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直视痛苦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灼烧的错觉,沸腾的血液,雷霆般的心跳。

庆尘仿佛感觉到世界在轰鸣作响,连同着自己的人生也一起燃烧起来。

只是,很快这烧灼感又开始消退,随着呼吸,他与李叔同脸颊上的火焰纹路还在,可他吸进肺里的空气,却变成了舒畅的清风,不再伴随着痛苦!

一旁的林小笑忽然提醒道:“守住意识,那些你曾遗忘的痛苦会很快席卷脑海,所有痛苦,记住是所有痛苦。那一刻你会开始崩溃,如果你挺不过这一关,谁也帮不了。”

庆尘心神一凛,因为林小笑所说的痛苦顷刻间涌进脑海:

他第一次独自生活时,尝试着自己做饭时割破的手指,割破的那一瞬间,刀锋缓缓从皮肤划过,连一条条指纹被割裂的触感都被回忆着。

水刑时,肺叶里流淌着的冰水,像是一个个有毒的树苗,冰冷根茎扎在了他的肺叶里。

黑屋里,脱水的干涸与前一秒水刑的痛苦撞击着。

还有母亲离开那天的夕阳。

以及对方夕阳下拖着行李箱的背影。

这一切全都如同潮水般席卷着,像是要把海边悬崖拍成碎石。

细碎如刀的黝黑海浪,发出空洞的呼啸与哀嚎。

庆尘好像又回到了水刑的时候,闭上了眼睛。

他再次陷入一片虚无的黑暗中。

深渊之下有温柔的声音呼唤着:“跟妈妈走吧。”

庆尘回答道:“那么远的路我都自己走过来了,剩下的路,我也自己走。”

仿佛时间只过了一个弹指,他便再次睁开了眼睛。

难怪李叔同会说,熬不过那一关就没法走他的路。

原来都是为了这一刻。

庆尘的呼吸犹如一团烈火。

那一团火像是顷刻间烧尽了前尘往事,从此之后他明白了自己的选择,不需要再自怨自艾,不需要再回头看。

余生,尽是前路。

身旁的叶晚与林小笑神情也有了变化,他们站直了身子相视一眼,似乎没想到庆尘到现在还保持着清醒。

他们也曾经历过这种痛苦,当痛苦集中在一起到来的时候,他们很清楚内心开始坍塌是种什么体会。

也只有直视过每一次痛苦的人,才能踏过那条‘问心’的深渊,把自己的过去与未来割舍开,向前走。

林小笑喃喃道:“或许是庆尘过目不忘,所以那些痛苦,他从来都不曾忘记过……”

人的大脑有保护机制,它会让你刻意遗忘一些东西,从而让你更好的生活下去。

可是,超忆状态赋予了庆尘卓绝的天赋,也给予了他无尽的痛苦。

这一年年循环温习的痛苦,他早就习惯。

庆尘从来都不是温室的宠儿,很早以前,他就是痛苦的信徒了。

而且,那条深渊,他早就踏过去了。

李叔同缓缓的松开了他的手掌,感慨道:“这一关比我想象的还要顺利。”

不知为何,当他意识到怎么回事后,开始有些心疼面前的少年了。

没人知道对方的人生到底是怎样的,在对方享受着天赋的时候,又背负着什么。

庆尘脸颊上的火焰纹开始消退,他问道:“这呼吸术有何作用?”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并没有感受到身体的明显变化。

只感觉精神振奋、轻松无比,之前因为断食四天的虚弱快速消退着。

“它只是辅助手段,”李叔同说道:“呼吸术便是呼吸频率的不同,现在你还没法一个人使用,等我多带你几次,你就会记住它的节奏。”

然而话音刚落,李叔同便看到对面盘坐着的庆尘,脸上的火焰纹路不再消退,而是再次蔓延开来!

他第一次苦笑道:“忘了你能进入超忆状态,可以直接记下这呼吸节奏。”

不得不说,李叔同现在是真的有些无奈了,他当初被老师带了四十多次才勉强记住呼吸频率,错一点都不行。

但面前的少年一次就可以了。

李叔同转而说道:“既然这个不用我带了,那就直接跟你说说骑士的传承吧,至于呼吸术的作用,可以等会再说。”

“骑士组织之初,是那位创始人发现了基因锁的秘密。”

“根据他总结,当人类完成八个生死关后,基因锁便会自己打开。”

李叔同继续说道:“在最早的时候,你只有完成这八个生死关才算是一名合格的骑士,基因锁打开,超凡脱俗。”

“那时候骑士还很多,他们跟随着人类经历大灾变时代,并与幸存人类开创了新的文明纪元。”

“但后来骑士越来越少,不是因为没有合适的人选了,而是有一个生死关必须在海里完成,可整片大海都变成了禁忌之地。以前是九死一生,现在成了十死无生。”

“少了一个生死关,基因枷锁自然就无法打开。”

“但当时骑士的新任领袖秦笙也天资卓绝,他开创了新的呼吸术来辅助,后继者竟然发现在挑战时辅以呼吸术,就能每完成一个生死关,便开启一点基因锁,不用再完成所有的才开启。”

“虽然只完成一项生死关的骑士,并不能像完成了八个生死关的骑士那样强大,但是当大家完成第六个的时候,实力就全面超越了老一辈骑士。”

“如果按照里世界的等级划分,那就是ABCDEF六个等级,完成第六项的就是A级了。”

庆尘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个世界的超凡者还有实力等级划分。

他忽然问道:“那老师你的等级是什么?”

叶晚在一旁说道:“老板是S级。”

因为李叔同已经完成了第七个生死关,只差最后一个。

“可这呼吸术到底有何神奇,竟然能辅助打开基因锁?”庆尘问道。

他此时内心激动,因为自己已经触摸到了新世界的大门,但他还是有些不解。

“你应该知道内啡肽这个东西,”李叔同说道。

庆尘虽是过目不忘,但他以前还真没关注过这一块,只能凭借记忆里的信息说道:“跟多巴胺一样,是给予人快乐的分泌物,不过也有区别:玩游戏、中彩票、赌博时获得的是多巴胺,而运动之后的痛快与轻松,则是内啡肽给予的。”

李叔同摇摇头:“心灵鸡汤都这么说,但多巴胺并不能直接让人快乐,它只是一个神经递质,负责运送能够让人快乐的5-羟色胺类物质。不过通俗讲,多巴胺给予快乐并没错,但有一点你要明白,它给的不是快乐,而是成瘾的渴望。”

“那内啡肽呢?”庆尘问道。

“内啡肽是一种先苦后甜的物质,它与身体里的吗啡受体结合,能起到镇痛的作用,但这只是最基本的功能,”李叔同说道:“先辈秦笙做了很严格的检测,发现当骑士们完成某个生死关后,身体里的内啡肽会大量分泌。”

“所以他认为,多巴胺是让人沉沦的毒,而内啡肽才是开启基因锁的钥匙。”

“所以骑士组织内多了一句新的信条:经历过痛苦的人生,才更加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