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呼吸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影子才能成为家主?”庆尘疑惑。

他至今对影子之争都没什么清晰概念,之前因为不能暴露的关系,只能稀里糊涂的装作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现在,终于可以解开许多疑惑了。

直接问!

李叔同也知道他并非里世界的人,便娓娓道来,像老师一样为他解惑:“据说在上一个人类文明的纪元里,庆氏就存在了。那时候的影子,只是庆氏集团可以随便丢弃的角色,专挑没有背景的庆氏子弟来担任,权力也没有现在这么大。”

“后来,某一位天资卓绝的庆氏影子反客为主掀了桌子。从此以后他就定下了新的规矩。”

“所有家主必须当过影子,要见过这世间最肮脏的事情。而当过影子的人,家族永不背弃赡养终老。”

庆尘疑惑:“有多少个影子?”

李叔同回答道:“平均十年多就会选一代,一代家主可能伴随过十几任影子。”

他继续说道:“如今这个时代的医疗技术已经很厉害了,一位家主能活上百年,有的甚至能活一百五十多年。所以,家主退位时,要从十几任影子里选他最认可的那一个。”

“其他影子呢?”庆尘问道。

“交权,”李叔同说道:“但可以安度晚年。当了影子,不仅有当家主的资格,还有了免死金牌。”

“我总觉得这个制度有些奇怪,既然那位庆氏先祖自己当过影子,知道影子的苦,为何还要定下这养蛊一般的制度?”庆尘疑惑。

“奥,九人争位的规矩不是他定的,是他儿子定的,好像是因为他儿子选了几任影子都是废物,自己身边无可用之人,所以就让底下人自己争,赢的那一个自然是最强的,”李叔同解释道。

“庆氏那位先祖没有阻拦自己的儿子吗?”庆尘问道。

“一开始,影子之争只是让大家做任务,谁能力更强谁赢,”李叔同说道:“然而近千年过去了,影子之争也渐渐变味,开始变成谁能活下来谁就当影子。”

庆尘点点头,这才符合逻辑。

祖宗定下的家法是理想主义的体现,可一切理想都会随着时间而渐渐腐朽。

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的,因为人心一直在变。

“后来这影子之争的惯例便一直延续着,”李叔同笑着说道:“或许庆氏的家主都明白,庆氏若不凶狠,如何在这里世界立足呢?”

“也是,”庆尘点了点头:“所以,我现在要小心自己的安全才是,因为九个影子候选者都想除掉其他人。”

“嗯,”李叔同点头:“说实话这次也超乎我的预料了,没想到刚开始就有人想要除掉其他人,以往没这么快的。除非,有人感受到了来自你的威胁。”

“因为我跟你走的近吗?”庆尘分析:“不对不对,我还没认识你的时候,死士就已经跟着我进来了。”

“不用多想了,时间久了自然就知道了,”李叔同说道。

“我可以退出影子之争吗?在庆氏和加入骑士是否冲突?”庆尘问道。

“不冲突,”李叔同摇摇头:“只不过还是尽量别让人知道你加入骑士比较好,没看我都被关在这里吗。往后我都半夜教你,白天还像现在一样。而且我不建议你退出影子之争,因为你还没见过影子的权力到底有多大。”

“嗯,”庆尘点头,他不是一个没有胆气的人,既然李叔同说别退出,那他就跟其他候选者玩一玩。

此时18号监狱里格外的空旷,庆尘倒是觉得没了拘束。

李叔同盘膝坐在地上,大猫依偎着他睡着了,庆尘也跟着盘膝坐在对面。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李叔同问道。

“我看里世界的制式武器还是枪械,还有其他更厉害的武器吗?”庆尘问道。

“有,但不多,”李叔同说道:“有专门针对机械肢体的小型EMP手雷,也有装载在机械肢体上的特殊武器,不过财团军方还是以枪械为主,子弹基本都是铜的。”

庆尘疑惑:“里世界按说科技已经非常先进了,为何武器还和表世界差不多?”

李叔同笑道:“因为,杀死一个人,一枚子弹就足够了。”

庆尘明白了,大家继续使用它是因为,它是性价比最高的武器,而且够用了。

够用了三个字非常关键。

就好比网上有人说,里世界的镜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具有科技感,除了能够除雾,就没别的什么附加功能了。

这是因为,镜子的功能就这么简单。不是科技越复杂,日常使用的物品就会越复杂。

“好了,杂事说完,聊聊正事吧,”李叔同说道。

“那条人世间所有捷径里,最远的路吗?”庆尘问道。

“没错,”李叔同点点头:“把右手伸出来。”

庆尘摊开右手伸到面前,却见李叔同忽然捏住了他的手腕。

只是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滞了一下,似乎有一种极强的精神意志在左右着他的呼吸节奏,甚至是血液的流淌速度。

被李叔同捏住的脉搏,像是被套上了一层枷锁。

下一刻,李叔同的呼吸节奏变化了,庆尘眼睁睁的看到对方吐出一口白气,紧接着从脸颊到耳侧延展出火焰纹路来。

庆尘怔住了!

对方所展示的这一切,完全违反了生物常识!

可还没等他反应,庆尘便感觉自己呼吸节奏也开始被强行改变,自己的心跳、呼吸,全都不一样了!

庆尘只感觉当自己呼吸时,像是有一口火汹涌的滚入咽喉,再遍布所有肺泡,那恐怖的温度席卷着全身,然后撕心裂肺的疼痛起来!

不是真正的温度,而是莫名疼痛造成的错觉。

慢慢的,庆尘左右脸颊也开始出现火焰纹路,疼痛顺着纹路一直蔓延进大脑里。

他想要挣脱自己被李叔同钳制的手腕,可一旁的叶晚却沉稳道:“忍住。”

庆尘渐渐安静下来,没有挣扎,也没有哀求。

就像是昨天他经历水刑时一样。

林小笑说道:“记得我说过什么吗,经历过痛苦的人生,才能更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