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终于明白了前段时间那个梦的意义。

一个星期前的梦里,简溪买了一个白金戒指,他伸出手递给我的时候,并没有下跪,也没有说“嫁给我吧”,而是面无表情地说“送你”。

三个小时之前,宫洺用那张苍白而冷漠的脸,对着我,递过一个戒指对我说:“送你。”

两个半小时之前,简溪的手机里传来一个陌生女人娇滴滴的声音。

而在我慌张地挂断电话过去了七个小时之后,天空迅速地亮了起来。在这七个小时里,我躺在自己的床上,望着窗外一分一秒光线变化的天空,一刻也没有合眼。

我清晰地目睹犹如黑暗的大海般空旷的操场,被光线一点一点照穿,最终变成冬天里灰蒙蒙的苍白景色。第一个起床的人,呼着白气,从我的视野里走过。

在这七个小时里,我给简溪发了两条短信。

第一条:“你在哪儿?”

第二条:“你可以回一个电话给我吗?”

但是我的手机一直都没有响起来。我反复地把手机翻开查看,但是依然没有任何消息。屏幕上简溪年轻的面容,在黑暗的环境里,清晰得像是夏天烈日下的苍翠树木。绿莹莹的光芒,照得我胸腔发痛。

从床上爬起来走进洗手间的时候,我从镜子里看见了自己憔悴的面容,快掉到颧骨上的黑眼圈以及快掉到胸口的下眼袋(……),还有像《生化危机》里僵尸般泛红的双眼,这让我的心情非常地压抑。但是这种压抑与因为简溪而产生的压抑相比较而言,实在是微不足道的。

我迅速地刷牙洗脸,从旁边顾里的柜子上偷了一点她的Dior焕肤觉醒精华素胡乱涂抹在脸上,然后拉开门走进客厅准备泡一杯咖啡。

刚走出来,就看见拉开房门穿着背心走出来的唐宛如。她顶着一头像是刚刚被绿巨人强暴过的乱发,冲着我憔悴的脸打量了片刻,轻飘飘地对我说:“你月经又来了?弄得这么憔悴?”

我本来就火气很大,于是转身抓起沙发上的靠垫,用力朝着走向厕所的唐宛如砸过去。但是小小的一个泡沫靠垫,在唐宛如肌肉纵横的背上轻轻地弹跳了一下,就反弹回了地上,而她完全没有知觉地继续朝厕所走。

我震惊了。我知道如果不依靠锐利的工具的话,很难对她的肉体造成什么物理伤害,于是我转向精神层面,问她:“你最近又开始健身啦?”

然后我听见她脖子僵硬地发出“咔嚓”的声响……

我在她爆发的前一秒迅速地冲回自己的房间反锁了门。南湘从被子里探出一个头,看见我用背死命地抵着门,气喘吁吁的样子,她揉了揉眼睛问我:“你到底欠了黑社会多少钱?”

已经八点一刻了。在我房门口守株待兔的唐宛如在留下了最后一句“林萧我要挑断你的手筋脚筋”之后,不得不出门上课去了。

我回到床边上坐下来。

南湘从床上爬起来,披着被子去打开电脑,然后开始放歌。

她回到床上躺下,问我:“你今天早上不是有课吗?”

我看了看她,随便编了个理由:“我不舒服,不想去了。”

她也没多问,从枕头上方的书架上拿下一本画册来开始翻,中途抬起头,问我可不可以帮她冲一杯咖啡。

我在客厅把咖啡冲好,然后考虑了一下,准备告诉南湘昨天晚上简溪电话里那个女人的事情。

我刚走回房间,门口墙上的电话就响了。我有一种预感是简溪打来的。

这种预感从我和他交往开始就一直存在。比如手机有短信的声音,我会突然预感到是他;比如宿舍阿姨说楼下有人找我,我会预感到是他;比如快递说有我的包裹,我会预感到是他送来的礼物。

每一次都是准确的。

这一次也不例外。

我拿着咖啡呆站了一会儿,直到南湘“喂喂”地把我唤回神,我才非常不情愿地接起了电话,那一声低低的、有磁性的、同时充满了明快和清爽的“喂”,的的确确来自简溪。

在我还没有想好到底应该怎么面对的时候,简溪就帮我想好了出路,他异常镇定地对我说:“林萧,南湘在吗?把电话给她,我有事要和她说。”

我不得不承认我被震住了。

在电话里,简溪的语气平静而自然,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我把电话放下来捂在胸口上,转过头对南湘说:“是简溪。”南湘头也没抬,“嗯嗯”地应付了我两声,我尽量平静地接着说:“找你的。”

南湘从画册里抬起头,莫名其妙地打量着我和我用力捂在胸口的话筒。她从床上翻身起来,接过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