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亲属探视(为海魂衣大盟加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训练毫无征兆的就开始了。

就在健身区里,叶晚直接拿出一只恒温饭盒来。

恒温饭盒上还有LED屏幕,显示着盒内温度,以及加热、加湿、空气炸、煮饭等选项。

庆尘心说,这不就是个不用插电线的电饭煲吗?看来监狱附近也有云流塔。

叶晚将饭盒打开,里面赫然是码的非常整齐一片片牛肉。

“吃了,”叶晚说道。

“不是要训练吗,现在吃是不是对肠胃不好?”庆尘问道。

“用呼吸术训练,你不吃的话身子会垮,因为消耗太大,”叶晚解释道。

庆尘感受着呼吸术的奇妙,他忽然问道:“等一下,当我使用呼吸术的时候,分明感觉有一股莫名的气息正游走身体里。它对身体好像并没有什么帮助,也没有实质,但我似乎可以控制。”

叶晚摇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你可以问问老板。”

“好,”庆尘没再多问。

第二天清晨,倒计时20:20:00。

林小笑坐在桌旁问叶晚:“昨天晚上进度怎么样?一般人刚开始高强度训练肯定扛不住吧,他扛到几点?”

叶晚看了他一眼:“满负荷,从11点练到凌晨3点。”

“等等,他这样子一看以前就没训练过,他能练到3点?”林小笑愣了一下:“叶妈你可别给他练死了!”

“有呼吸术呢怕什么,”叶晚摇摇头:“训练前我就让他吃了一整盒的牛肉,训练的时候就全都消耗光了。老板专门交代的,放心,我有分寸。”

寻常人第一天开始高强度训练,照这个练法恐怕早就不行了,练出横纹肌溶解症都有可能。

“就算有呼吸术,他也会累啊,”林小笑嘀咕道。

叶晚再次摇头:“他仿佛可以将身体与精神割裂开一样,只追求训练目标,不在乎身体的疲惫,这种情况我也没见过。如果他不是穿越过来的时间行者,恐怕按照这种意志力早就觉醒成超凡者了。”

“这是好事,他如果早就觉醒了可就不是普通人了,也就没法走老板的路,”林小笑说道。

这时,18号监狱已经到了早上开饭的时间,一扇扇合金闸门应声打开,囚犯们排着队往楼下走来。

庆尘老老实实的站在队列里,依然是毫无特权的样子。

林小笑往庆尘那边看了一眼,赫然发现对方精神奕奕的样子,连四天断食的后遗症都消失不见。

他转头对李叔同问道:“老板,呼吸术这么神奇吗,要不今晚您再给我试试?我感觉我还能抢救一下。”

李叔同盯着象棋盘头也不抬的说道:“当年让你再试试的时候,你不敢,现在晚了,年纪太大。”

“我才二十七岁……”林小笑说道。

“人生越长,心里越苦,”李叔同说道:“过了二十岁你受世俗之苦越来越多,使用呼吸术根本过不了问心那一关。以前我们总觉得少年时就挺苦了,可成年后才会明白,两种苦是不一样的。”

待到庆尘排队下楼来,依旧坐在与李叔同距离很远的地方,李叔同有点惆怅:“虽然是我让他装作被排挤的样子,但这样一来,可就没人跟我破残局了。”

正说话间,18号监狱里忽然响起广播:“编号010101服刑人员、编号002199服刑人员、编号……有亲属探视,请跟随03号机械狱警,前往探视间。”

010101,是庆尘的编号。

他愣了一下,自己来到里世界这么久了,还是头一次有人探视。

以至于,他都忘了监狱里还有亲属探视这种事情。

路广义在他对面说道:“老板,今天是探亲日,应该是庆言来了。”

“嗯,”庆尘点点头起身。

他跟着八十多名服刑人员依次列队,然后通过巨大的合金闸门,穿过长长的走廊。

走廊的墙壁也是金属构成,天花板上还有两条白色的等待,看起来像是走在时空隧道里似的。

路上,有囚犯对其他人起哄道:“韩林山,你妹妹又来看你了吧,找你妹妹要张照片啊,晚上借我用用!”

