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端午的时候,我悄悄地买了点粽子,准备送到宫洺家去。我压根儿送不起什么贵重的礼物。能够让他留在身边使用的东西,差不多是以我月薪的两到三倍来计算的。

去之前,我悄悄打了他家里的电话,确定没有人在家之后,才提着粽子出发。我准备悄悄地放到他的冰箱里,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不留下一片云彩”。

但是,当我用备用钥匙打开宫洺公寓大门的时候,透过他家墙上那面巨大的镜子,看见了卧室里正在换衣服的、一个只穿着内裤的男性裸体。他宽阔的肩膀下面是紧实的小腹,再下面是我拒绝描述的东西。

而且,这个人是崇光。

我受到了惊吓。

我虚弱地爬去厨房,打开冰箱把那些可怜的小粽子放了进去。我回过头的时候双脚一软,看见崇光已经从衣帽间里拿了一件宫洺的白T恤换上了。我无力地抚着胸口,“宫洺有洁癖,他会杀了你的。”

崇光轻蔑地扯了扯嘴角冷笑一声:“他敢。”

说完他把脸凑到我的面前,装出一副很凶狠的样子说:“你刚刚偷窥我换衣服。”

“我没有!”我迅速举起双手发誓,但是立刻发现自己的姿势就像一只板鸭。

我迅速逃离了宫洺的公寓,“逃之夭夭”就是用来形容我的。而且,和上次一样,在逃出去之后,我才反应过来,为什么端午节崇光会独自在宫洺家。

但是,我在公寓的大堂,却看见了永远都不指望可以看见的宫洺。

他穿着一条D&G的运动短裤,一件半袖的棉制带兜帽的灰色套头衫,头上还扎着一个白色的头带。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一个粉嫩的毛头小子大学生。

而更要命的,是他手上提着刚刚从超市买来的各种蔬菜和肉。他看见我,面无表情地扬了扬手里的袋子,“我在家做饭,你要来吃么?”

宫洺穿运动装?宫洺去超市?宫洺要做菜?芙蓉姐姐嫁给了JudeLaw?外星人攻打地球了?

“不了!!”我飞快地一边冲出了大堂,一边在内心里用海豚音尖叫着。我此刻满脑子都是巨大的粉红色的感叹号,这个世界太过疯狂了。

走了几分钟,我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但是,我非常急切地想要和别人分享这种激动。南湘是最佳人选,但是她却在学校,太远。

我看了看,正好在淮海路上,离Neil家华府天地非常近。于是我打了Neil的电话,约他到新天地喝一杯咖啡。他在电话里爽快地答应了,从他的RichGate里出来找我——顶级楼盘就是不一样,连英文名字都取得如此赤裸直白。不过能住进这个RichGate的人不多,每平方米十二万的单价和平均面积四百平方米的大户豪宅,几乎拦截掉了整个上海99.9%的人。曾经有一次和顾里一起去Neil家的时候,我就被电梯门一打开就是他家的客厅,给结实地震撼了一下。

但让我惊讶的事情是,十分钟后,坐在我咖啡座对面的,却是两个人,Neil和顾源。

“你们两个怎么也搞在一起?”我再一次地激动了。

“我没有搞他。”Neil的中文并不好,他过分理解那个“搞”字了。我有点呼吸不过来。

“我去他家打PS3。”顾源翻着小半个白眼,“而且,你那个‘也’字是什么意思?是在抱怨我之前和你们家简溪一直‘搞’在一起是吧?”

“你们男人!都废了!”我恶狠狠地瞪他们两个。

“呵呵,你和南湘、顾里、唐宛如,你们手拉手去厕所,晚上只穿着内衣挤在一床被子里聊天,互相梳头发……你们比我们厉害多了。我和简溪至少还没挤在一个被子里过吧……”顾源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歪起头想了一想,似乎不太确定地语气弱了下来。

“啊!你们有过!我就知道!”我像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全身的毛都立了起来。

“Sowhat?”顾源挑衅地看着我。

我被噎得无语,恨顾里不在我身边,否则就凭你顾源,那还不是乖乖等着被羞辱死。

我坐下来,不再答理他,默默地喝着咖啡。

过了一会儿,顾源像是若无其事地对我说:“你最近没去看简溪吧,有空去看看他。”

我“哦”了一声之后,觉得气氛有一点微妙,隐约觉得顾源那张镇定轻松的脸上藏着不肯对我说的秘密。我甚至有错觉他和Neil还悄悄地交换了一下眼神,感觉像是Neil也知道的样子。

我当下决定了,“我等下就去简溪的学校。”

“嗯,我们也马上回学校去了。”顾源喝着咖啡,点点头。

当我到了简溪学校,七拐八弯地找到他寝室的时候,他却没在。他的室友告诉我他在学校画室。我谢过了他的同学,转身开始再一次询问去画室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