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进入十月之后,气温也迅速地在下降。

上海没有秋天。往往是夏天一过去,下几场大雨,然后整个城市就开始飕飕地冒寒气。冬天迅速地在地上打几个滚,于是一切都变成冷冰冰的样子。

隔着玻璃往外望的时候,我都在怀疑凌晨的时候地面会不会结冰。

窗外的雨带来的寒气,从打开的窗户里涌进来。我走到窗户边上,把窗子关起来,然后缩在窗台上,把脸贴着玻璃往外面看。那些黄色的街灯,隔着水淋淋的玻璃,像是弄脏的油彩。

我想念南湘。

她整整两个月都没有联系我了。她像是突然就离开我的生命,在我漫长的二十几年里,第一次这么彻底地消失了。

很多的时候,我们的人生,就像是电影里配乐的叙事片段。镜头从我们身上一个一个地切过去,然后转了一圈,又切回来。没有对白,没有台词,我们沉默地出现在这些被音乐覆盖着的镜头里。

我们在同一个时间里,在同一段哀伤的配乐之下,各自生活在这个小小的星球上。

这样悲伤的我们。

音乐从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流淌过去,就像是雨水覆盖在我们的岁月之上。

在那些如同流水一样起伏的音乐中,简溪站在浴室里,靠着墙没有动,手上拿着哗啦啦正在往外冲水的莲蓬头,水沿着地面迅速地流进下水道。热气腾腾的雾气中,他的眼圈通红,他抬起手擦掉脸上的水。

而房间里的Neil,从衣柜里翻出一件厚厚的带着毛领子的白色羽绒服。

他把它裹在身上,然后站在镜子前。

他身后地音箱里,那个唱歌地男人又开始唱起下一首悲伤的歌曲。

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镜子前。像一个毛茸茸的大笨熊。

他的眼睛里。涌出了两行滚烫的眼泪。

“I_miss_you!”Neil望着镜子里那个毛茸茸的自己,满眼都是通红的血丝,“Imissyou!”

大雨均匀地飘洒在整个日渐寒冷地上海。

深夜的街头,很多人穿起了长外套。打着伞的人冷漠地行走在路灯的光明下,然后慢慢地走进黑暗里。

顾源把车停在顾里家的楼下。车上放着音乐,是《我们的日子》里的电影插曲。里面有一段钢琴独奏,他特别喜欢。

密密麻麻的雨飘落在挡风玻璃上。雨刷孤单地来来回回,在安静的夜里,发出单调地声音来。

他抬起头望着顾里家亮起的一盏黄色灯光,突然觉得很孤单。他想上去拥抱顾里。把那个强势地她,冷漠的她,拥抱在自己温暖的怀抱里。

雨点在湖面上打出一个又一个涟漪。

辽阔的黑色湖面,有几团路灯的光晕倒映在上面,像童话电影里湖底发出亮光的珍珠。

崇光坐在地板上,身上披着医院白色的被子。他靠着落地窗的玻璃。看外面连绵不断地雨丝被风吹成长线,斜斜地交错在寂寞的天地里。

身后的电视机上。屏幕花花地亮着,画面停留在游戏的结束画面,巨大地红色

“GAMEOVER”闪来闪去。他把脸埋进被子里。

顾里在门口把鞋子上地水甩干净了之后,才打开家里的门。

客厅里没有亮灯,只有餐厅里亮着。

顾里把包和钥匙放在沙发上,走进去,然后看见长长地餐桌上,母亲一个人坐在其中一端。桌子上摆满了菜肴。从这头摆到了那头。她穿着旧的睡衣,盘着头发,脸上没有任何妆,简简单单地坐在餐桌的尽头。看见顾里的时候。她抬起了头。

隔着长长的餐桌,无数的餐盘。她们安静地彼此对视。

微弱的灯光透过窗户,照出一小团密密麻麻往下坠落的雨点。顾里走过去,拉开她旁边的那张凳子,坐了下来。

林衣兰的眼圈红了。她放下刀叉,抬起手捂住了脸,最终还是忍不住小声地哭了起来。

顾里拿起桌子上早就冷掉了的菜,起身走进厨房,把每一盘菜都加热了之后,重新端回来。

她拿起刀叉,和林衣兰一起开始吃晚餐。

宫在家里,往他黑色的L旅行包里塞衣服、杂志、书、驰里。

他穿过冷雨里寂寞的上海夜晚,穿过医院的大门。

他下车后没有打伞,沉默地走在连绵的细雨里,在医院护士们的窃窃私语下,穿过医院的走廊,走到崇光的房间。

他推开门的时候,崇光把头从被子里抬起来。

他放下包,把里面带给崇光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拿出来,挂在衣柜里。把杂志和书,放到床头柜边上。然后把几张新的游戏光碟,放到了电视机的旁边。

崇光红着眼睛,看着沉默不语的宫。

“哥哥。”崇光坐在地上,用沙哑的声音叫他。

宫转过身来,通红的眼眶里,闪动的眼泪,像是窗外湖面黄色的光晕。

他放下手里的杂志,走到崇光身边,在地板上坐下来。

崇光把被子分一些给他,他裹进去,伸过手揽过自己的弟弟。他黑色西装上,湿淋淋的,是外面寒冷的大雨。

南湘一只手撑在厕所的洗手池边上,一只手拧开水龙头,把刚刚自己呕吐出来的一

堆烂泥一样的东西冲进下水道。她抬起头,看着镜子里披头散发、醉醺醺的自己。厕所里有一小块窗户,可以看见外面的雨。可是厕所外震天响的电子舞曲,淹没了所有的雨声。她翻开自己手机的屏幕,背景上四个女生的面容,那么年轻,那么美好。她用水洗了一把脸,看着镜子里湿淋淋的自己,哽咽起来。

顾源站在车边上,撑着伞,等着从楼上走下来的顾里。顾里小跑几步,从门厅的屋檐下走到顾源的伞里。她抬起头,捧着顾源的脸,把眼泪吻在他的脸上。他用没有撑伞的那只手,用力地把她抱紧在自己的胸膛。伞外是一整片庞然而又安静的雨水。

一整个小小的宇宙里。

有一个小小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