前面那名叫做韩林山的囚犯怒骂了一句,若不是探亲时间,俩人指定要打起来。

囚犯们闹哄哄的,只要大家还在队列里,机械狱警是不会管的。

队伍里,只有庆尘安安静静的。

没有囚犯敢和他开玩笑,甚至后面的囚犯都刻意的离远了一些。

来到单独的探视间,庆尘推开门看到里面坐着一位年轻人。

对方年龄大概25、6岁的样子,一头黑色的板寸,看起来很精悍。

这应该就是庆言了,对方身上穿着灰色的西装,只有手掌是机械肢体。

不过,这大概是庆尘见过最精致的机械肢体了,每根手指的表面,都像是有人精心打磨过,手指两侧都镶嵌了金色的纹路,手背上还有优美的银杏叶花纹,宛如黑手党的权杖。

银杏树叶,那是庆氏的标志。

庆尘在对方面前坐下,庆言看着他冷冷说道:“二房和四房已经将投诉你的文件递交给了家族裁判庭,说你无缘无故招惹李叔同,还导致李叔同反感。我们庆氏虽不怕李叔同,但也无意与骑士、恒社结仇,希望你在18号监狱里尽量老实一些,不要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庆尘愣了一下,在此之前路广义提到庆言时,他都以为这是友军。

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的。

他想了想问道:“还有其他的吗?”

庆言冷声说道:“你想过自己的处境没有,别的候选者都有人帮助,唯独你没有,你凭什么跟别人争。这次二房和四房都志在必得,不要给别人当了炮灰。听我一句劝,好好的跟神代家族的神代空音完婚,庆氏一样能有你一席之地。”

庆尘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但心里却急转起来。

这又是个什么神奇展开,自己在里世界竟然还有婚约?!而且听名字,根本就不像是华裔。

神代……是五大公司之一的神代吧。

庆尘想了想说道:“我还是打算再试试。”

庆言似乎没想到庆尘依旧如此回答,他整理了一下衣襟,好整以暇的说道:“随你吧,那我要告诉你,审判庭虽然没对你做出处罚意见,但家族也不会再帮你什么了。本身家族就没打算让你参与影子之争,是你执意要参加,还顶掉了三房的名额,所以也不要期待更多的支持。如果你能完成任务最好,完不成的话就在18号监狱里待到刑满释放吧。”

“好,”庆尘平静的起身就走,并没有跟这位衣着考究的庆氏子弟再多说什么。

庆言见状有些恼怒:“我说的话你听进去没有?”

庆尘对门外机械狱警说道:“你好,我这边结束了。”

“等等!”庆言缓和了一下语气:“神代空音这次跟我一起来探视你了,你起码也要见她一面,不然没法跟双方家族交代。”

庆尘:“……好。”

庆言出去了,五分钟之后,对方换了另一人进来。

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女孩,长相并不算惊艳,但不知道为什么就能给人一种清新的味道。

女孩上身穿着正装,下身则是刚到膝盖的正装裙,看起来像是一次非常正式的见面。

但女孩好像并不常穿这种衣服,所以显得有些坐立不安。

庆尘打量着女孩,对方鼻梁旁有一颗小小的痣,皮肤上没有任何化妆的痕迹。

女孩坐下后没有和庆尘对视,偶尔悄悄打量一下,也没有说话。

双方就这么沉默着……

直到广播里宣布,探视时间结束。

女孩这才小声嘀咕了一句:“こんなに静かに座っているのもよさそうですが、この少年の沈黙ぶりは本当にきれいですね。”

“什么?”庆尘疑惑。

女孩笑了笑:“没事。”

机械狱警带着庆尘离开,回去的路上庆尘在思索。

之前路广义所说,是自己点名让他来18号监狱帮忙的,恐怕路广义知道的也不是实情。

难怪影子之争这么重要的事情,庆氏只给他派一个养老院打手来帮忙。

合着,他在里世界也被家族放弃了啊。

可是,这莫名冒出来的婚约,又是怎么回事。

……

五月开始了,求保底月票啊!五一七天,开始加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