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9点多了。

我走到客厅,发现只有顾里一个人在沙发上喝咖啡。早晨的阳光照在她刚刚染成深酒红色的头发上,那层如同葡萄酒般的光芒,让她像是油画里的那些贵妇——如果她手上拿的不是咖啡杯而是红酒杯的话,那就更像了。

“南湘昨晚一晚上没有回来。”我在沙发上坐下,蹭到顾里身边去,缩成一团。

“唐宛如昨天晚上也没回来。”顾里头也不抬,继续看她的财经报纸,“她们俩不会是开房去了吧?”

“你的想像力足够让中国所有的小说家都去死。你应该去写一本小说。”我虚弱地回答。

“我只能写出一本账簿。”

我把脚蜷缩起来,把头埋进顾里的肩膀,头发散下来搭在她的锁骨上。我动了动胳膊,用手肘轻轻撞了一下她,“顾里。”

“怎么了?”她放下报纸,低头看向我。

我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翻出那张照片,然后把手机递给了她。

我的眼泪在停了一个晚上之后,再一次滚了出来。顾里看着手机没有说话,过了半晌,她伸出手紧紧地抱着我。

“夏天就快要过去了吧。”她在安静的客厅里,突然小声地说了一句。说完,她用手指轻轻地擦去了我脸上的眼泪。

窗户上因为冷气的关系,凝结了一层白色的雾气。

看上去,感觉窗外像是下了雪的冬天一样,一片空虚的苍白色。

我和顾里躺着没有动,直到门铃响了第三次。顾里不耐烦地问“谁啊”,而门外没有回答。顾里轻轻扶起我,然后起身去开门。

迟迟不见顾里回来,我就疑惑地走向大门口,结果看见了站在门外的席城,他头上都是血。胸口的白T恤上,也是血。

他抬起头,用一种冷漠到让人恐惧的眼光看着顾里,问她:“南湘呢,你让她出来。”

卫海走回寝室的路上,一直沮丧地低着头。他心里极其懊恼,因为被女生看见那样的自己,实在是太羞愧的一件事情。甚至是自己的女朋友,都还没到达这一层关系。他在管理员打开休息室大门之后的第一时间,就赶紧逃走了。他实在受不了在那样的环境里多待一分钟。

他走到学校宿舍门口,看见顾源穿着运动短裤和衣服,背着网球包下楼。顾源把网球包丢在门口那辆奔驰跑车的后座上,车上是一个戴着墨镜的的金发外国人,看上去像是十八岁的贝克汉姆。

顾源冲着卫海打了声招呼,卫海回报他一个苦笑,然后冲他摆了摆手,“你先去打球吧,回来告诉你我昨天有多倒霉。”

车上的Neil也冲卫海说了声“Byebye”之后,就脚踩油门走了。

卫海回过头去,发现车后座上两个一模一样的网球包。虽然不能确切地叫出名字,但是那确实是在顾源的时尚杂志上看见过的只能在香港买到的限量网球包。

“败家子们啊。”卫海苦笑了下,转身上楼去了。

刚走到寝室门口,看见坐在地上的自己的女朋友。“遥遥,你干吗坐地上,快起来。”卫海心疼地去拉她。

童遥站起来,红着眼睛,问他:“我听人说你和那个叫唐宛如的,在更衣室里乱搞了一晚上,是吗?”

席城站在门口,顾里也站在门口,对峙着。席城身上那股森然的气势,让我觉得站立不稳。他往前一步,把脸凑近顾里的脸,伸出手指着顾里的鼻子,咬牙切齿地说:“我告诉你,姓顾的,你不要再管我和南湘的事情,我他妈受够你了。识趣的,就让南湘出来。”

顾里完全没有表情,她冷冷地看着席城,抬起手拂开他指着自己的手:“我告诉你席城,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你害南湘还不够是吗?你看看自己现在的德行!”

我站在他们两个背后,忍不住哆嗦起来。我甚至在想万一席城动起手来,我们两个打一个是否有胜算。如果唐宛如在就好了,我甚至敢冲上去直接甩席城一个耳光,只要有唐宛如撑腰,再来仨男的都不是对手。

正当我在考虑怎么隔开他们两个、不要引燃战局的时候,席城轻蔑地伸出手捏起顾里的下巴,然后用力地甩向一边,顾里的头咣当一声撞到门上。

他说:“操,你他妈在这里跩个屁啊,装他妈圣女是吧?当初躺在老子身子下面大声叫着让我操你的那副贱样子,我他妈真应该拿DV拍下来,放给你看看!”

