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上海在八月进入了一年里最酷热的时节。

四下泛滥的白光几乎要把所有的水泥地面烤得冒烟,走在路上,耳朵里都是地面裂开来的声音,像一口沸腾作响的油锅。

所有的绿化带在剧烈的垂直阳光下,萎缩成病恹恹的一小块。曾经在上海市政府口中无比自豪的“镶嵌在城市中心的绿宝石”,现在完全就是一块干枯萎缩的海苔。就算每天早晨中午晚上都有不怕晒的清洁工浇水,但是它们依然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那些暴晒在日光下的清洁工人,看着眼前比自己还要舒服的植物,目光里是恨不得它们全部晒死的怨毒,其实我们也可以认为,那些植物的枯死,也许正是因为承受了如此多的怨念。

浦东所有的摩天大楼,像是约好了似的一齐反射刺眼的白光,如同无数座激光发射器一样,把整个陆家嘴金融区摧毁成一片炼狱一样的熔炉。

生活不太富裕的人们,穿梭在冷气强劲的地面之下,地铁四通八达地把他们送往上海的各个地方,然后再从百货公司的地铁口里钻进大厦,通过空中连廊或者地下通道,走向一座又一座写字楼。

他们穿行在冷气建筑起来的狭窄管道里,顽强地顶着恶劣的生存环境,征服着这个贪婪的城市。又或者说,其实是被这个贪婪的城市继续榨取着最后一滴生命的汁液。我们称之为“劳动力聚集”。

而稍微高级一点的白领们浑身涂满了厚厚的防晒霜,戴着巨大的墨镜,以几乎要撞上去的姿态,抢夺着来往的TAXI。可能她们内心也曾经幻想过,自己戴上这样瞎子一样的大黑超之后,别人也许会觉得她们是维多利亚。但是她们忽略了,维多利亚永远不会像这样在马路上疯狂地和另外一个穿12厘米高跟鞋的女人抢出租车,戴着遮住半张脸的墨镜而在大街上来回晃动的,除了她们,也就只剩下些拄着拐杖的瞎子。

而那些金字塔顶端的贵族,坐着奔驰S600L或者凯迪拉克SLS穿行在任何他们想要踏足的地方。他们把冷气开得足了又足,哪怕是在全球油价疯狂飙升的今天,他们也恨不得把自己的车子笼罩上一层寒霜,这样他们可以轻蔑地透过车窗玻璃,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这个城市里生活在他们脚下的庞大人群。

而那些金字塔底部的人,每天都在自我安慰地期望油价暴涨或者房价大跌,让富人们的财富缩水,让穷人们称霸这个世界。虽然他们内心也非常明白,无论油价疯狂地飙升成什么样子,用不起油的,也只会是那些开着奇瑞QQ的小白领们,而那些开着劳斯莱斯的司机,依然肆无忌惮地轰着油门,肆无忌惮地把冷气开到最大。

这些肥皂泡般泛滥着彩虹光的白日梦,每天都笼罩在这个城市的上空,成为最美好也最肮脏的海市蜃楼。

恒隆背后刚刚开盘的高端酒店服务公寓的外墙上,耀武扬威地贴着“世界在这,你在哪里”的巨大标语,以此挑衅所有的年轻贵族。

在全国房价疯狂缩水的今天,上海的核心区域肆无忌惮地疯狂涨价,并且日益飞扬跋扈。静安紫苑六万多一平米的露台房和翠湖天地的新天地湖景千万豪宅,像是炸弹一样,频繁地轰炸着人们心理对物质的承受底线。

天空里巨大的海市蜃楼。

夜晚沉睡的大陆,无数肮脏的秘密和扭曲的欲望,从潮湿的地面破土而出,它们把湿淋淋的黑色触手甩向天空,抓紧后,用力把天幕拉垮。

我闭上眼睛,眼泪流在脸颊上,被开得很足的冷气吹得像要冻成冰。

对面的南湘把被子蒙在头上,但我还是可以看见她被子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亮起来的手机光线。我知道她还在发短信,只是没什么力气再去过问别人的事情。

我觉得自己就是一堆发臭了的,腐烂了的,猪大肠。

我躺在床上,想就这样什么也不管,然后腐烂成一摊水,也不错。

学校图书馆下面的咖啡厅,在气温日益难以抵挡的夏季,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拥挤危机。学校巨大食堂里的冷气显然不足以应付庞大人群产生的热浪,以及玻璃窗外直白的光线,所以,无数学生纷纷把目光转向了学校里各种提供冷气的场所。这家在学校图书馆下面的、我们最喜欢光顾的咖啡厅也不例外,每天人满为患,门口排着长队,里面挤满了人,完全失去了它应有的高贵和懒散气质,并且很多人只点五块钱一杯的最便宜的奶茶,便瘫坐在沙发里消耗掉一个下午。

于是,这个周一的时候,这家咖啡厅把所有饮料的价格提高了一倍,并且取消了所有廉价的饮料供应,最便宜的饮料变成了三十二块的冰拿铁——这种超越星巴克的价格迅速过滤了大批拥挤来此乘凉的人群。为此,老板娘深深地握住了顾里的手,并且承诺她和我们另外三个女生:无论我们什么时候来都可以有位子,不用等排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