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上海的市中心,找到一套让自己满意的公寓。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其难度并不亚于找到一个可以结婚的好男人。

而要在上海市中心的中心静安区找到一套让自己满意的公寓,则是一件更加困难的事情,其难度类似于找到一个可以结婚的好男人,并且他婚后不会出轨,或者出柜。

这是所有上海人公认的定律、

而我们的顾里小姐,他人生存在意义的一条,就是把这些公认的定律踩在脚下——当然,尽管有的时候他这样做,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完美。

比如,他陪我上中国古代文学的选修课时,非要和老师纠缠纳兰性德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他的理由就是“你看这个名字,又纳,又兰的,怎么可能是个男的,”争论到最后,他在鉄一般的事实面前败下阵来,但依然翻着白眼拼死挽回面子:“那他就一定是gay!”在老师气的吹胡子瞪眼,就差直接晕过去时,顾里又在她的胸口补上了致命的一枪:他把纳兰性德的名字,念成了纳兰德行,我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自我催眠,这是他的一时口误,他不是唐宛如,他不是唐宛如。

当然,这都是题外话了。

顾里同学轻描淡写的就在南静安的别墅区里,找到了一栋楼上楼下一共六间房,外加两个卫生间,一个餐厅,一个客厅。外加一个储藏室的欧式别墅,当顾里小姐领着我上下一圈逛下来这后,我一直在拍自己的头,难以相信自己就要住在这样一个地方了。干净的小阳台,上层尖顶的阁楼,干净的木质地板,纯白色的欧式古典门框和梁柱。并且,最重要的是,我们就在恒隆的正对面,仅仅隔着一条南京西路,推开窗就可以看见LV放在外墙玻璃窗里的最新款包包——当然,我只需要走进顾里的房间就额可以看见了,anyway,这简直太让人振奋了。

“请给我一个耳光。我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我摁着胸口,

顾里听到后二话没说,迅速的一边撩袖子,一边朝我走来,

“请不要这样!”我捂着胸口的手迅速拿起来捂住了脸。

第二天早上,我和简溪两个人拖着我的四个巨大无比的箱子筋疲力尽的到达新家门口时,遇见了扶着胸口激动地无法说话的唐宛如,走进他的时候,我听见他喃喃自语:“哦我的天哪,我觉得自己想一个公主,”于是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温柔而又善意的打断了他:“Heywakeup”

他的激动在转过头看见我之后就迅速地被愤怒代替了:“凭什么你有四个箱子的行李而我只有一个包。”她只了指自己背上的那个包,然后又指着我和简溪脚边的四个大箱子,

我走过去握着她的手安慰她:“亲爱德,你要知道,如果我有你这么强壮我也一定会只装一个包就扛过来了,问题是,一个包太大,我扛不动,话说回来,你背后背的这个玩意算什么?要不说他是一个包的话,从远处看过来还以为你扛这一口锅炉……”

正说着,一颗硕大的货车近乎癫狂的在门口刹车停下,顾里的高跟鞋咔哒咔哒的想起来,她穿着一件灰色连衣裙样式的毛衣的一双灰色的鹿皮高跟短靴,手上立着一个小小的白色普拉达包,而身后的货车后门轰然打开了,一整车厢的箱子,车上下来了一群穿着白色制服的搬运工人,跟在他的身后,我身后的唐宛如发出了一声难以形容的惨叫……

顾里经过我的身边,看了看简溪和我身边的四个箱子,用一种混合着鄙视和怜悯,但稍许还是带着那么一丝同情的声音诚恳的对我爱说,“林萧,说真的,如果有一天我把lucy从家里赶出去,他的东西都会比你得多……”然后,她“则啧啧啧啧”的,完全不顾我和简溪想要杀死他的眼神,嘲大门走去。‘

路过唐宛如的时候,他瞄了瞄唐宛如背上可怜的唯一一包行李,然后又上下打量了起来,反复了10秒钟之后。镇定而平静的说了一句:“你好”(……)就目不斜视的走去打开大门,唐宛如目瞪口呆,他转过头来望向我和简溪的时候,我们都头以同情的目光,说实话,他有勇气坚持后到现在,不容易。

顾里一边对搬运工人说着“白色的箱子放进储藏室,暂时不要打开;黄色的箱子放在客厅里。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绿色的纸箱里都是衣服,放到我的卧室就行了,“一边对着我和唐宛如不断的进行着身体和心灵的双重侮辱。

“哦林萧,别,真的,别。我觉得那个玩意不吉利,看上去就很诡异,相信我别放在这里”(事实上,这个时候我正准备吧简溪送我的那只小丑鱼公仔放在客厅的沙发靠背上,……)或者“唐宛如,你的这个碗也太大了,你用来吃什么的?”(事实上,唐宛如刚刚拿出他的洗脚盆准备放到厕所里去……当然,我可以原谅顾里,因为他的人生里没有看见过洗脚盆长什么样子。)以及“林萧,这条内裤是简溪的吧,怎么在你的箱子里,什么?你什么时候屁股长这么大了?而且哪家天杀的品牌竟然把女性内裤做成boxer款式?缺德!”(我肆无忌惮疯狂地当着一屋子沉默不语的搬运工人重他怒吼:“那明明是三角的!”)当然,最后的高潮爆发在了唐宛如的身上,“唐宛如。这个到底是你的胸罩还是什么?看起来怎么像一件体恤?”我听见厨房里一声轰然倒地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