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当电脑上顾里的MSN突然跳出一个窗口,并且还连续发了三个振动过来的时候,她正在床上半躺着,一边在脸上实验着一种新买的美白面膜(每一张的价格差不多够我和南湘猛吃一顿——欣慰的是这个价钱只够在学校的食堂猛吃一顿),一边以平均两秒钟一页的速度哗啦哗啦地翻着6月号的《VOGUE》。

顾里瞄了一眼窗口,走过去,看了看,然后点了对方发过来的视频邀请。几秒钟连接之后,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声从电脑里传出来:“Hey!_Lily!_I_am_ing_back_from_New_York!_See_you_soon_honey!”顾里看着窗口里那个金黄头发、眉目深邃的男孩子,弯下的腰一动不动,再也直不起来。过了会儿,她的面膜“啪”的一声从脸上掉下来,砸在键盘上。

顾里一脚把她妈房间的门踹开,她妈正在看韩国催泪剧,被这一下子搞得从小沙发上噌的一声跳起来,跟当年爬火车的铁道游击队一样矫健,同时嘴里尖叫着:“哎哟要死啊你小棺材!”

顾里面若寒霜地看着她妈,足足有三分钟,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她妈早就已经天地人鬼畜妖魔不知道轮回多少遍了。

她妈看见顾里这个样子,捂住了胸口(看上去有点像唐宛如),小声地问:“你是不是怀孕了?”

顾里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我宁愿怀孕!”停了停,她面若寒霜地说:“Neil从美国回来了。”

然后顾里她妈“咣当”一下从沙发上摔了下来。

本来打算周一早上再回学校的顾里,二话不说,连夜迅速换了身衣服,提上她的LV包包,然后打电话给她们家的司机,迅速地出门逃回学校去了。她一定要在Neil从美国回到上海之前躲到学校里去,让他找不到她。她一分钟都不愿意待在家里——毕竟Neil现在人还在美国,就算他能搞到机器猫的任意门,也要收拾一会儿行李吧。

顾里一阵旋风一样冲进寝室,把她的包往沙发上一扔的时候,我和南湘正在看电视里播放的肥皂剧,我们被她吓了一跳。

我和南湘从顾里的脸色上判断,应该是出租车司机没有给她发票或者是她没有订到哪家餐厅的位子。这对她来说都是很严重的事情。

顾里看着我和南湘,一字一顿地说:“Neil回上海了。”

“真的?”我和南湘迅速从沙发上雀跃起来,满脸放光,但是马上就意识到了我们这种无比期待的反应很容易被顾里当场射杀。所以,我们马上抚住了胸口(……),异口同声地:“那真是太糟糕了呀!”

如果说全世界还有人能够治得住顾里的话,那么就一定是Neil了。这个仅仅比顾里小半年,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表弟,在顾里的整个童年时代,是一个天使的象征。

混血儿特有的俊美面容,和顾里旗鼓相当甚至更胜一筹的家世,以及无时无刻不萦绕身边的“姐姐,姐姐”的甜蜜呼唤,都让顾里对他倾注了无数的爱。结果,当这个天使开始进入初中,经过荷尔蒙剧烈增长的青春期之后,天使小朋友顺利成为恶魔小祖宗,而顾里,则顺利升级成为帮他处理烂摊子的保姆。

比如在初中的时候,Neil同时和四个女生谈恋爱,结果最后穿帮了,他躲到顾里家死活不出去,那四个女生在顾里当时住的小区里闹了整整一天,而Neil心安理得地倒在她家沙发上看DVD——如果换到现在,只要第一声开骂,估计就被顶级物业小区的保安套上麻袋拖走了吧。

比如在初三毕业考高中的时候,考试前一天Neil喝醉了,一大早打电话给顾里,让顾里去接他,“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儿,我在路边上,身上没有钱,手机快没电了,姐姐快救我呀,我还要考试呢!!”——最后顾里和他两个人在英文考试已经开始十三分钟之后,才进了考场,前面的听力全部错过。而更让顾里生气的地方在于Neil的英文除了听力部分,接近满分——当然,他在家和他的美国爸爸都是用英文对话的。

