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淡定的两个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倒计时44:30:00,凌晨3点半钟。

2号城市,第九区。

一条城市底层的小街道里,一位身穿灰色西装的年轻人正轻松的走过。

地面上的积水犹如一块镜子,倒映着他从容的气质。

这里没有想象中的繁华景象,街道上到处都能看见积水与垃圾,墙壁上被人涂鸦着五颜六色的脏话和抗议标语。

这不像想象中的科技城市,反倒更像贫民窟。

只是,当年轻人走在这里时,却犹如走在英伦的街道,散漫而又绅士。

他来到一处服装店前。

店里三十多岁的老板娘正翘着二郎腿,用透明的手机津津有味的看着里世界新闻。

其实表世界也有很多这种莫名其妙的小服装店,永远卖着过时的衣服,也没什么客人。

你根本不知道这种店靠什么收入生存,但它却从不倒闭。

老板好像也并不在乎有没有客人。

但是恐怕谁都没想到,这种小店竟是另有玄机。

而它们现在又被人带到了里世界。

年轻人踏入店门,老板娘依然没有反应,似乎并不知道有谁来了。

他站在柜台前面,笑意盈盈的用手指敲击着桌面。

笑容后面藏着锐气。

老板娘一抬头赶忙站起身子,有些慌乱的说道:“何老板,不好意思我没注意到你进来。”

何今秋笑了笑说道:“先不要紧张,我来这里是有两个消息需要你尽快传递出去,一是董苏阅、田小苗已经被财团发现时间行者身份,让小小暂时和他们断绝联系,一切都等到回归之后再说。”

“明白,”老板娘快速背下何今秋交代的事情。

“第二件事是,告知小小,尽可能多的收集李叔同资料,我发现他的能量比之前调查的还要强大,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也能全身而退,简直匪夷所思。”

“明白,”老板娘再次应和。

何今秋似喃喃自语道:“看样子,我们得在昆仑下手之前拉拢刘德柱了啊,我们需要他。”

这时,何今秋笑眯眯的转头说道:“希望你能明白我们现在肩负着什么使命,如果下次再有如此丧失警惕的情况发生,组织会对你进行处罚。等找到合适人选,我会让人来顶替你的岗位。回归后,你自己去找张宗宇教官加训科目,有没有意见?”

老板娘低头道:“没有意见。”

“好,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说完,何今秋转身离开。

老板娘则钻进了储物间,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去传递消息了。

贫民窟是赛博城市里少数没有监控的地方,没人会注意到这里来过一个特殊的客人,

何今秋回头看向服装店,这么隐蔽的地方最适合传递消息、隐匿身份,可九州的人还是太少了,可用之人更少。

看样子必须加快脚步才行。

……

早晨,熟悉的拍门声响起。

合金闸门被囚犯们拍的嗡嗡作响,像是要产生共振了似的。

这些人,精力永远如此旺盛,且无处发泄。

庆尘没有出门,他等待着路广义去寻找这一批新人里的时间行者。

令人意外的是,昨晚竟然没有新押解到18号监狱的囚犯。

他翻了个身继续睡觉,完全没理会外面的喧嚣。

此时,李叔同依旧淡定的坐在餐桌旁,看着刚刚得到的象棋残局,没有丝毫疲惫的神色。

某一刻连林小笑都感慨,现在外面因为昨夜的事情都闹翻天了,结果自家老板竟然屁事都没,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光头锃光瓦亮的郭虎禅悄悄凑了过来,他对林小笑低声问道:“你和你们家老板昨天晚上到底出去干啥了?有啥热闹带着我呗,我很能打的。”

“咦,你是怎么知道的,”林小笑好奇的看着对方。

虽然这事外面闹的凶,可郭虎禅在这里连通讯手段都没有,凭什么知道外面的情况?

他斜睨着光头问道:“黑桃里面的精神类超凡者也来了吗,你们到底来了几个人啊,也不怕财团给你们一锅端了。”

“救我一个,”郭虎禅皮笑肉不笑的回应:“说认真的,下次你们有行动提前给我说一下呗。”

林小笑鄙夷到:“我还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不就是想等我们出去了,你好趁老板寻找ACE-005?”

“没有的事,”郭虎禅乐呵呵笑道:“你看你咋一天天想那么多呢,我就想知道,李老板昨天晚上出去到底干嘛了?”

林小笑看了他一眼:“如果我告诉你,他只是想吃口红烧肉你信不信?”

“不信,闹那么大动静,能没有正事?”郭虎禅一副你当我傻的表情。

林小笑叹息,他知道全世界都不会相信,老板昨天晚上出去真的没什么正事。

对方只是想带庆尘出去玩玩而已。

那些人只记得老板是个很危险的当代半神,却忘了他其实还是个很任性很洒脱的人。

当然,林小笑还要感慨的是,这件事里的另一位主角庆尘同学,竟然到中午了还在呼呼大睡,也跟没事人一样。

老板那么淡定也就算了,你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如此淡定是怎么回事。

……

庆尘正迷迷糊糊睡觉的时候,忽然听到监狱里广播声响起:“编号010101服刑人员,有亲属探视。”

他缓缓坐了起来,并有些迷茫。

按照里世界的时间来看,庆言昨天不才探视过吗,今天怎么又来了?

而广场上的郭虎禅正在问林小笑:“等等,不是正常探视三个月一次吗,我记得昨天才有人探视过这小子啊。”

林小笑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说道:“我们老板不喜欢他,所以还是建议你别跟他走太近的好,也别乱打听。另外,人家是庆氏的人,财团总要有财团的特权。”

庆尘并没有第一时间出门,他慢条斯理的洗漱着,仿佛并不在意这次探视。

在他看来,既然确定庆言并非友军,那晾一下也无所谓。

半个小时后,庆尘在机械狱警陪同下缓缓推开了探视间的房门,只是他愣住了,因为里面并不是庆言。

而是神代空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