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然而,我们都没有预料到当晚的高潮,其实并不是诞生在唐宛如身上——若果是,也就好了。当我们在计划着怎么把唐宛如从我们这个房间弄出去的时候,我们房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气质高贵,穿着黑色礼服的女人,看上去三十多的样子,优雅的走了进来。

顾里摆出那张计算机的脸,标志的微笑着:“Hi,Mia!”

而对面的Neil,冷冷地说:“Getout!”

Mia一点也没有生气,微笑着说:“IjustwannasayhappybirthdaytoLily.SureI'llgetoutafterthat.”

Neil放下刀叉,用餐巾擦了擦嘴:“Idon'twannaberude,butwillyou!please!fuckoff!rightnow!”

顾里吧餐巾朝Neil扔过去,她的脸涨得通红:“Don'tbesushanasshole!”

Neil没有回答,压抑着自己的怒气。

不过Mia迅速的为大家解围:“Heisnotanasshole.Hejustlikeit.”

那一瞬间,整个房间鸦雀无声。除了唐宛如,我们所有的人都几乎听懂了这句暗示。大家的动作都停留在刚刚切菜的样子。谁都没有说话,甚至连唐宛如,她并没有听懂,但是她也被整个恐怖的气场震得不敢说话了。

对于这样的场景,显然Mia早就料到了。所以他理所当然的“惊讶”的说:“Ohmygod.Neil,youhaven'ttoldLilythatyouaregay,doyou?”

在看见Neil和顾里苍白的脸色之后,Mia心满意足地说:“I'dbettergonow.”说完她转身拉开门出去了,留下一屋子死气沉沉的人。

“WhyyouletmeknowthisfromMiabutnotyou?Whyyoudon'ttellme!”顾里显然被刺激到了,她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Neil朝椅子后背一靠,冷笑着:“When?Where?Atyourparty,infrontofallthepeople?Yes,thatisreallynotweiredatall!”

我和南湘都不敢说话。我们没有预想到事态会变得这么难堪。简溪在我身边,从桌子下面悄悄握住我的手。

我刚想说点什么来转换这个尴尬的气氛,Neil接着说:“Youwannaknowmore?Ok,IreallywanttosharemylifewithyouthatIam……”

“Shutup!”我冲Neil大声的吼了一句,“你放过你姐姐吧!”我几乎可以肯定Neil等下脱口而出的就是“Iamseeingyourex-boyfriend.”

所有人都被我的声音惊呆了。说实话,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弄成这样的局面。只是当我抬起头看向顾里的时候,她冰冷冷的眼神看着我,想在质问一个犯人一样:“林萧,你早就知道了?”

我不敢说话,我没有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去告诉她我看见了顾源和Neil的接吻。我神过手去抓住她,“顾里,我是不想让你伤心,我本来想……”

“你省省吧,你有这个力气不如先管好你的简溪别和别的女人乱搞。”顾里甩开我的手。

桌子下面,握着我另外那只手的简溪。突然松开了他的手。他平静的望着桌上谁吃的菜肴,水晶灯的光芒映照在他的眼睛里。

高级的定制礼服,男人们闪亮的鳄鱼皮鞋,闪烁着高贵颜色的红酒杯在裙角鬓影中穿梭着。英文和中文互相交换着,在空气里回响。彼此的恭维,谄媚,讽刺,钩心斗角,在房间外面的大厅里交错上演。

而没有人知道,房间里面,是世界末日般绝望的气氛。

我坐在座位上,悄悄的流着眼泪。顾里若无其事地继续吃东西。整个房间没有一个人讲话。所有人都沉默着。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已经支离破碎的局面。

而这个时候,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哟,大家都在啊。”穿着牛仔裤的席城,笑嘻嘻的走了进来,慢慢的在南湘身边坐下来。

顾里的眼睛里,是闪烁的匕首一样的怨毒。

当我们都认为,人生已经出现坏的不能再坏的局面的时候,上帝总有办法超越我们的想象,把一切弄得更加腐烂。我们这群人,从小一起,分享着彼此的秘密、喜悦、悲伤、痛苦。

就像今天一样,我们欢聚在一起,众星捧月般的围绕着顾里,在她生日的这样欢乐的时刻,一同见证她人生最阴暗的肮脏——从此她走向阴冷的深渊,被黑暗吞噬的尸骨无存。

南湘咳嗽了两下,拿起红酒杯,打破了及其难堪的尴尬。

“我们欢聚在一起,为我们从小到大的好朋友顾里,庆祝她的生日,我从小像是被恶心和黑暗的怨灵所光顾,经历很多很多绝望的时刻。而带给我最多黑暗和伤害的,就是坐在我身边的这位席城。”

说完,她站起来走向顾里,站在他的身边:“无论别人认为顾里有多么冷酷、不近人情。但是我知道,顾里的内心是滚烫的,所以,她才会那样奋不顾身的想要拯救我——或者说想要分担我的痛苦,甚至顶替我的痛苦,所以,她也和我一样,和席城上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