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数据要塞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庆尘皱眉,这何小小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敢直接建立时间行者群聊?

不过自己猜测的没错,对方确实掌握了里世界的某些技术,而且也借此抹去了自己的身份信息。

可大家穿越的时间也就这么短,凭什么何小小能够这么快掌握里世界技术?对方是成功将里世界设备带回来了吗?

能够建立数据要塞的设备肯定不小吧,怎么带回来的呢?

又或者!

何小小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一个人要带一台设备很难,但好几个人共同协作,每人带一点点零件回来好像就可行了。

庆尘对信息技术不太懂,看来只能去里世界向李叔同咨询此事。

这种群他是不敢加的,除非……他也能隐藏身份。

因为何小小的视频里只说没有外人可以入侵,但关键点在于,何小小自己却可以轻松获得大部分人的信息。

这群聊系统就像是一个捕蟹的笼子,而何小小就像是一个阿拉斯加捕蟹人。

他只需要乘坐着自己的时光大盗号捕蟹船,在荷兰港北方的海域飘荡着,然后将一个个铁笼子扔进深深的大海,等待着帝王蟹们自己钻进去就好。

夜晚,庆尘再次逃课了。

他去甜品店给李彤雲买了个蛋糕作为礼物,又买了一些水果和蔬菜。

这段时间江雪帮他洗了好几次衣服,自己总不能老是空手去别人家里做客。

进入小区后,庆尘若无其事的用目光四下里搜索了几次,确认没有狗仔藏在哪里才走进楼道。

如今洛城有三十多个已经暴露的时间行者,江雪好像是最不起眼的,并没有吸引多少注意力。

敲门时,庆尘便听到里面传来李彤雲的欢呼:“是庆尘哥哥来了!”

她打开门压低了声音问道:“你那几个同学呐?”

“不知道,不用管他们,”庆尘笑着摸摸她脑袋。

“快来看看我妈妈的新机械肢体,可好看了,”李彤雲拉着庆尘袖子往里走去。

江雪原本在做饭,却无奈的成了被围观的对象。

之前江雪的双臂更像是一根根合金钢管拼接在一起的机械,而现在则更像是人类自己的手臂形状

手指、手腕、臂肘的连接处,也严丝合缝的。

庆尘好奇道:“这是你新买的吗?续航能力怎么样?”

“续航能力是我之前那个的十多倍,”江雪笑道:“我也算是比较好运吧,穿越前的里世界身份在两年前救过一个人,对方是李氏财团的大人物,现在这些都是她为了表示感谢呢。”

庆尘漫不经心的看了李彤雲一样,小姑娘赶忙拉着他走出厨房:“妈妈你赶紧做饭吧,我饿了!”

“放心,马上就好,”江雪笑着回应。

最近这段时间,她开朗了许多,仿佛做什么都无拘无束的,一切都正在好起来。

客厅里,李彤雲压低了声音说道:“庆尘哥哥,你跟我妈妈打听这些是想推测我的身份吗?”

庆尘摇了摇头:“没有,我只问随便问问。”

李彤雲眼珠子转了转:“庆尘哥哥你还没告诉我,你在里世界是什么身份呢?”

“你猜?”庆尘并没打算告诉她。

“要不咱俩交换一下秘密吧,我把我的身份告诉你,你把你的告诉我?”李彤雲笑眯眯说道。

庆尘再次摇摇头:“不换。”

其实他已经很清楚了,李彤雲就是李氏财团的二房独生女,所以没必要交换。

“没劲,”李彤雲撅起嘴巴坐在沙发上:“你肯定是已经知道我身份了吧,连小孩子都瞒。”

庆尘笑了笑:“你可不是一般的小孩子。”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李彤雲跳下沙发过去开门,她只打开了里面的木门,连门口的铁艺防盗门都没开。

只见王芸等人站在外面,笑着对李彤雲说道:“你好呀小朋友,我们是你庆尘哥哥的同学,跟他很熟的。”

李彤雲回头:“庆尘哥哥,你跟他们熟吗?”

还没等庆尘回答呢,她便转过头来说道:“他说不熟。”

砰的一声,这扇门再次将几人隔绝在了外面的世界。

四个人站在门外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吃两次闭门羹。

为什么庆尘就能跟这家人其乐融融,自己就不行?!

还没等他们说话,温柔的江雪就重新将门打开,面带歉意的说道:“你好,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你们是新来的邻居吧,快请进。”

江雪穿着白色的长袖t恤,腰上系着黑色的围裙,这装束将她的曲线给完全勾勒了出来。

然而吸引胡小牛等人目光的却是,江雪的手。

其实江雪开门前,已经刻意把袖子拉严实了,遮挡着自己的手臂。

但手还露在外面。

这四人都是时间行者,也在7号城市里见过许多机械肢体,但他们总觉得江雪的手,和其他机械肢体有些不同。

现在登门拜访也不能老盯着人家的手看,四人收回了目光。

此时李彤雲气鼓鼓的坐在沙发上,一点招呼客人的意思都没有。

王芸当先进门,她有礼貌的问道:“用换拖鞋吗?”

“不用不用随便坐吧,家里没有备那么多拖鞋,”江雪回答:“小雲,快给客人倒茶。”

“奥,”李彤雲不情不愿的起身。

胡小牛四人将各自手里的东西放在餐桌上,王芸买了一只玩具熊用来送李彤雲,白婉儿买了一个汪汪特工队的动画周边玩具,张天真带了两支香槟,而胡小牛则是带了一瓶木盒包装的威士忌。

胡小牛笑着对江雪说道:“您好,初次登门带了一些礼物,这瓶威士忌是我从岛国专门带回来的,市面上应该见不到。”

“那也太贵重了,”江雪客气道:“这个你们还是拿回去吧,我们没喝过威士忌,也不知道该怎么喝啊,听说挺有讲究的。小尘,你喝过威士忌吗?”

庆尘回忆后也没装穷,而是实话实说:“喝过,以前家里有一瓶,好像是我爸买了用来摆玄关当装饰的。”

胡小牛找到机会,迅速寻找共同话题,他热情道:“很多人喜欢加一点点水,或者纯饮。不过现在年轻人流行开放式的喝法,比如我就喜欢往威士忌里加绿茶一起喝,你呢?”

庆尘想了想说道:“那我可能和你有点不太一样,我喜欢跟绿茶一起喝威士忌。”

胡小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