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会喊666就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他の「裏世界」の人と同じように、粗野で野蛮なの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不知道他会不会像其他里世界的人一样,那么粗鲁野蛮。”

这是神代空音第二次用日语悄悄说的话。

庆尘回到表世界后第一时间就翻译了出来。

说实话,他有点搞不明白这位女孩到底是什么意图。

“有必要好好学一下日语了,”庆尘叹气。

对方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玩这种小游戏,结果自己却还得回到表世界才能听明白对方的意思,这让庆尘感觉到有些被动。

就目前新闻来看,似乎只有岛国和高丽的人,穿越到了他所在的联邦。

而其他海外人士,则是直接穿越到了里世界的大洋彼岸。

大家彼此之间隔着禁断之海,也没有轮船往来的可能。

目前,还没有出现外国人在中国境内穿越的例子,有自媒体说,不少外国人因此都打算回国了,说不定还能赶上‘公测’。

庆尘搜了一下关于神代空音的新闻,表世界暂时还没人发现她是时间行者。

这点有些说不通,女孩在岛国怎么也算是个明星了,小明星也是明星啊。

怎么会没有人发现呢?

还是说对方在里世界一直深居简出,普通人根本没有接触到她的机会?

此时的卧室空间大小刚好与探视室差不多。

他总感觉,对方在里世界似乎并不是很快乐,于是才会选择来探视自己。

但对方来探视的根本原因不是为了自己,可能是想要逃离外面的世界。

而庆尘忽然觉得跟那位女孩对坐在探视间时,也是自己难得的放松时间。

大家也不需要说什么,也不需要有什么交情和勾心斗角。

不用再考虑如何在危险的里世界生存,探视间里面的半个小时,与外界无关。

就像是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或许,对方真是这样想的吧。

庆尘看了一眼手臂,倒计时47:55:01.

又是一个2天,穿越倒计时繁复横跳着,毫无规律可循。

地上还躺着断掉的菜刀,那是他上次穿越里世界,只带过去一把刀柄留下的断刀。

庆尘想起今天训练任务还没有完成,他便在网上搜了一个日语课程视频,一边听一边训练。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他刚刚洗完澡走出卫生间,打开手机便感觉世界像是炸了一样,各个平台都在不断刷新着新闻。

“刘德柱深夜重返表世界,却在家中发出惨叫!”

“惨叫声已长达3小时,被许多人看做里世界主角的少年,究竟经历了什么!?”

到了清晨,刘德柱家门口已经蹲满了狗仔。

刘德柱感觉自己上个学就像走红毯一样,四周都是长枪短炮。

以往狗仔们还收敛一些,如今,狗仔们是恨不得把镜头怼在他的脸上。

可是他并没有穿上一身帅气的西装,反而推了一个破旧的自行车。

自行车后面的轮子有些歪了,是那天晚上在天桥下被偷袭所致,一点气势都没有。

一名记者拦住刘德柱的去路:“你好,我是洛城日报的忻尚(shang)龙(long),请问你昨夜到底经历了什么,是否在里世界受了伤?”

“没有,”刘德柱神色匆匆的推车往外走去。

“既然没有受伤,那为何发出惨叫,”记者忻尚龙追问。

刘德柱闭嘴不说话了,使着劲往外面挤。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止是记者与狗仔,连同小区里的邻居都凑了过来。

大家一边看热闹一边说道:“你瞧瞧,就是那个小子嗷嗷到早上五点,听说在里世界可厉害了。”

刘德柱脸上一阵发烫,直到终于忍耐不住的时候奋力一推,却见那些挡在路上的记者与狗仔,竟是直接被他推翻了好几个,有人连摄像机都摔坏了。

围观群众愣住了,就连刘德柱自己也愣住了。

他面前少说也站了七八个人,即便大家毫无防备,他这随意一推的威力也太大了。

刘德柱有点慌了,他趁着人群打开空档,赶忙骑上车往学校冲去。

只不过就在他脱离人群后,却陷入沉思。

其实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慌乱,因为那位带着猫脸面具的时间行者,已经提前告诉他今天可能会发生什么,并教他看似无意间展示自己的力量。

展示力量,就等于变相的承认了自己已经获得李叔同传承。

至于李叔同传承到底是什么,反正大家也不知道。

又或许不是得到了传承,只是得到了认可。

刘德柱心想,那位时间行者做事好像从来都滴水不漏的样子,难怪对方获得了李叔同的认可,自己没有。

他看过许多时间行者出来说,其实基因药剂非常难找,但自己只是提了个要求,那位带着猫脸面具的时间行者就给他找到了。

在一天之内。

这种神乎其神的能量,让刘德柱忽然心里有了底气。

就像玩游戏一样,你自己菜没关系,但只要你大腿抱得好,会喊666,一样可以上分!

只是,刘德柱依然无法确定,这位大佬到底已经牛掰到什么程度了。

呆在禁闭室里几乎与世隔绝,没法得到外面的任何消息。

昨夜虽然疼痛的他几乎死掉,但基因药剂的改造效果已经显露,仅仅一个小时的时间刘德柱便如同满血复活一般,精神奕奕。

到了学校,刘德柱一进班便感觉气氛有些不对。

不过这次大家不是看他,而是在看手机。

有人将一则新闻发到了群里,是抖音上一个叫“闯王”的ID,突然发了一个关于里世界的新闻:

李叔同时隔8年踏出监狱,与一位猫脸面具男子前往永恒大厦顶楼吃饭。

李叔同吃了一份红烧肉,猫脸面具男子吃了一份炸酱面。

据悉,当晚陈氏长孙、A级高手陈野狐亲自前往劝说,希望对方回到18号监狱里。

同时,庆氏、李氏军事基地均作出反应,有人亲眼目睹庆氏的“陆地巡航者”号浮空艇飞上天空。

众所周知,陆地巡航者一直被庆氏用于收容禁忌物ACE-009,但一直没人见过这个禁忌物到底是什么。

所以,庆氏很有可能是想启用禁忌物,来应对突然出世的李叔同。

至今,猫脸面具男子身份成迷,李叔同踏出监狱的原因也未知,此事在联邦全境范围已引起轩然大波。

刘德柱默默的看着这则新闻,准确的说,是看着“与一位猫脸面具男子前往永恒大厦顶楼吃饭”这句话发呆。

他终于明白,自己对大佬的认知,依然不够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