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如果要回忆南湘和席城这些年来的感情——

那并不是用安妮宝贝的宿命爱情或者郭敬明的悲惨故事就可以概括的一段岁月。

初中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席城身上的缺点并不多,顶多只能算脾气有些不好的男生,外貌轮廓分明、家庭条件好、花钱如流水、受女生欢迎,理所当然花心,直到遇见南湘。

和南湘在一起之后,席城收敛了很多。不再随处逗女孩子开心,开始把游手好闲的调子内敛起来,逗女生的精力也开始放到喜欢摇滚乐、电子游戏或者玩滑板上去。而这样慢慢内敛和沉默的他,在所有女孩子心中,变得更加闪光起来。当一个招蜂引蝶俊秀轻浮的浪子突然有一天变成了安静温柔的孤单男人,所有女人的荷尔蒙都会在瞬间冲上头顶,如同一群蜜蜂突然看见一大片未经光临的花田一样,立刻就振翅飞冲而去了。

不过这些想要采花的蜜蜂或者蝴蝶,甚至妖蛾子(……),都只能远远地在席城身边振动着翅膀,席城对南湘的一往情深,足够连续拍三十期湖南卫视的《真情》栏目了。那个时候,我们私下推崇的爱情模范,一个是简溪,另外一个不是顾源,而是席城。(为此顾源整整三天没有理睬顾里和我,后来是在顾里的反冷战下,才乖乖投降。正所谓人上有妖,妖上有怪,怪上还有精。)

但是这些平静的爱情都在席城的母亲把刀子用力地插进自己的喉咙后结束了。这并不是安妮宝贝小说里那些精致得带有虚假感的桥段:女主角在周围放满了玫瑰花的一浴缸热水里轻轻割开自己的手腕,并且会在虚弱的最后被及时赶来的男主角抢救到医院,缓缓醒来时,看见男主角泪眼婆娑地坐在病床前,旁边是新鲜的百合花。

现实就是席城的母亲因为抑郁症自杀了,刀子插在喉咙的软骨上,医生拔了半天才拔出来。席城在开门的时候发现门推到一半就卡住了,他用力地推开来,发现卡住门的是母亲早已经变硬的尸体。

随后而来的,就像是好莱坞电影般急转直下的紧凑剧情,从最开始的逃课,到后来的打架,和流氓混在一起,偷店里的CD,和所有不三不四的女孩子上床、乱搞——那些比他年纪大的社会上的女生,看见这样高大好看的年轻男孩子,就像是母猫发情一样趴在地上嗷嗷乱叫。

更后来他父亲找了新老婆,新老婆非常看不惯他。席城开始经常不回家,在拿不到钱的情况下,就跟着街头的那些混混抢学校一些胆小懦弱学生的钱。最后有一次,和一帮家伙抢了学校门口小卖部的钱之后,被送进了少管所。

六个月后他出来,南湘已经毕业了。

又过了一年多,南湘怀了他的孩子。

三个月后胎儿打掉了。在南湘虚弱到都没法从床上起身的时候,她的父亲在盛怒之下用塑料凳子把她打到奄奄一息。

后来南湘还发生了好多的事情,包括被家里赶出家门,包括被学校记过一次,包括差点被席城那个混混团里一个男的强奸。

这些都跟席城有关。

我和顾里目睹了这些年来席城对南湘造成的伤害,就像是看着一个龌龊的男人拿着鞭子不断抽打在南湘身上,日日夜夜没完没了。我和顾里在心里,都恨不得席城可以哪天出门就被车撞。

南湘在和席城吵起来的时候,经常会说,你怎么不去死。

可是当席城再次温柔地面对她的时候,她就又什么都不管了。

南湘对我们说,席城妈妈的死,使他改变了很多。就像是看着一个自己心爱的人,每天脸上都被划了深深的一刀,到最后已经面目全非、不是最开始的那张脸了,可是自己却知道,他还是他,“我还爱他。”

南湘曾经问我们,如果有一天,你最喜欢的男生突然变胖了,毁容了,完全看不出是同样一个人了,你还喜欢他吗?

