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一场关于表世界的交易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将会有很多人为了刘德柱来到洛城。

胡小牛、张天真、王芸、白婉儿,以后还会更多。

要知道,这些人是真的有钱!

庆尘继续说道:“当然也不是现在就帮你脱罪,但我能保证的是,在我离开18号监狱后,会尽快帮你离开。”

“怎么帮?”刘德柱问道。

“找到那些真凶,让他们去自首,”庆尘回应道。

刘德柱想了想说道:“可是就算你离开后没有帮我,我也没办法,不是吗?”

“你还有选择吗?”庆尘平静问道。

刘德柱沉默了片刻,终于认命:“我答应这个交易,需要我做什么。”

“我相信,一定会有人被你表面的身份吸引,你需要去了解他们的需求,让他们相信,他们可以从你这里买到想要的东西,”庆尘说道:“简而言之,我要通过你,把他们维系在一起。”

“大佬,我总不能一点好处都没有吧……”刘德柱弱弱的问道。

“每次交易所得,都会给你分成或者奖励,比如在里世界的伙食改善,比如可以让你在禁闭室也能看到外面的新闻,比如把娱乐区的虚拟人生设备给你抬到禁闭室来,”庆尘承诺道。

刘德柱惊愕了,他没想到这第三位时间行者,在18号监狱里的权力已经大到这种地步。

他犹豫了一下说道:“可是大佬……我如果顶替了你身份,那我会在表世界格外危险。”

庆尘静静的看着他。

“大佬你可能也看新闻了,我在回归的第二天就受了伤,”刘德柱拉起自己的袖子还有裤腿:“看,现在才刚刚结痂。”

“咦,”庆尘这才刚想起来,他一直疑惑对方是怎么受伤的,又发生了什么:“详细说说。”

“按照昆仑组织给我的说法,是有人盯上了我在李叔同身边的这件事情,想要利用我接近李叔同,”刘德柱解释道:“他们当天早上从鄂州出发,晚上就在洛城对我动手。昆仑组织提前埋伏在校外,给他们一网打尽了。”

“原来如此,”庆尘点了点头。

难怪那天昆仑没有出现在学校。

难怪刘德柱会无缘无故带伤上学,原来都是因为表世界暗藏的那些杀机。

如今,非法囚禁案的九人还没落网,这是明面上的杀机。

另外,还有许多人虎视眈眈的盯着所有时间行者,这是暗中杀机。

这么一说,庆尘觉得让刘德柱给自己顶雷确实危险。

他倒也不是关心刘德柱,而是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条合适的纽带,就这么让对方死了会很可惜。

庆尘看着刘德柱问道:“你所说的提升实力,比如?”

“基因药剂,”刘德柱选了职业路径里的另一条路。

庆尘闭上眼睛沉思着,这一沉思便是十分钟。

沉默中,刘德柱饱受煎熬。

下一刻,庆尘忽然睁开眼睛:“可以给你,但希望你证明自己值得这支基因药剂,也明白与我合作意味着什么。”

“您就看我表演吧,我跟您说,现在就有四个人想跟我套近乎,但我之前都没理,”刘德柱立刻亢奋道:“您是不知道,他们老有钱了,听说一块表都几十万呢。学生竟然带几十万的表,我以前都没听说过!”

庆尘神色古怪,这说的就是王芸他们啊。

只听刘德柱继续说道:“我回去就了解他们的需求,看看怎么能从他们那里套些钱出来。要不,我把他的手表要过来给您?”

庆尘提醒:“不要现金,也不要手表,我只要无标记的金条。”

纸钞可以查编号,贵重手表也同样会有编号,这都是容易被追查的线索。

有些人以为虚拟数字货币安全,以为虚拟货币交易就能无脑隐藏身份,但其实不是的。

想要隐匿自己的虚拟货币交易,就必须通过混币池。

所谓混币池,就是将你的虚拟货币混在一大堆货币里,这样外人就很难追查资金流向。

可混币池是第三方平台在搞的,这平台要跑路了,持币者可能血本无归。

所以,对于庆尘来说最安全的依然是金条。

“对了,您知道我在洛城外国语学校对吧,”刘德柱说道。

“嗯,”庆尘点头。

“我在高二4班,隔壁高二3班还有一个傻子老找机会跟我套近乎,他通过班级微信群加我好友,我听说他很穷就没同意,后来又加了我两次才同意,”刘德柱说道:“结果刚加我两天,就莫名其妙把我拉进一个群里,里面又是卖袜子的,又是帮忙介绍富婆的……”

庆尘表情更加古怪了,这不是南庚辰还能是谁?

若不是他带着面具,刘德柱或许能直接从他表情里看出端倪!

“大佬,在表世界我该怎么联系你啊?”刘德柱小心翼翼的问道。

庆尘笑了笑:“放心,我会联系你的。”

说完,他转身出了禁闭室。

直到身后合金闸门关闭后,庆尘才从放缓了呼吸。

面具背后,他脸颊上的火焰纹路正在迅速消退。

变声,这是呼吸术的第二个作用。

在来之前庆尘就有想过,自己不肯用声音交流的事情迟早被刘德柱怀疑,但如果上一次拿阅读器,这一次就开口说话,反而不妥。

所以,让刘德柱自己发现问题,庆尘再解决问题,这样才更有打消对方怀疑的说服力。

说实话,他还真有点担心刘德柱一直发现不了这个问题,不然他得一直用阅读器写字……

太累了。

……

孤独的禁闭室里,刘德柱关上的合金闸门静静发呆。

他脑海中都是那诡异的猫脸面具。

面具上红色纹路与白色交织着恰到好处,似有一种莫名气场在凝视着自己。

强大而又神秘。

刘德柱莫名想着,自己虽然没能跟李叔同混,但跟李叔同的传承者混好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已经明白,自己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或许那个猫脸面具的主人才是。

门外,李叔同与林小笑、叶晚都在等着。

“这个就是你的同学吗,我还以为表世界的人都像你一样呢,真让人害怕,不过看到他以后,我就不怕了,”李叔同笑着问道:“谈的怎么样?”

庆尘想了想:“我需要一支基因药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