我的大脑像是突然过电一样,瞬间一片空白。

我甚至没有能够在当下,听懂那句对白是什么意思,尽管脑海里已经爆炸性地出现了那些肮脏的画面。我只是茫然地看着坐在地上捂着脸的顾里,她一动不动,头发垂下来遮住了脸,我完全看不见她现在的表情。

烈日下突然的一阵心绞痛让顾源丢下球拍坐到球场边上的阴凉处。

Neil走过来,在他边上坐下,“怎么了?”

顾源揉了揉额头,“我也不知道,可能中暑了吧。”他轻轻地笑了笑,苍白的脸看起来像纸面上的模特。

顾源闭上眼睛,他自己也不知道刚才突如其来的那股胸腔里的刺痛是因为什么。就像是遥远的地平线处,有一枚炸弹引爆了,而那枚炸弹和自己的心脏中间,连着一根长长的导线。在爆炸之后的几秒,那种粉碎性的毁灭传递到自己的心脏深处。

遥远的,模糊的,一声巨响。

鼻子里是一股淡淡的香味,顾源睁开眼睛,面前是Neil递过来的Hermes白色毛巾。他接过来擦肩膀上的汗水,刚擦了一下,就笑着朝Neil砸过去,“你用过的还给我用,

上面都是你的汗水,恶不恶心啊!”

Neil抬起手接住砸过来的毛巾,斜着嘴,“不用算了。”

顾源看着太阳下挺拔的Neil,阳光照在他高高的鼻梁上,看起来就像好莱坞电影里那些年轻的纨绔贵族。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顾里?”

Neil摇摇头,“我也没想好……你说呢?”

顾源把头转过去,眼睛陷入一片黑暗的阴影里,“别问我。”

寝室里是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席城冲进来,没有找到南湘之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寝室里剩下我和顾里。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靠在门口、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顾里,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她的背影看上去很平静,像是睡着了一样。我有点不敢走近她。我像是看见了自己从来不曾了解到的顾里,那个隐藏在强势而冷静的计算机外表下的人,有着人类最基本的欲望和丑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慢慢恢复力气,走到顾里身边蹲下来的时候,我看见了她的脸。平静的、没有扭曲的、没有眼泪的一张脸。只是嘴唇被牙齿咬破后流下的一行淡淡的血迹,依然残留在她的嘴角。

她慢慢地把视线转到我的脸上,对我说:“林萧,你什么都别问我,可以吗?”

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脆弱的顾里,像是暴风雨里飘零的一片落叶。我揽过她的肩膀,眼泪滑下来。“好,我不问。”

我们两个像是八点档电视剧里矫情的姐妹花一样哭成了一团,然后又互相把狼狈的彼此从地上扶起来。我把她脸上的眼泪擦干净,她也重新帮我扎好了头发。她又渐渐地恢复成了那个不可一世的小公主。我看着面前重新发光的顾里,感觉身体里的力量也慢慢地回来了。我们彼此约好,让这个秘密像当初林汀跳楼的那件事情一样,永远烂在我们肚子里。既然当初我们曾经在同一个战线上彼此手拉手冲锋陷阵,那么多年后的现在,我也同样可以为了顾里而死守这个秘密。

那个时候,我才终于发现,自己一直以来都依赖着顾里而存活,像是藤蔓植物攀爬在巨大的树木上面,把触手和吸盘牢牢地抓紧她。

如果有一天顾里轰然倒下,我也不复存在了吧。

我看着面前重新出现的顾里,精致的妆容,一件CommedesGarcons的小白裙子让她像一朵刚刚开放的山茶花,而我身上的那件Only连衣裙,让我显得像是街边插在塑料桶里贩卖的塑料花……并且还有点褪色……

我们手拉手出门准备吃饭,出门的时候,顾里已经恢复了她的死德行,拉着我非要和我分享她昨天在财经杂志上刚刚看完的关于奢侈品牌扩张的核心覆盖理论。我刚刚听了个开头,就以“给我闭嘴吧你”温柔地打断了她。

而在我们离开之后,空荡荡的寝室里,洗手间的门轻轻地打开了。

唐宛如失魂落魄地走出来。

她完全不能相信自己刚刚听见了些什么,只感觉自己像是处在一群彼此撕扯吞噬的怪物里面。她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过了会儿,她颤抖着拿起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