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85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易遥赶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上午最后一节课了,易遥费力地把自行车停进满满当当几乎要扑出来的车棚,拔下钥匙往教室赶。

所有的学生都在上课,只有从教室里零星飘出来的老师讲解的声音回荡在空寂的校园里。曾经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在寂静的校园,连树叶晃动,都能听到清晰的回声。

整个校园像是一座废弃的白色医院。

易遥走到教室门口,喊了报告。

老师转过脸来,从易遥背着的书包领悟到原来这不是“这节课迟到的学生”而是“今天旷课一上午”的学生。于是脸色变得格外难看。停下来讲了几句,才让易遥进来上课。

易遥走到座位上,刚想从肩膀上取下书包的双手停在一半,目光牢牢地钉在课桌上没办法移开。过了一会儿,易遥猛地转过身来,对唐小米吼:“唐小米,把你的桌子给我换回来!”

所有人包括老师在内都被易遥的声音吓了一跳,在最初几秒的错愕过去之后,老师的脸涨得通红,“易遥你给我坐下!现在在上课你吼什么!”

唐小米慌忙地站起来,支吾着解释:“对不起,老师,是我的错,我以为今天易遥不来上课,就临时把我被别人弄脏的桌子和她换了一下。”然后回过头,对易遥弯腰点了点头表示抱歉,“我现在就和你换回来。”

唐小米把弄脏的桌子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正准备坐下,然后突然恍然大悟般地抬起头:“咦?你怎么知道这桌子是我的啊?”

坐下来的易遥突然僵直了后背。

没办法转头。或者说不用转头,都可以想象得出那样一张充满了纯真疑惑的面容。

也可以想象,这样的一张面容,在周围此起彼伏的“哦……”,“啊?”,“恩……”的各种情绪的单音节词里,是怎么样慢慢地变成一张得意而骄傲的脸,像一面胜利的旗帜一样,在某个制高点上迎风招展,猎猎作响。

齐铭低着头,连抬头的力量都没有。

窗外是春寒料峭的天空。呼啸的风声,隔着玻璃,清晰地刮过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