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真相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洛城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原本还算冷清的科室里病房里,忽然躺满了昆仑成员。这些年轻战士抓歹徒的时候一个个生龙活虎,战斗结束后一个个躺在床上哀嚎,嚷嚷着让护士小姐姐给他们打止痛药。可这些人也就只是一些擦伤。一开始护士小姐姐以为他们是想装可怜来搭讪,这样的病患她们见得多了,正准备故意给他们扎歪几针。后来听说他们是救了人才变成这样,就没有下狠手。而且,她们发现这些年轻战士是真的在疼。事实上,这种疼痛在里世界有个专属的名词:过载后遗症。普通人运动过量,会有乳酸在体内堆积,十分酸爽。但“低编号”基因药剂注射者则是更加直接的神经疼痛。比如,刘德柱现在如果运动过量也会疼痛,因为他只打了FDE-005药剂。如果他依次打了004、003药剂后,这种后遗症就会渐渐消失。护士没见过这种情况,但胡小牛在里世界是见过的。虽然他没注射基因药剂,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胡小牛暗自思忖,昆仑组织看样子有一定实力。这才穿越开始没多久,就弄来了这么多基因药剂。那位郑老板在里世界中,应该是有一席之地的。这会儿,路远被最后一个抬下了救护车,一旁昆仑成员挤眉弄眼的说道:“路队,给你安排个单独的看护病房吧,小鹰说他上次住单间,那的护士可漂亮了。”小鹰,就是那位撞了歹徒车子的出租车司机。之前刘德柱被人在天桥下绑架,开着越野车将商务车撞翻的,也是他。在昆仑内部,素来有命硬三郎的称号。路远皱着眉头说道:“不行,你把我换到那个胡小牛身边去。”“啊?”昆仑成员愣了一下:“那边大病房很吵啊。”“不用在意这个,”路远想了想说道:“我还有些事情没想明白,得问问我们这四个新朋友。对了,你让扳手去查一下他们的身份。”“行。”昆仑成员推着处理好伤口的路远进了病房。这位成员眼睁睁的看着,前一秒还冷静思考的路远,下一秒进入病房忽然开始喊起疼来,瞬间进入了角色。待到路远躺在胡小牛的隔壁病床,也一直没有搭理对方,只顾着疼的辗转反侧。胡小牛犹豫了半晌,然后转头看向路远说道:“谢谢你们及时赶到救了我们。”“谢谢我们那当然是应该的,”路远翻了个身,腿上、腰上、背上的伤口疼的他龇牙咧嘴:“你刚才看到我救你们的时候有多英勇了吗,我当时临危不乱,面对歹徒的枪口依然镇定自若……奥不对,那时候你还在麻袋里呢,看不见。”胡小牛:“……”路远叹息:“郑老板要是看见了,肯定给我升职加薪!”胡小牛转移话题:“不过,您怎么知道我们出事了?”路远回答道:“发现你们出事的可不是我们,是另有其人,我们只是适逢其会而已。当然,抓那些歹徒也是我们的责任。”胡小牛疑惑问道:“另有其人?谁?”“不能说,”路远摇头表示要遵守保密条令。一名昆仑成员拿着黑色塑料袋走进病房:“这是歹徒车上找到的四个手机,是你们的吗,认领一下?”胡小牛从塑料袋里拿出自己的,密码没有被破解过,还是完好无损的手机。他打开一看,赫然发现刘德柱发来了一条微信:“这算是第一次交易,记得支付金条。”胡小牛怔住了。这条微信将一切前因后果都串联起来:是刘德柱发现自己面对危险,所以就制造了机会让昆仑出手抓住歹徒,救下了自己。所以,刘德柱才会说第一次交易完成,这所谓的交易,就是救自己一命。刹那间,刘德柱的形象神秘且高大起来。对方怎么知道自己有危险,又如何调动的昆仑?他想不明白。胡小牛想了想给刘德柱回条消息:“感谢,这次合作非常愉快,初次交易我会支付双倍的价钱。”电话那头的刘德柱看到消息后,瞬间大喜过望。这是什么神仙合作伙伴,说给双倍就给双倍,难道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吗。而且,这次他应该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昧下一根金条了吧?这时,路远忽然问胡小牛:“对了,你们怎么会被抓住的,我起初以为歹徒抓的是江雪、李彤雲,结果打开麻袋才发现不是,之前也没见过你们啊。”这就是路远的疑惑之一。刘德柱无缘无故去了行署路四号院蹲着,就像是在等歹徒一样。刘德柱来行署路时坐的出租车司机是昆仑的人,就是后来撞歹徒的小鹰。那时候小鹰曾试探问刘德柱来干什么,刘德柱说来拿金条。事后发现,案发现场就在江雪家里,但江雪和李彤雲没见到,却多了胡小牛四人。战斗前后,有太多疑点了。胡小牛解释道:“我们是12楼里的新住户,洛城外国语学校的学生,今天是要拜访201室的邻居,没想到正好与里面的歹徒遭遇,就被抓了。”“你们不是时间行者?”路远疑惑:“真只是凑巧?”“嗯,是凑巧,”胡小牛点点头。路远笑了笑没有说话。这时,一名昆仑成员从外面走来,他拿着一叠资料递给路远说道:“找到江雪了,她和女儿接到通知后住在朋友家里,事前给您发过消息,但您没回。”路远愣了一下:“我没收到消息啊?”昆仑成员顿了一下:“路队,您手机欠费了……”路远暗道一声晦气:“倒霉催的,一天天工资就那么点,连话费都快交不起了。也不知道这次算不算工伤?应该算吧!”一旁胡小牛迟疑了一下,他没想到昆仑成员的工资并不高。要知道这是个应对诡异事件的部门,危险极高,若是工资低了谁愿意卖命呢?有了基因药剂和超凡能力,自己出来随便做点事情,就算给富豪当保镖也年薪百万打底了。这不就是有钱能使磨推鬼的时代吗。胡小牛想了想认真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以个人名义向昆仑捐赠……”“打住,”路远打断了胡小牛的话:“你要是捐赠了,倒时候你和一个普通老百姓同时有危险,我先救谁?那时候我只能先救最近的对不对?但如果当时你真离我最近,我们昆仑的公正性就会被人质疑……这不是我说的,是我们老板说的。放心,我们郑老板很厉害,他自己会搞钱的。”路远说完打开了资料,里面赫然是胡小牛等人的身份信息。昆仑成员俯下身子,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他父亲是……转学到刘德柱班级里……”路远怔住了,难怪开口就是送钱,原来这么有钱!他忽然转头直勾勾的问道:“胡小牛,你答应给刘德柱几根金条,多少克的?”胡小牛怔住了,此时路远正死死盯着他,仿佛什么都知道了似的。他迟疑了两秒:“一百克的金条,这次给两根。”路远心说这就对了,胡小牛就是刘德柱的买家。对方有钱有势,找刘德柱购买里世界资源也是情理之中。他对昆仑成员说道:“把他们四个都给我登记下来,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时间行者,错不了。”这一刻,路远觉得自己知道了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