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心照不宣(为黄金总盟企鹅加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刘德柱呆呆的坐在地上,看着面前矫健的郑远东,还有对方一身精良机械肢体,忽然心底生出强烈的安全感来。

其实刘德柱见的机械肢体并不多,当初他穿越到18号监狱还没怎么欣赏机械文明,就被带走关禁闭去了。

但郑远东身上的机械肢体,他还是能一眼就看出不同来。

那手臂上不再是暴露在空气中的液压管子,而是全覆盖的合金皮肤,在对方手臂上,还有一条条如同血管般的蓝色光带,不知道是什么作用。

相比18号监狱,这才是表世界曾幻想过的赛博义肢。

郑远东看刘德柱不说话,便转头朝侧翻的黑色商务走去,他弹出手臂上暗红色的臂刀,挥手便切开了车体。

钢铁的车身,像是蜡烛碰上了烧红的刀子,径直溶解。

行动间,前后方向又围上来几辆黑色越野,路远从一辆车上跳下来:“老板,没想到还真是你推测的动手位置。”

郑远东看着商务车里昏迷的四人,他对路远微微点头:“刘文钦、辛邱泽、崔强、黄翰逸,都是登记在册的,看来是刘文钦把他们联系在一起的。卸下他们的机械肢体带回去,喊人来拖车,尽快。”

这位昆仑负责人说话间,似乎对几人也有所了解,甚至还确定谁才是主谋。

“还是老板你英明啊,早上听说他们从武城消失,就知道他们是冲着刘德柱来的,”路远回应道:“只不过这些人胆子也是真大啊,在内陆都敢做这种事情?”

郑远东说道:“有人在里世界待一段时间,那里混乱的秩序会让他们胆子越变越大。他们在那边过着刀尖舔血的日子,回到表世界以后拥有了超越常人的能力,就想要挑战一下现有的秩序。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们明白表世界秩序是不可挑战的,起码我们境内不行。”

“嗯,”路远点点头:“也许我们可以吸纳更多时间行者?”

郑远东摇摇头:“组织的纯粹性与信仰的重要性,远高于实力。起码盲目扩张得来的实力,不是昆仑应该追求的。”

事实上正如庆尘怀疑的一样,当刘德柱这种重要时间行者出现时,昆仑却没有出现是很反常的。

最起码也要来过问一下。

但昆仑并没有这么做。

当他们接到消息时,就意识到了刘德柱的重要性,而且郑远东也意识到了,一定会有其他时间行者打刘德柱的主意。

李叔同是什么人?

是骑士组织的当代领袖,是恒社李东泽也要喊一声老板的人,在里世界想要接近这种人得多难?难如登天。

但是现在面前有个现成的机会,谁能不动心思?

只要是对里世界、李叔同稍有了解的人,恐怕都会知道刘德柱的价值。

即便刘德柱现在还没有真的获得传承。

所以,郑远东第一时间在学校周围部署了暗桩,又在刘德柱回家途中布下了接应人员,终于等到了这群悍匪。

他走向刘德柱,此时一名昆仑成员正在给少年检查哪里受伤。

郑远东问道:“他有受伤吗?”

昆仑成员回应道:“手臂、右腿、右脸有皮外伤,不过不严重。”

“那就好,”郑远东看向刘德柱:“不用害怕,今晚我们是来专程保护你的,接下来我们也会严格关注出入境信息,有异常了还会对你进行24小时保护。”

刘德柱慌乱道:“谢谢!”

郑远东点点头:“不用客气,你自己最好也小心一点,有异常了及时给我们打电话,电话号码之前也给你了。”

说完,郑远东头也不回的上了一辆越野车。

紧接着,拖车来了,警车来了,全都在处理现场。

刘德柱看着远去的越野车背影愣了半晌,就这么走了?!

对方没问别的,也没拉拢自己,这是为什么?

远处,正在驶向昆仑总部的黑色越野车上,郑远东忽然问路远:“你觉不觉得有些奇怪?”

“怎么奇怪了老板?”路远问道。

“这个学生一点胆魄都没有,也缺乏最基本的警觉,这样一个人,能被李叔同看重?”郑远东奇怪道。

“也可能李叔同并没有看重他?”路远试探道。

“不会,按照简笙所说,连超凡者都在为那个神秘的时间行者服务,那对方必然已经得到了李叔同的器重”郑远东摇摇头:“我怀疑18号监狱里有第三个时间行者,但是这又跟我们得到的信息对不上。再看看吧,早晚会有答案。”

“老板你不准备吸纳刘德柱进昆仑吗?”路远问道。

郑远东按下窗户点了根烟,缓缓说道:“他不配。”

路远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对了老板,何今秋那边提议下个月召开会议……”

郑远东摇摇头:“先不提这事。”

……

夜晚10点,庆尘在自己家里开始自我训练。

没了监狱里的固定作息,他甚至延长了一个小时的训练时间。

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他在监狱里吃的可是牛肉鸡蛋,多少都管够。

回到表世界就不一样了……吃不起。

此时他从里世界带回的黄金就藏在床底,庆尘觉得自己得想办法把黄金变成现金了,不然自己根本负担不起食物的消耗。

正当他大汗淋漓时,门口忽然响起敲门声。

他起身开门,正看见李彤雲端着一盘菜角,庆尘甚至能闻到里面韭菜鸡蛋的香气。

李彤雲乖巧道:“庆尘哥哥,这是我妈妈刚炸好的,她让我给你送来。”

“谢谢,”庆尘这次没再客气。

就在李彤雲转身上楼的时候,庆尘问道:“其实你很聪明对不对,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李彤雲缓缓转过身来,她穿着红白相间的连衣裙,对着庆尘甜甜的笑着问道:“庆尘哥哥也是时间行者对不对?”

“依据?”庆尘笑着问道。

李彤雲放低了声音说道:“因为妈妈揍爸爸的那天,你带我进屋后曾躲在窗帘后面偷偷观察昆仑的人,你见过他们,还在躲避他们。”

庆尘笑了,自打他意识到李彤雲没那么简单后,就知道自己肯定瞒不了这个小姑娘,细节已经暴露了自己。

不是他笨,而是之前他没有意识到,这个同样是原生家庭里生长的小姑娘,有着一颗早熟且聪慧的内心。

谁会闲着没事去猜忌一个小孩子呢?

不过,自己已经知道对方的里世界身份,对方却很难找到自己的。

这下,似乎表世界也有点意思了。

一大一小两人相视一笑,似乎达成一种默契,心照不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