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40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易遥做好饭。关掉抽油烟的排风扇。把两盘菜端到桌子上。

她走到母亲房间里,小声地喊,“妈,我饭做好了。”

房间里寂静一片。母亲躺在床上,黑暗里可以看到背对着自己。

“妈……”易遥张了张口,一个枕头从床上用力地砸过来,重重地撞到自己脸上。

“我不吃!你去吃!你一个人给我吃完!别他妈再给我装娇弱昏倒。我没那么多钱给你昏。我上辈子欠你的!”

易遥拿着碗,往嘴里一口一口扒着饭。

卧室里时不时地传出一两声“你怎么不去死”,“死了干净”。那些话传进耳朵里,然后迅速像是温热而刺痛的液体流向心脏。

桌上的两盘菜几乎没有动过。已经不再冒热气了。冬天的饭菜凉得特别快。

易遥伸手摸摸火辣辣的脸,结果摸到一手黏糊糊的血。

被擦破皮的伤口被母亲的两个耳光打得又开始流血了。

易遥走进厕所,找了张干净的毛巾,从热水瓶里倒出热水,浸湿了毛巾,慢慢地擦着脸上粘粘的血。

眼睛发热。

易遥抬起手揉向眼睛,从外眼角揉向鼻梁。

滚烫的眼泪越揉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