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共赴圣山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田火舞在石牧娓娓述说之时,脸色一变再变,当听完所有话语后,脸上却露出了沉思的神色。

鼠巢被袭之事,她也略有耳闻,加上石牧所说之事丝丝入扣,不似伪造。

其自幼拜入天阴宗,师承极高,见多识广,也隐约听说过一些蛮族的这种诅咒之术。

此外,若石牧是敌人,刚刚也无需出手,只需看着她伤势爆发便可取了她的性命。

如此看来,确实是她自己太过武断,只凭一点推测,便立刻要辣手杀人。

想到此处,田火舞脸上红晕一闪而逝,又立刻问道:

“这些勉强能说的通,不过都是口头所言,你若是不能拿出一些证据,我还是无法相信你。”

“这……”石牧露出一丝难色,他确实拿不出任何实质上的证据。

“田师姐若是不相信石某的话,那也没有办法,石某这便告辞就是。”他心中微恼,语气也冷淡起来,当下便要转身朝着来时之路走去。

“等一下,将我的剑还给我。”田火舞目光微闪,玉手一伸。

石牧眉头微皱,拿起身旁的银色长剑,递到了她手中。

田火舞接过了剑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不过下一刻,她手腕忽的一抖,银色长剑化为一道银色幻影,疾若迅雷的点在了石牧胸口。

石牧豁然变色,身体瞬间倒射而出,落在了十丈之外,脸色铁青。

他的胸口巨蛇图腾的皮肤上赫然裂开一点伤口,鲜血渗出。

“田师姐,你这是何意?莫非真的想要和我动手?”石牧脸色一沉,寒声说道。

田火舞没有回答,剑身平举身前,眼神肃然的看着剑尖之上残留的一点血珠。

“你既然拿不出证据,那我便自己来看吧。”她淡淡一笑。

说着,其从怀里取出一颗拇指大小的珠子,仿佛是由一种透明玉石所制,珠身上面隐隐能看到一道道细不可闻的符文,竟是一件法器。

石牧脸上怒色收敛了一些,看着田火舞的举动,眉头一蹙。

随着田火舞口中念念有词,珠子表面开始散发出淡淡白光。

她手腕一抖,剑尖上的血珠滴落在了珠身上。

呲啦!

竟然发出水滴落在通红烙铁上的声音。

透明珠子上发出的白光忽的一变,变成了淡淡的灰光,与此同时珠身之中也浮现出一团灰色云雾状的东西,轻轻翻滚。

火舞看了片刻,点了点头,将珠子收了起来。

“你胸口的图腾确实蕴含了很深沉的诅咒之力,看来你刚刚所说的话都是真的,那个确实是某种诅咒巫术。”她开口说道。

石牧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石兄,真是非常抱歉。我也知道刚刚的举动非常失礼,只是我此刻身负重任,稍有差池便会导致一系列无法估量的后果,所以才对你多方试探,还请你原谅。”田火舞忽的对石牧深深躬身,行了一礼,歉意地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见田火舞诚恳的态度,石牧心中怒意消散不少,不动声色的问道。

“是这样的,我虽身为天阴宗弟子,同时还有另一个身份,却是大齐国公主……”田火舞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将三国外围岛屿的遭遇,以及自己由于身份特殊,奉联盟之命前去蛮族圣地谈判,还有路上遇袭的事情说了一下。

石牧听完脸色大变,这些时日他深处荒原,消息封闭,对于海族蠢蠢欲动,人族蛮族意图和谈的消息竟丝毫不知。

“看石兄的神情,某非对这些事情丝毫不知情吗?”火舞公主有些惊讶的问道。

“是的,在下数月前便进入蛮荒,那时还没有听到这些消息。”石牧脸上惊色缓缓收敛,开口说道,心中却考虑着这些事情对于他获取烈蛇部图腾之法有何影响。

火舞公主看石牧有些怔怔出神,脸上露出一丝迟疑,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地说道:

“刚刚小女子对师兄多有无礼之处,此刻再说什么都有些过分,不过小女子有个不情之请,不知石兄能否听我一言?”

石牧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地说道:“公主殿下身负重任,行事自然要小心谨慎,在下心胸也并非如此狭窄,有什么话还请直说吧。”

“石兄此刻也知道了,此次谈判的队伍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我一人,如今又身负重伤。此地距离蛮族圣山还有近一个月的路程,前途多舛,石兄既身为七宗弟子,不知能否护送我前去蛮族圣山,面见蛮族大祭司?”火舞公主语气诚恳地说道。

石牧听闻此话,眉头皱了起来,心潮翻滚。

会谈之事事关人族安危,加上自己本是大齐国人,护送火舞公主本是应当之事,只是一来一去,起码也要花掉其两个月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