比如在高一的时候,他又一不小心把一个女生的肚子搞大了。顾里和我两个人哆嗦着带那个女生去堕胎。我们吓得要死,战战兢兢,结果隔天那个女的不怕死地和Neil两个人游泳去了。

比如大一开学第一天,在没有拿到驾照的情况下,Neil企图把一辆敞篷跑车开进大学里,在门口和保安大吵特吵,从而一战成名。

这些,都是Neil成长史上的冰山一角。

但是,Neil对身边的女孩子却非常非常地绅士。我和南湘作为顾里的朋友,受到不少的好处。他每次都会体贴地为我们埋单,会经常送我们小礼物,会为我们出头打架,和我们一起走路时会走在靠马路的一边,会帮我们买咖啡……这些也是他绅士风度的冰山一角。

并且,每次看着他那张混血儿的脸,我和南湘都会走神老半天,《指环王》风靡的时候,每次在电影院看见精灵王子出场,我们都手舞足蹈欢呼“Neil!_Neil”,有好几次顾里忍不住丢下我们扬长而去。

并且,在生活品质和嚣张高调方面,如果Neil是祖师爷的话,顾里就是刚入门的茶水小弟。在我们都还不知道LV是什么东西的时候,Neil就拿着他爸爸从美国带回来的LV钱包在学校里买可乐了。Nike运动鞋出现在Neil脚上的时候,我们都还不知道Nike代表着什么,那个时候顾里穿着上海产的小皮鞋觉得自己很了不起。顾里和我们还在吃着和路雪的时候,Neil已经提着放着干冰冒着冷气的哈根达斯纸袋来上课了,并且慷慨地分给我们。顾里和我们在刚开张的某家生意火爆的夜店门口苦苦哀求店员放我们进去的时候,Neil已经学会把五张一百的钞票摔在门童的胸口上,然后带着我们几个大摇大摆地走进去。

我和南湘享受着这样的福利,但是顾里却因此而抓狂。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大一结束,Neil去美国念书才得到改善。但是在一年的时间里,几乎全学校的人都知道了Neil。他的中文名字和英文名字听上去挺像,而且活生生就是他的人生写照,他叫:黎傲。

第一天上课的时候自我介绍,他用不标准的中文说:“我叫黎傲。”班导师听成了李敖,以为他在开玩笑,就说“我还叫巴金呢”,结果Neil睁着他那双深邃的长睫毛覆盖的眼睛,天真地说:“巴金你好。”——我们都非常理解,这个从小看英文书长大的人不知道巴金,但是班导师震怒了。

但是,顾里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在Neil刚刚到美国两天之后,就耐不住慈母般的天性,每天打越洋电话过去嘘寒问暖,结果被Neil撒娇般的抱怨和哭诉搞得心神不宁,“姐姐,我在这边都没有亲人”,“姐姐,同学都不理我”,“姐姐,这边东西超难吃的”……结果,第二个星期,顾里就买了一张机票飞了过去。但是,她到达的时候,看见Neil同学正在和两个金发碧眼的漂亮洋妞勾肩搭背,商量着去看电影的事情。顾里恨不得拿出西瓜刀砍死他!Neil无比开心地伸出长长的胳膊揽着顾里的肩膀,根本不管她冷得可以冻成冰的脸色。

——你不是说非常无聊非常痛苦吗?

——是啊!!每天都要念书,fucking_boring!

——……_

大二期间Neil短暂地回来过一次,但是他一到顾里家,知道顾里家的保姆叫Lucy的时候,就开始没心没肺地背诵初中英文书的课文:“Lucy_and_Lily_are_best_friends.”……因为顾里的英文名字就叫Lily……

所以,我和南湘都非常能够理解顾里的恐惧。

但是,我们依然夜不能寐地激动着,期待着Neil帅哥从美国空降上海。

我和南湘怀着热烈期待的心情,顾里怀着死亡倒计时的心情,唐宛如怀着少女情怀总是诗的心情(……),度过了三天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