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楼上的声音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李彤雲此时跟江雪在一起。

自打昆仑发了消息,通知所有登记在册的时间行者后,江雪就去学校接了李彤雲,呆在了商场里。

思考对策。

而且,江雪还专门给李彤雲买了个手机,方便日常联系。

如今世道变的危险了,有个手机会方便许多。

李彤雲将昆仑发给江雪的消息,原封不动的复制给了庆尘。

庆尘逐字逐句的分析着文字,试图了解事情的经过。

信息里,昆仑专门提醒,洛城已经失踪的三名时间行者,都曾无意间在网络上曝光过自己的信息,有可能会导致家庭地址的泄露。

洛城现在两百多名时间行者,有将近五分之一都是存在危险的,希望大家以后不要轻易暴露信息,一定要注意安全。

昆仑并没说给大家提供保护,看样子也是人手不够了。

庆尘思忖道:没想到登记在册的时间行者已经这么多了,暗地里隐藏的肯定更多。

那些人仓促来到洛城,没时间去调查更加详细的信息,所以只要不在家,对方就找不到下手的目标了。

比如他们知道江雪的家庭地址,于是来绑架江雪。

但江雪不在家,他们最多也就只能绑架个寂寞……

不得不说李彤雲这个思路完全正确,庆尘都想夸奖她一下了。

可是……对方来自己家住,合适吗……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李彤雲已经提出要求,他们又是隐形的合作关系,未来在里世界会有许多交集,这点忙肯定要帮。

好吧,庆尘承认就算以后不会有合作,这个忙也是要帮的:“今天周五,我提前回去,咱们约定5点40在小区门口见吧,我先回去探探路,确定没有可疑人物再说。”

下午快放学时,刘德柱忽然找机会给庆尘发了条消息:“大佬,我在转校生这里已经取得了突破性进展,现在还没具体谈到交易什么,但他们愿意提前支付一根金条作为诚意……那个,大佬,这金条我也不要分成,能不能给我改善一下禁闭室的生活啊,我在里面发呆真的会疯掉的。”

庆尘找没人的地方看了一眼,只回复了个“看你表现”便揣起通讯器材,逃课了。

……

行署路4号院里还安安静静的,并没有多少行人。

庆尘提着手里的菜,缓缓走在林荫小道上。初秋已过,道路两旁的梧桐树叶开始坠落,今天的4号院或许是最好看的。

这次的九名嫌疑犯,与之前那两个散兵游勇似乎不太一样,对方有计划、有组织,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也没有落网。

这样的犯罪组织,才最危险。

庆尘目不斜视,心里却在默默统计着所有遇见的人,每一个都是他曾在小区里见过的街坊邻居。

没有陌生人。

他又用余光扫了一眼江雪家阳台,所有摆设都没动过位置,连窗帘的褶皱纹理都与早上没有变化。

家里没有埋伏。

庆尘站在楼道里给李彤雲发去消息:“进来吧,我门虚掩着,可以直接进。”

没过一会,江雪、李彤雲一大一小两人悄悄的将门拉开一些,侧身进了屋中。

直到这一刻,小小年纪的李彤雲才终于松了口气,看起来十分可爱。

庆尘笑道:“我不是时间行者,对方就算想绑架时间行者也不会找到我这里来,他们是逃犯,肯定不想把事情闹大。”

一旁李彤雲偷偷看了他一眼,心说这位庆尘哥哥说谎话真是脸不红心不跳,说的太自然了!

江雪笑了笑:“这次多亏你了,虽然我知道在外面也可以躲着,但出门在外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你和小雲先看会儿电视,我去给你们做饭啊。”

说着,女人挽起袖子进了厨房。

庆尘有些感慨,江雪阿姨永远都是温温柔柔的。

一旁李彤雲忽然说道:“我妈妈很贤惠对不对?”

庆尘揉了揉她的脑袋,低声问道:“你在里世界听说李叔同的事情了没,能给我讲讲吗?财团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

“也没什么好讲的,”李彤雲坐在沙发上,小短腿在沙发外面晃啊晃的:“我听里世界的姐姐讲,李叔同沉寂好多年了,这次突然出世肯定会引起惊讶。”

庆尘从柜子里取出一床被褥,这屋子虽然是两室一厅,但另一个屋子空荡荡的连床都没有,还堆满他之前采购的杂物。

他对李彤雲说道:“晚上你和你妈妈睡我那屋,在我小床上挤一挤,我睡客厅。”

“那多不好意思呀,”李彤雲嘴上客气着却没拒绝,眼睛笑眯眯的弯成了小月牙:“对了庆尘哥哥,李叔同在日光阁吃饭的时候,你在哪里呀?”

“我?”庆尘看向她:“我在轻轨列车上,只看到了飞向永恒大厦的浮空艇。”

“奥,”李彤雲没再多问什么:“财团对这件事的看法很模糊,好像都在等着看其他几家什么反应,谁都不想先动手呢。”

庆尘问道:“对了,李叔同为什么入狱?”

李彤雲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也不知道,我这么小年纪去要他的卷宗也不合适呀。好啦,我也说了好多信息,庆尘哥哥拿你的信息交换一下吧。”

庆尘沉思片刻说道:“我能分享的是表世界信息,何小小所说的群聊我觉得有必要加一下,不过在加入之前,一定要从里世界拿到数据要塞程序,这样才能避免被他找到。我现在怀疑,何小小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他们正在有计划的收拢所有时间行者。当然,只是猜测。”

李彤雲歪着脑袋说道:“庆尘哥哥,你只分享表世界信息,是因为说了里世界的情报,会太有辨识度,暴露你自己吗。”

庆尘笑了笑:“你猜?”

然而就在此时,两人都听见……头顶天花板上,有椅子歪倒在地板上的声音。

这栋房子太老旧了,以至于邻里邻居的隔音很差,更别说有东西砸在地板上了。

但问题是,庆尘和李彤雲都很清楚,现在楼顶那间屋里,不应该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