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二天早上,我顶着一夜噩梦造成的黑眼圈坐在餐桌前面,和他们一起吃早餐。

我看着面前恩爱的顾里顾源,你喂我一口燕麦面包,我喂你一口牛奶,隔夜的饭都快涌到喉咙口了。我在桌子下面踢了踢顾里,问她:“你们两个,怎么和好的?之前弄得天翻地覆的,你恨不得把我拖进压路机下面,我恨不得把你从金茂顶上推下去,现在搞得跟安徒生童话似的。”

顾里冲我鬼祟地笑:“林萧,你想知道为什么么?因为顾源他答应……”

顾里还没说完,顾源就直接捂住了她的嘴:“Ohshup!”不过被捂住嘴的顾里,依然眉飞色舞地用眼神和眉毛暗示着我。

“哦你!!!顾源,你不会是答应了我双手捂住了脸尖叫着。顾源脸都快黑了。

但我的幸灾乐祸只持续了一两分钟,就被忧愁取代了。

我在想着几个小时之后,自己会不会被《M.E》的保安当场射杀。

“如果我下班后还没有回来,也没有给你打电话的话,记得看我的抽屉,里面有我的遗嘱,上面写得很清楚:如果我死了,凶手是顾里。PS.我爱简溪。”我在出门之前咬牙切齿地对他们说。

我一边咬着面包一边开门的时候,恶狠狠地对着餐桌上的他们几个说:“再见!黄鼠狼!”

顾里顾源和Neil都没抬起头,没有人回应我,过了会儿,顾里头也不抬地对唐宛如说:“林萧叫你呢。”

唐宛如抬起头,一张受到惊吓的脸。

我彻底地被挫败了,摔门咆哮而去。

这种情绪一直到我上了出租车都还没有消失,那司机对我说:“姐姐。你不是要打劫我吧?”

这种忧心忡忡的情绪一直到我帮宫搅拌他从日本新带回来的一种诡异的绿颜色的咖啡时。都还没有消散。我觉得自己胸口里一直有一只白耗子挠来挠去地,当然,这只白耗子姓顾,并且穿着Gucci地小靴子,它尖牙利爪的,我心都累了。

我哆嗦着端着咖啡,精神恍惚而又焦躁地推开宫办公室的大门。结果里面一张陌生的从来没有见过的英俊笑脸,抬起头来对我说:“早啊。”

我连声说着对不起走错了,关门出来。我的神经已经错乱到了走错房间的地步,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估计再折腾一会儿,我就会直接冲到宫面前,让他帮我把桌子擦一下了。

我关门后转身离开,结果一抬头就看见对面地Kitty疑惑地看着我,我回过头。清楚地看见门上写的“宫”两个字。

我受到了惊吓。

当我再一次哆嗦着推开门的时候,办公桌后依然是那张英俊美好得如同幻觉的笑脸。宫咧起嘴角,露出一排像是拍广告一般的整齐白牙齿,对我灿烂地微笑着,嘴角上还有一个小小的酒窝。他狭长的眼睛半眯起来,长长的睫毛上洒着窗外金色的阳光,用一种听上去像是秋天傍晚地阳光般暖洋洋的声音对我说:“你今天看起来气色很好啊。”

我放下咖啡,一声不吭地转身出去了。

我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问Kitty你有药么?我病得不轻。”

Kitty身站起来。拿着一叠文件进去找宫。路过我办公桌地时候,丢了一瓶药给我,我拿起来看了看,维他命C。我谢谢她。

宫看见走进来的Kitty满脸抱怨的脸色。

“我真的必须这么做么?奉承我的助理?你今天看起来气色很好啊。ThnkGod我看起来比肯德基里卖鸡腿的店员都要和蔼可亲。”当宫再一次地模拟完自己刚刚那种温暖夕阳般的语调之后,他忍不住着实恶心了一下。“我胃酸都要涌上来了。”“您辛苦了!”Kitty一脸沉痛,弯腰双手递上一杯黑色的汁水,“这是您叫我准备地胃药。”

宫用只剩下眼白的不屑目光,接过来,皱着眉头喝了下去。

“您继续加油。”Kitty继续弯腰低头。

宫把喝光的空杯子随手丢在办公桌上,深吸了一口气,翻了个白眼,朝外面走,拉开门之前,他在胸口上画了个十字。

于是,接下来的一整天里,这个世界彻底地癫狂错乱了。

第一次,宫从他地办公桌旁起身走出来,看了看我,甜甜地笑着,他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只手拿着咖啡杯,又温暖又英俊,他对我说:“累了就休息一会儿哦。我房间地长沙发你可以用。”他浓黑的眉毛像两把小匕首一样,英气挺拔。

第二次,宫在出来看完Kitty给他地关于下个月他的工作通告安排之后,拍拍我的肩膀,然后放了一杯咖啡在我面前,“我从日本带回来的,听说是那边特有的风味。你试试看。”我抬起头看见他的酒窝,镶嵌在他那张精致得没有瑕疵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