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刚你一直在打电话,他打不进来。”蓝诀回答。

“哦,那你就告诉他就说可以,让他定了地方告诉我吧,我马上过去找他。”顾里拿着一根芹菜端详着(……),然后又说:“你和我一起去吧,我单独面对这个祖宗我压力太大。”

“好的。”蓝诀拿起电话,开始给Neil回电。

顾里回过头继续看着开架冷藏柜里那些新鲜的蔬菜。刚要拿起一盒沙拉,结果被闪光灯照花了眼睛。

顾里回过头,看见一个年轻人抱歉地对自己笑笑,他正在帮自己的女朋友拍照。

顾里忍了,别扭地回过头。虽然这里的一小盒小番茄价格可以在农贸市场买一个座小山堆数量的小番茄,但是说到底,这也只是个超市。

“有必要在超市里留念吗?!”

蓝诀打完电话之后,看了看背对自己的顾里,然后拿出手机,编写了一条短信发送了出去。“等一下我也来。:)”

而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上海的两个疯子,一个顾里,一个顾源。此刻都在这样的鬼地方。

顾源已经在久光百货楼下的超市里,持续不停地往他的购物篮里丢了很多日本的糖果和茶。

当他犹豫着要不要买一盒来自日本的299块的木糖醇口香糖时,电话响了,顾里来电。他接起来,刚说了两句,就听见身边快门卡擦卡擦喀嚓喀嚓的声音。他有点莫名其妙地回过头,看见一个年轻男子正尴尬地放下手里的相机。顾源扬了扬眉毛,做了个“你拍照干嘛吗”的表情问对方,对方尴尬地笑笑,停了会儿说:“我们是模特公司的,先生您特别上镜,有兴趣做模特么?”

顾源摆了摆手,转身继续和顾里打电话。

Neil开着他的小跑车,朝巨鹿路开去。他定了吃饭的餐厅。

穿过路口的时候,他本来在看手机的短信,脸上的笑容还没消失,就突然被闪光灯耀到了眼睛。

“不会吧?这么倒霉?我刚闯红灯被拍了?”

Neil有点郁闷地回过头看刚刚的路口,明明是绿灯的啊,怪了。

而傍晚天还没黑的时候,我和南湘就在酒店的门口,看见了顾里的那辆黑色轿车。同她一起下车的,还有积雨云一般的如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如如今天看起来很飘逸。

而当晚的温泉小聚,因为有了唐宛如的加入,而彻底变成了一场群口相声。

夜色弥漫的露天温泉里,南湘和顾里幽幽地泡在水里。她们把头发挽成极其漂亮的一个发髻,肩膀以下浸泡在水里,清秀的锁骨在雾气里若隐若现。衬着她们身后的假山飞瀑,花草婀娜,我真觉得她们两个美若天仙,就像是峨眉山里修炼的白素贞和小青一样。

而我身边的唐宛如呢,一张条白毛巾粗野地捆在头顶,包得像一个陕西壮汉,她死四仰八叉地躺在一块石头上,她头顶一股瀑布垂直落下,哗啦啦地砸在她的胸口,水花四溅(……),而她闭目养神地躺在瀑布下面一动不动地闭目养神……这样的场景真是看得我忧心忡忡。

中途南湘和顾里要了香槟,一个木头的水桶浮在水面上,水桶里装着冰块,一瓶香槟插在冰块里。南湘和顾里优雅地倒着酒,并且把四个高脚杯放在一块平坦的木头浮盘上,在水面轻轻地推来推去。她们两个的动作太过优雅而宁静,看得我这个女人都怦然心动。

更何况我身边有唐宛如这个陕西壮汉。她一边用毛巾哗啦啦往自己身上浇水,像在澡堂洗澡一样,一边对我叹气说:“你看她们两个,太优雅了,太迷人了,像两只天鹅。对比下起来我们两个简直像是两只泡在热水里的海狸鼠。”

我伸出食指摇了摇,说:“你是你,我是我,没有我们。”说完我轻轻接过南湘推过来的漂浮着的托盘,拿下一杯香槟,同样优雅地喝起来。

唐宛如看得心旷神怡,挣扎着朝水桶扑过去,也从浮盘上拿起一杯,用一种怪力乱神的姿势站立在温泉池里,仰头猛喝了一口,然后娇羞地把那个装香槟的桶推回给顾里。

在唐宛如轻轻一推之后,那个桶咕咚一声翻了过去,连杯子带酒加冰块,一古股脑儿翻沉到水下去了。

我和、南湘、顾里我们三个人盯着咕噜咕嘟咕嘟咕噜冒泡的那一处水面,久久不能言语。大概过了十几秒钟之后,我们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当作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此情此景,令唐宛如情何以堪,于是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侧身一头扑在旁边的假山上哭泣,“这也太欺负人了呀!”

但她这一下动静太大,在安静的露天温泉里显得太过突兀,于是我们都看到了一个刚好路过我们旁边的送饮料的服务生“咣当”一声撞在路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