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24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黑暗里易遥一动不动,甚至没有出声。

林华凤拉亮了灯,光线下,易遥脸上红色的手指印突突地跳动在视网膜上。

“你哑巴了你?你说话!”又是一耳光。

易遥没站稳,朝门那边摔过去。

她还是没有动。

过了一会儿,易遥的肩膀抽动了两下。她说,妈,你看到我不见了,会去找我吗?

“找你?”林华凤声音高了八度,“你最好死在外面,我管都不会管你,你最好死了也别来找我!”

那种心痛。绵延在太阳穴上。刚刚被撞过的地方发出钝重的痛来。

仅仅在一个小时之内,自己的父亲对自己说,你别来找我。

母亲对自己说,你死了也别来找我。

易遥摸着自己的肚子,心里说,你傻啊,你干嘛来找我。

易遥扶着墙站起来,她擦了擦额头上的雪水,放下手来才发现是血。

她说,妈,以后我谁都不找了。我不找你,我也不找我爸。我自生自灭吧。

“你去找你爸了?”林华凤的眼睛里突然像是被风吹灭了蜡烛般地黑下去。

易遥“恩”了一声,刚抬起头,还没看清楚,就感觉到林华凤朝自己扑过来,像是疯了一般地扯起自己的头发朝墙上撞过去。

齐铭按亮房间的灯,从床上坐起来。

窗外传来易遥家的声响。他打开窗,寒气像飓风般地朝屋子里倒灌进来。一起进来的还有对面人家的尖叫。

林华凤的声音尖锐地在弄堂狭小的走廊里回荡着。

“你这个贱货!你去找他啊!你以为他要你啊!你个贱人!”

“那个男人有什么好?啊?你滚啊你!你滚出去!你滚到他那里去啊,你还死回来干什么!”

还有易遥的声音,哭喊着,所有的声音都只有一个字,悲伤的,痛苦的,愤怒的,求饶的,喊着“妈——”

齐铭坐在床上,太阳穴像针刺着一样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