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曾经说过,南湘就像是一个潘多拉魔盒。

没有人会去轻易地打开她。但是一旦盒盖开启,也没有人能够预言,里面究竟会跑出什么样的妖兽,草泥马或者娃娃鱼,蜘蛛侠还是白骨精,没有下限,上不封顶。

宫洺和南湘在思南公馆里吃饭这件事情,就像是在我的脑海里投下了一枚决胜性的核弹,和当年投向日本广岛长崎的原子弹一样,几天之后日本就挥舞着白旗投降了。此刻我残留的理智勉强哀号着,就像是尸横遍野的战场上,那最后一面苟延残喘不停扑腾着的战旗。

然而,我低估了南湘的杀伤力。

她在完成了这枚导弹的导航工作之后,又开来了一辆装甲车,它将千沟万壑的浴血战场,悠悠然地碾成了万里平地,我的理智在巨大的钢铁轮胎下,变成了一堆平整的沙。

她站起来,冲门外点了点头,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一身漆黑毛料西装的顾准,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走了进来。他走到座位上的时候,礼貌地挂断了电话,然后伸出手和宫洺相握。

——这是什么组合?

这是蔡依林、安妮宝贝、袁隆平三个人在一起的跳秧歌组合。

我回过头看我身边的人,顾里、唐宛如、崇光、卫海,每一个人的眼神都各不相同。虽然他们彼此心怀鬼胎,但他们都非常有默契地集体沉默着。

我只是觉得可惜了那天晚上的小牛排。

这家餐厅的牛排是出了名的——出了名的好吃,出了名的讲究,出了名的贵。你如果知道它的价格,你会觉得放在盘子里端上来的这一小块四四方方黑不溜秋的东西其实是一台iPhone4s。但是,我像一个厌食症患者一样,对面前众人趋之若鹜的精美食材毫无兴趣。我连自己刀叉下面正在切割的是牛肉还是芦笋,都分辨不出来,更别提像其他老饕一样闭目养神,将所有的视觉听觉全部封闭,只留下舌头的味觉和鼻子的嗅觉,来全方位感受面前的美食。

我的双眼牢牢地盯着左前方十米外的三个衣着讲究、举止得体、好看得不正常的人类,就如同一只丑陋的青蛙趴在草丛里,盯着草叶上三只翩然起舞的蝴蝶一样。

顾准和宫洺,都可以一起划到“苍白”这个词语下面,但不同的是,顾准像来人间找乐子的年轻死神,他从头到脚都披着黑暗的材质,头发漆黑、瞳孔漆黑、睫毛浓密的双眼漆黑,一身西装像要把他拖进另外一个世界的夜色里。他年轻而饱满的白皙肌肤在这些漆黑之下,被衬托得仿佛山脉顶上最浅的那层皓白新雪,他嘴角神秘的微笑里带有一丝让人不寒而栗的优雅,他就像一个穿着黑羊硬毛料西装、把镰刀藏起来了的死神。而宫洺苍白瘦削的面容,透露出来的,却是一种孱弱的美。他的头发柔软,眉眼深邃得太过迷人,因此少了很多杀伤力,而且他的眼角在偶尔微笑的时候,会显露出成熟男人特有的细小皱纹,这是顾准这种仿佛刚刚出炉的干净瓷胎无法具备的岁月的光影,他的嘴唇永远像含着一朵紫金花般有一种微妙而诱人的开合,他的头发在光线下泛出一种优雅的橡木色,仿佛一杯浓郁的丝缎咖啡。他像一个裹在灰色柔软山羊绒里的、收拢着翅膀、眉宇间永远笼罩着忧伤的大天使。

而南湘呢?她可以是任何人。

她可以是裹在黑色长袍里的复仇女神,用眼里漆黑的甘泉滋生万物心里狂热的复仇;她也可以是大地女神盖亚,她可以紧随夜之女神之后横空出世,创造大地、天空和海洋,她是世界的缔造者之一。

她可以是潘多拉,她也可以是雅典娜。她风情万种,面具无限。

我觉得我如果花点心思,应该能弄懂顾里。但我穷尽毕生力气,也搞不定南湘。

我并不清楚身边几个人是怀着怎样一种心情用餐的。世界上那些古往今来的著名饭局,从最后的晚餐,到鸿门宴,从蒂凡尼的早餐,到涂佛之席,更有精神病一样的石崇宴客,我想之后应该还要加上一个思南公馆的晚宴。

宫洺抬起头的时候,终于看到了我们。昏暗的灯光让他有一点不确定,特别是正对着他的人是唐宛如,我想他在开始的几秒钟,一定觉得自己产生了幻觉。但崇光举起手,冲他轻轻地做了个手势。崇光站起来,他可能需要走过去打个招呼,他低头用目光询问了一下我身边的顾里,顾里点点头,然后转头也示意我。

我在顾里的示意下,拉开椅子站了起来。

短短十米的距离,我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心态。这个世界上永远存在着一些绝对让你举步维艰的路途,几米方寸之地,就足够要了你的老命。比如走上绞刑架的最后一段台阶,比如登基加冕时王座前的七步石级,比如婚礼殿堂的那一段如血的红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