我在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少女情怀翻涌高涨,回答道:“当然会。”

而顾里的回答是:“当然不。”

那个时候我们毕业刚刚进入高一,席城从少管所里放出来。南湘看了看我,然后转过头去看着顾里,说:“这就是我和你的不一样。”

在顾里的人生观里,短短的几十年生命,就应该遵循生物趋利避害的原则,迅速离开对自己有害的人和事,然后迅速地抓紧一切对自己有利的东西。整个人生,都应该是一道严格遵循数学定理的方程式,从开始,到最后,一直解出那个X是多少。

但是,在南湘的人生观里,人就这么一辈子,所以一定要纵情地活着,爱恨都要带血,死活都要壮烈,生命中一定要伴随着各种各样的支离破碎和血肉横飞。至于金钱、物质,她觉得这一辈子本来就没什么指望,并且也确实不太在乎。

而我的人生观,就在她们两个的中间来回地摇摆着,就像一个贪得无厌的女人一样,期待着宝马香车的尊贵生活,同时也要有丰富的精神和剧烈的爱恨。

至于唐宛如的人生观——她压根儿就从来没有过人生观。如果不去查字典的话,她压根儿就不知道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一下子回忆了太多的事情,我的头像是被轮胎轧了一下,而且还被司机倒车了一次,像要裂开一样地疼。

我看着昏灰色光线下的南湘,她的刘海软软地挂在额前,手上的那本吉本芭娜娜的书,名字叫做《哀愁的预感》。我突然有点哽咽了。

后来的两三天,南湘都没有再提起席城。我也扮演好了该扮演的角色,顾里没有丝毫的察觉。生活非常平稳地朝2008年驶去。

学校里开始有很多的人在筹备新年晚会,也有更多的人在筹备圣诞派对。两边打得热火朝天不相上下。虽然支持圣诞派对的人占了学校的大多数,但是新年晚会的组织者得到学校领导们的强力支持,所谓后台硬,一切都硬。

在我们四个人的传统里面,圣诞节一直都是和男朋友们一起度过的。在一开始都还没有男朋友的时候,我们彼此之间都会互相赠送礼物,但是,感情和纠纷也随着礼物逐渐增多。谁送的礼物很贴心,谁的很敷衍,谁送的礼物“啊正是我想了好久的东西”,谁送的却是“这玩意儿是什么”,我们的感情在圣诞的礼物大战里,颠簸着前进。后来彼此都明白了,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应该远离我们的生活。进化之后的方案,是各自把送彼此礼物的钱省下来,给自己一件最想要的礼物,馈赠自己。至于惊喜的部分,就转交给了我们的男朋友们。

唐宛如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丧失了惊喜……

这一年的圣诞很快就到来了。

我为自己挑了一个电子备忘录,但它的功能远远不只备忘录那么简单。它还是一只闹钟、一台像素不太理想的相机、一支录音笔、一个会议记录本、一只简便的收音机、一个MP3……总之是我工作的好帮手。并且它会在每天早上定时开机,像闹钟一样叫我起床,方式远远比单调枯燥只会“叮……”来“当……”去的闹钟先进很多。它会自动地调整出一个调频,然后开始播放当天的广播……

只是在第四天的时候,南湘实在受不了它的聒噪,从床上坐起来,扔了一床被子过去把它盖得严严实实,然后继续倒头大睡。

顾里看上了Prada今年出的圣诞小熊挂件系列,只是当她在Prada店里面红耳赤了十五分钟之后,店员依然用二分之一的眼白冲她轻轻地摇头,“表情如同一个高级的婊子在告诉我她不卖”!后来终于通过父亲的关系,找了上海的一个艺人,用她的名字去Prada订了一只限量的圣诞小熊,拿到之后就挂在她的LV包包上,耀武扬威。南湘买了一套颜色齐全的颜料。其实这个也算不上什么礼物了,她们专业需要。只是南湘本来就不是很富裕,而且也对圣诞节这样的日子不太放在心上。至于唐宛如——

当唐宛如在宜家的大堂里,不顾众目睽睽,以第二十七种姿势瘫倒在陈列出来的床垫上的时候,顾里再也忍不住了,霍地站起来,说:“你再躺一次我就报警!”但是顾里的愤怒并没有动摇唐宛如用第二十八种姿势瘫倒在那张床垫上。顾里愤怒地回过头对我说:“林萧,你去搞一把枪给我,我要把她就地杀了。”

在唐宛如的世界里,睡觉永远都是凌驾在吃饭、谈恋爱、买新衣服之上的。在经过了几天几夜的冥思苦想之后,她终于决定抛弃之前用的那张床垫,买一张新的慰劳自己每天在羽毛球队训练场上劳累过度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