言。”

金币稳稳的落在了何今秋手中,他惊奇道:“老班长,您真是什么都知道啊。”

“禁忌物ACE-099虽然消失了很久,但它的作用却不是秘密,”郑远东回应。

“好吧,看来今天是问不出什么了,不过,”何今秋笑意更浓:“我也并不是没有收获。”

说完,何今秋转身离开,他手中的金币正在低声嘶吼着。

待到他坐上了行署路旁的某辆黑色轿车后排,才慢条斯理的从怀里摸出一根100克的金条。

何今秋将金条轻轻碰触了那枚禁忌物ACE-099。

刹那间,金条宛如融化了一般流淌进了金币,可金币的大小却没有产生任何变化。

慢慢的,金币上的图案也如液体流动起来,犹如一汪平静的湖。

何今秋轻声说道:“吾债已还。”

弹指间,金币正面重新凝结成了麦穗圆环,恢复了安静。

何今秋望着窗外,他带着‘正确金币’而来,但那位郑老板并没有给他问出答案的机会。

“前置条件必须在手指背上转动金币,实在是有点太惹人注意了啊,”他叹息道。

前排的司机看了一眼后视镜问道:“老板,咱们的人没能找到那五个在逃嫌疑犯的下落,据说昆仑那边的审讯有了一些线索,要不要想办法搞到手。”

何今秋摇了摇头:“这是郑老板的主场,就交给他自己解决吧。”

……

因为第二天就是国庆节的关系,学生们到了下午就没什么心思学习了,所有人都在聊着去老君山的事情。

下午三点钟,班主任田海龙突然在班里宣布提前放假:“虽然提前给大家放假,但希望你们明白这已经是高二了。所以,好好调整心态,千万不要把心玩野了。”

庆尘很意外,自己今天竟然不用逃课了。

他早早离开了教室,与江雪、李彤雲汇合后便坐上了前往老君山的大巴车。

李彤雲小姑娘背着自己的小书包,里面装满了零食。

只不过,庆尘不知道的是,胡小牛等人的行程似乎也因为提前放假而改变,那辆租来的大巴车在下午五点便停在了学校门口。

5点20分时,高二3班、高二4班的学生们先是回家取了东西,然后又汇聚在大巴前集合。

有人问南庚辰:“诶?小南,庆尘呢他没来吗?”

“对啊,他好像不在咱们的旅游群里,”有人说道。

“奥,他说他国庆有别的计划,所以不去了,”南庚辰叹息道。

不远处,一直驱车跟踪着刘德柱的两名昆仑成员看着这一幕,立刻将消息上报给了总部:“刘德柱这边有异常,他们似乎要租赁大巴车去旅游,有何指示?是否派遣增援?”

总部的值班同事回答:“路队接到消息,洛城北方的孟县出现疑似歹徒的人员,似乎要离开洛城,他们现在去追了。路队指示你俩跟上刘德柱,暂时不加派增援了。咱们好几个兄弟受伤调休,等他们明天休假回来,一早就赶去接替你们,今天先辛苦一下。”

“好的,不辛苦,”两名昆仑成员回应道。

出现嫌疑人的孟县,与老君山所在的Z县,一北,一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