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之后的几天,我也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我决定重新原谅简溪。

无论他到底和林泉是什么关系,也无论他是否和林泉接吻了,我都觉得没有关系。因为我总是不断的回想起顾里红肿着眼睛对我说“每个人都有一次被原谅的权利”的样子。而且,我每天都会梦见这些年和简溪一起走过来的日子。他温柔的,永恒的,近乎覆盖性的爱。手机里他的照片依然停留在高中时清新的模样,像一个刚刚走上T台的小模特,稚嫩的,同时又英气勃发。

在某一个傍晚,我和他走在他们学校的操场看台上。我抱住了他。我对他说了之前我内心对他的怨恨,和我那些阴暗的龌龊的想法。

他哭了。

他抱着我,对我说他都知道的。早就知道了。在每一次我看向他的目光里,他都可以感受到怨恨,感受到绝望,感受到我扭曲了的心。但他也一直都没有说。他想,他可以用漫长的一生,来包裹住我的伤口。

他红了一圈的眼眶,像是动画片里的狸猫。后来他低下头和我接吻。

依然是漫长的窒息的清香。来自他的体魄。

随后的几天里,我们被一年一度的重大防空警报所持续困扰——顾里的生日到了。

每一年的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处于一种焦虑而惊恐的情绪里,唐宛如除外。因为她在几次三番遭到了顾里的打击和讥笑之后,已经不再为顾里的生日礼物费心了,她的应对政策,就是让我和南湘烦心,她每次都给我们一个预算,然后让我和南湘帮她挑选礼物。说实话,她这招简直太阴毒了,我宁愿去越南拆地雷,我也不想干这个事情。

而顾里每天雷打不动的事情,就是拿着手机,对着她在MOLESKINS笔记本上写下来的那些条条款款,一字一句的和所有人核对。

“每位客人的鹅肝是四盎司!我想问一下你准备十盎司,你是企图用来饲养什么?”

“我觉得餐桌上还是不要摆上白色的蜡烛台和镜框了,这毕竟不是一个葬礼,你觉得呢?”

“为什么你们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搞不定呢?什么?我是你们餐厅有史以来最恐怖的客人?那不可能,这么说实在太没根据了。”

“妈,看在白娘子和财神爷的份上,你可不可以不要穿那件几乎要把整个乳房都甩在外面的礼服出席我的生日?我都怀疑你吃饭的时候需要把你的胸部放在餐桌上。”

“爸,如果你当天不赶回来参加我的生日,我就会把你书房里的雪茄,全部剪成一厘米一节的玩意儿。开玩笑?哦不,我是认真的。你什么时候见我开过玩笑了?”

“Lucy,为什么我的那件小礼服上会有狗毛?”

“Neil,你如果再敢送我芍药花的话……你当然有送过我芍药花!而且,你还在卡片上写了‘你就像一颗芍药’,你知道为此唐宛如成功翻身了多少次吗?”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着,我觉得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全上海的高级餐厅,都会在每年的8月18号这一天,纷纷关门避风头,而且顾里的名字应该会出现在所有餐厅的黑名单上。而当我们几个坐在食堂里喝着黑米粥的时候,顾里总算是出现了多少天以来少有的安静。难得的是顾源也在。

更难得的是许久没有露面的南湘,神出鬼没般的坐在我的边上,鬼祟的问我:“你有没有觉得周围一下子安静了起来?我明天准备去看看医生,我听觉应该下降了……”

当然,换来的是顾里的白眼和讥讽:“你那里不下降,你瘦的都快成生鱼片了,你胸口那两颗迟早咣铛一声掉下来。”

南湘低下头,默默地喝粥,小声的问我:“唐宛如呢?唐宛如呢?我需要她。”

正说着,唐宛如从远处飞快地飘了过来,以前是一朵硕大的积雨云,现在像一颗粉红色的小,跳跃着,跳跃着,扑通一声落在我们餐桌上。

我们纷纷放下了手里的粥,突然感觉饱了。

正当我们准备起立,纷纷找借口鸟兽散的时候,我们看见唐宛如身后站了一个幽怨的女人,她脸色发黑,感觉像是背后灵。我、南湘、顾里,我们三个同时抬起手,指着唐宛如的背后。

凭着多年的默契,唐宛如迅速心领神会:“哎呀,你们也看出来我变漂亮了呀,别这样说,我只是有女人味了些。”

顾里二话没说拉开椅子站起来走了。

刚走两步,就听见唐宛如杀猪一样的尖叫了起来,这和她刚刚所说的女人味简直差了三个时区。

站在背后的那个女人,抓起唐宛如的头发,双眼发红的大声说:“唐宛如,你是不是和我男朋友乱搞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