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昆仑客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城市里有云流塔,那如果你们需要离开城市呢?”庆尘问起其他事情。

“一般情况下出城市比较麻烦,能出去,但需要签证过海关,”江雪回答道:“好像是因为走私太猖獗,税务征收机构设立了海关关卡,里世界的税务机构非常强大,是堪比财团军队的国家机器。”

“税务机构这么厉害?”庆尘愣了一下。

“对,不仅有强大的执行部门,甚至还有自己的情报部门,与表世界完全不同,”江雪回答。

“那如果通过海关,真去了城市外面呢?”庆尘问道。

“听说荒野上的道路两侧也有云流塔散落着,”江雪解释道:“机械肢体倒也有能量存储更大的,就像我们在表世界买手机有64G、128G、256G一样,更耐久的更贵。一般情况下大家都没有耐久的顾虑,所以都选了便宜的。”

“奥,就是让人选购消费的,”庆尘点点头。

“在里世界,很多年轻人追求机械肢体,就像表世界有些孩子追求球鞋和新手机一样,”江雪解释:“不光如此,很多人还会给自己的机械肢体上弄装饰,比如镶嵌上线条优美的金线、金边,或者镶嵌上宝石和钻石。”

庆尘感慨:“这我懂,就是游戏里的皮肤……”

江雪想了想:“这么理解,也不是不行……”

忽然间,庆尘回忆起18号监狱里的囚犯。

似乎不少人机械肢体上都有金色的装饰,宝石和钻石不多见,但金色还挺多的,比如路广义就是!

庆尘试探着问道:“那些镶嵌的金线、金条,是真金吗?”

“是的,”江雪点头。

“那……里世界的黄金,跟表世界的一样吗?”庆尘再次问道。

“应该是一样的吧,”江雪说道:“里世界的五大财团银行都是根据黄金储备来发型货币的。”

这下,庆尘终于知道自己该怎么从里世界赚钱了!

他甚至清楚的记得,谁身上有多少黄金!

别的东西或许还不好变现、容易暴露身份,但黄金并不存在这个问题。

此时此刻,路广义可能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遭遇。

庆尘问道:“荒野上的交通工具是什么,也是电动车吗?”

“军方的话会使用柴油发动机的汽车,”江雪回答。

柴油发动机,爆发能量大,转速低扭矩大,更适合军用与负重越野。

而且柴油机还基本没有电路,启动完全可以依靠手摇和推动,更加适合严峻的环境与气候。

庆尘倒是没想到,里世界竟然还在用柴油机……

江雪补充道:“当然军方也有更强大的飞行器,用的是液氧甲……甲什么我忘了。城市里有钱人也用浮空车做交通工具,用的也是这个燃料。”

“液氧甲烷?”庆尘问道。

“对,就是这个,”江雪眼睛一亮。

“航天燃料啊,”庆尘又感慨了一下:“现在马斯克.特斯拉的SpaceX火箭用的就是这玩意。”

江雪对李彤雲说道:“小雲,你一定要像你庆尘哥哥一样好好学习,你看我随便说半个名字,他都能猜到我想要说什么。”

关于庆尘学霸的特质,连江雪也慢慢感受到了。

不管是刚才对于无线充电的解读,还是现在瞬间就明白她要说的是液氧甲烷,这没有丰富的知识储备肯定不行。

这是一种很独特的感觉,就好像没有什么是这少年不知道的。

而对于庆尘来说,江雪和李彤雲这两位穿越者的出现,填补了他的一些认知空白。

在18号监狱里他为了不暴露穿越者身份,所以不能多问。

回到表世界后,那些喧嚣的信息又难辨真假。

如今在江雪这里听到真实的“里世界”,让他还是有些激动的。

江雪的机械肢体诊所里三教九流都有,倒是个打听消息的好地方。

庆尘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忽然问道:“那……小雲喊我,是想让我帮什么忙吗?”

李彤雲说道:“我妈妈手抬不起来了,能不能麻烦你帮忙照顾我妈妈一天。”

此时,江雪双臂垂落在身体两侧,庆尘能看出对方今天早上脸都没洗,眼角还有眼屎,头发没梳成平时的马尾,也没有给李彤雲准备早饭,十分狼狈。

要说这机械肢体断电还真挺麻烦的,在里世界还能随时随地充电,到了表世界可就得省着点用了。

这时候庆尘还想起来,之前洛城还有一个穿越者,为了摆脱跟拍直接跃上了好几米的楼顶,也不知道这货后来怎么样了,会不会直接瘫痪在地上……

不过这样一来也好,起码机械肢体的改装者在表世界也会有所顾忌。

他看着李彤雲期待的眼神,然后又看了看江雪抱歉的样子,叹息道:“可我不会照顾人啊。”

今天周日不用上课,时间倒是充裕,但庆尘只会照顾自己,还真没照顾过别人。

江雪赶忙说道:“不用不用,不用照顾我。只是我今天没法给小雲做饭了,你能不能帮忙照顾她一下。”

能看出来江雪是真的很愧疚。

而李彤雲在一旁委屈巴巴的说道:“庆尘哥哥,你给我们做点饭吧,我饿了。”

庆尘笑了笑:“做饭这个倒是没问题。”

话音刚落,外面竟是传来了笃笃笃的敲门声:“你好,有人在家吗?”

庆尘本就站在客厅里,他顺着窗外看了一眼,赫然看到了神秘组织的越野车。

“小雲你去给客人开门,我去厨房给你们做饭,”庆尘说完钻进了厨房,还给自己系上了围裙,只留给外面一个背影。

小雲开门,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对江雪说道:“你好我是路远,我们见过,昆仑的人。”

昆仑?庆尘在厨房里怔了一下,原来对方的组织名称叫昆仑。

只听江雪说道:“请坐吧,小雲,快给客人倒水。”

昆仑成员疑惑道:“您这手臂是怎么了?”

“机械肢体没有能量了,”江雪解释道。

“记一下这件事情,”青年对身旁的同伴说道,他跟江雪了解了一下机械肢体的情况,似乎他们也不知道机械肢体还会没有能量。

在厨房里偷听着的庆尘猜测,对方可能真像江雪所说,也是刚刚组建不久,所以对里世界也不太了解。

江雪问道:“你们二位来是?”

“奥,我们是想问一个事情,”昆仑成员说道:“昨天夜里有两名歹徒,其中一名逃离您住处之后,在小区里被人偷袭打断了腿部胫骨,您知道这是谁干的吗?不要担心,我们不是来追究法律责任的,就是想了解一下。”

庆尘的心一下子提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