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寻找庆尘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您知道是谁做的吗?”路远问道。

随着这句话一出。

客厅里一下子安静了,房间里的空气像是变成了沉着的水,凝着所有人的动作都缓慢了下来。

厨房里的庆尘也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江雪调整了一下坐姿后缓缓说道:“我也不知道是谁做的,可能是有人见义勇为吧,怎么了,你们为什么要调查这个?”

江雪其实已经很清楚了,对方就是来调查庆尘的。

但不论如何,她都不愿意别人查到庆尘身上,因为那少年是在为自己女儿出气。

少年在夜色里拎着工兵铲的背影,还有那开裂的虎口就仿佛近在眼前,让她头一次在外人身上体会到了安全感。

路远笑着解释道:“您不要误会啊,我们也不是执法机构,所以并不是要拿这位见义勇为者怎么样。”

旁边的昆仑成员说道:“对的,只是经过歹徒描述,我们发现此人出手时机极其刁钻,埋伏时机也不是一般人可比,所以就想找到他,看看是不是穿越者。”

路远接话:“我们也不确定他就是穿越者,只是最近异常的事情我们都会关注一下。”

这两人宛如商量好了似的,一唱一和。

这时候,一旁的李彤雲乖巧说道:“昨天出事之后,我和妈妈一直都在家里也没出去过,所以不知道是谁做的。”

厨房里的庆尘愣了一下。

这世间大部分人都会有一种潜意识:小孩子不会说谎话。

这时候李彤雲突然开口解释,无疑增加了可信度。

某一刻庆尘在想,这个小姑娘可能并不简单。

当初,小姑娘在自己家门口想要避难,虽然怯懦但让人无法拒绝。

如今,小姑娘成为穿越者后连自己妈妈都瞒下来了。

这一切并不是偶然。

江雪夫妻二人常年争吵、家暴,原生家庭里成长的小孩子,有很大概率异于常人,要么孤僻,要么早熟,或者还有其他的心理特征。

他自己就是在这种家庭环境里成长起来的,李彤雲也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庆尘忽然感觉自己像是遇到了某种同类。

某种隐藏在平静外表下,却内心汹涌猛烈的同类。

这是他的直觉。

李彤雲这时忽然问道:“叔叔,那个见义勇为的叔叔或者阿姨不是帮了我们吗,你们为什么要找他,是不是要抓他?你们是不是坏人?”

“不是的,”路远的同伴有些尴尬的解释道:“小朋友别误会。”

路远解释说道:“那可能真是某个见义勇为的人吧,再次解释一下我们没有恶意,因为昆仑组织刚刚筹建,所以需要寻找、吸纳一些志同道合的人才。”

“嗯,理解,”江雪说道。

“还有就是,里世界其实有个别组织,以及某些财团发现了表世界的存在,据我们统计,有21名穿越者莫名死亡,死前遭受了刑讯,还有十多名穿越者明确表示,自己已经被里世界组织囚禁,希望江雪女士你能提高警惕,别被他们发现,”陆远交代道:“虽然这些都是秘密行动,但已经足以提醒我们,暴露之后非常危险。”

“好的明白了,”江雪点头,她听到路远说的这些数据,内心也有些惊惧。

原来在里世界中暴露身份,如此恐怖。

就在此时,路远的同伴手机响了,他打开看了一眼说道:“何小小又出现了。”

江雪疑惑:“何小小是那个在抖音上发攻略的人吗?”

“对,”路远点头。

李彤雲乖巧问道:“叔叔,那个何小小哥哥是什么人呀,我看他知道的好多。”

路远来了兴致:“小朋友你也知道何小小啊?我们现在也在找这个人,只不过对方很擅长隐匿自己,我们到现在还没查到他是谁,按说他应该会留下一些线索,但现在与他有关的所有痕迹都被抹去了……说的有点多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告辞。”

江雪起身说道:“我这行动不便,就不送你们了。”

“不用送,”路远笑着走到门边,他忽然看着门口问道:“咦,这门口的运动鞋是谁的?”

江雪平静回答:“我丈夫的。”

李彤雲也说道:“对,我爸爸的。”

“奥奥,不好意思,”路远说完便开门离去了。

咔哒一声关门后,江雪和李彤雲母女俩人才同时松了口气。

庆尘从厨房里出来:“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别这么说,是我们给你添麻烦了才对,”江雪说道:“如果不是我们出事,也不至于让你卷进这种事情里。”

“嗯,你们想吃什么?我刚才打开冰箱,发现没有菜了,”庆尘说道。

江雪让李彤雲从钱包里拿出两百块钱来:“得再买点菜了,买点排骨吧?你和小雲正长身体呢,得吃点肉。”

庆尘想了想接过钱出门了。

老旧的楼道里,到处都是贴着的小广告,还有被时光剥落的墙皮。

他站在楼梯的阴影里,手指敲击着铁质的栏杆扶手,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这声音有种奇怪的节奏,像是手指也会思考似的。

下一刻,庆尘先回家换了双鞋,这才出门往菜市场走去。

结果,还没等他走出小区,便看到黑色的越野车停在路边,里面有目光静静的审视着他,等待他从车边走过。

路远的目光上下自庆尘身上扫过,在鞋上尤为停留了一下。

车中两人默默的看着,直到庆尘走远后,路远才忽然说道:“不是他。”

“你明知道刚才屋里有其他人,似乎还在躲着我们,干嘛不冲进去看一眼,这多费劲啊?”另一人纳闷道。

路远无奈道:“郑老板刚刚交代过,昆仑创办伊始,我们要与穿越者维系好关系,而不是用什么强硬手段。”

“我是觉得,把穿越者都吸纳到组织里再说比较好。”

路远摇摇头按下车窗点了根烟,橙红色的火星与云雾气在车里缭绕着。

他将肺叶里的烟气一口吐尽:“昆仑可不是什么歪瓜裂枣都接纳,老板也说过我们将来要做什么,不是一路人可不行。”

“那现在怎么办?”同伴问道。

“再在这里等等,等不到就算了,”路远将烟头掐了:“新时代开启了,有些人注定不会平凡,也许不用我们去找他们,他们就会自己出现的。”

……

庆尘走到涧东路农贸市场,才缓缓掏出手机在抖音里搜索起何小小三字。

刚刚路远在江雪家里的交谈中透露出许多信息:连昆仑都不知道何小小的身份,对方并没有被昆仑收编。

而且对方还有了抹去自己痕迹的手段。

要知道如今这个网络社会,想要抹去自己的痕迹有多么困难?

你的注册手机信息、你的身份资料,几乎是全部联网的,随处可找。

以昆仑那种能够限制出行的能力,以技术手段怎么可能找不到一个游戏主播的身份信息?

除非,对方掌握了超越这个时代的、令表世界人类还无法理解的科技……或是能力。

……

呐,双倍月票活动已经开始,先更两章,晚上还有!

求月票了!!月票榜已经掉出前十了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