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顾里从提款机提出厚厚的一叠粉红色钞票,放进钱包后板着脸往电梯走。

本来顾里的心情很好,终于从上一个手机自我了断的阴影里走了出来,但是又瞬间陷入了另一个阴影。自从三年前开始使用信用卡以来,她几乎就不太喜欢使用现金了。对于任何不能刷卡的场合,她都会表现得嗤之以鼻并且义愤填膺,但其实我们都知道,背后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她每个月高额的刷卡费用,会给她带来无穷的积分和点数。这是现金消费所不能给予的。既然都是花同样的钱,那么该拿到的利益就一定要拿到,一分也不能少。作为一个未来的会计师,顾里在精打细算方面表现得非常精彩,就像有一次在商场里的收银台前排队结账,站在我们前面的一个穿着Dior套装拎着Prada包包的女人,和收银小姐纠结于五分钱的找零。收银小姐潇洒地刷一声拉开装钱的抽屉,两手一摊:“你自己看!我哪里来五分的零钱!整个上海估计都难找到五分钱!”但是Dior小姐据理力争,最后终于惊动了商场主管,拿到五分钱硬币扬长而去。在我们所有人对Dior小姐表示不可思议和微微鄙视时,顾里却被深深地震动了,用她后来的形容就是“当时我真想对她立正敬礼”!

顾里把一叠人民币摔在柜台上,接着发表了整整五分钟关于“你们这么大一个手机门面,竟然不能刷卡消费,成何体统”的演说,然后拿着新手机扬长而去。

听完这个非常无聊的故事之后,我开始把玩顾里的新手机。很明显,这是一个非常男性化的机型,黑色的钢外表、硬朗的线条,我拿着按了几下,脑海里忍不住勾勒了一下自己拿着电话说“喂你好,我是林总”的雄浑画面,我嘴角抽搐了几下,赶紧递给了南湘。南湘二话不说把身子往后一靠,像是我递了颗手雷给她一样,“姐姐你放过我吧,快拿开!”说完又看了眼唐宛如,补充道:“不过应该挺适合宛如。”

顾里完全不介意,伸手抢回手机,轻轻地抚摸了两下,表达了对新手机的喜爱,然后毫无眷恋地丢进了她的LV包包里--我们都知道,过一两个月,她包包里又会出现一个新的手机。

南湘和我都在诧异为何唐宛如对我们的嘲讽一点反应都没有。我们转头望过去,她脸色苍白,异常严肃地坐在食堂的椅子上,脸上几乎没有表情,淡定得像是快要到达彼岸了。

顾里拿调羹在她碗边上敲了几下,才让她回过神来,我们三个都用非常期待的目光看着她,期待着她的故事,因为从她的表情看来,一定发生了精彩的段子。

“好吧。”唐宛如像是花了好大力气才下定决心,“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是你们不可以发表任何意见!”

我们迅速而整齐地点了点头。

“我报了学校的瑜伽兴趣小组……”她很平静。

我们三个整齐地张大了嘴,倒吸一口冷气,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是我们仨已经在彼此错综复杂的眼神里交换了所有的感受。

“但这个不是重点……”她补充道。

“Thisisreallyreallythepoint.”我们三个再一次整齐地打断了她。

被唐宛如捶了三拳之后,我们听完了她的遭遇。

总结起来,就是她因为要急着赶去瑜伽兴趣小组,所以在羽毛球训练结束之后就飞速地去换衣服准备离开,只是天有不测风云,女更衣室的门不知怎么被锁起来了。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唐宛如低头走进了空无一人的男更衣室,企图速战速决。但是在唐宛如刚刚脱下背心还没来得及穿胸罩的时候,她再一次听见了高声的大叫。回过头,依然是上次那个半裸的身体和那个陌生的面孔。对于那个“吗”字,唐宛如记恨到现在,她想了想,索性豁出去了,抬头挺胸地对着发出尖叫的男生吼回去:“你叫什么啊你!”

那个男的支吾了半天,红着脸说:“我叫……卫海。”

唐宛如在足足愣了十秒钟之后,伸手扶住了墙壁。

“他完全放错重点!我的意思是在质问他鬼叫什么!他却以为本小姐在对他搭讪!不要脸!”唐宛如面色依然苍白。喝了口热汤下去,也没被烫红。

顾里悠闲地喝了口肉丸子汤,说:“对于放错重点这件事情,你完全没立场去说别人。你别忘记了去年你陪我去我奶奶家,我奶奶亲热地叫你‘呀,小姑娘,快来坐,喝口水,喝口水’的时候,你回了句多么精辟的句子。”

唐宛如的脸终于红了。

南湘探过脑袋,问:“她回答什么?回答‘我不是小姑娘’?”

顾里在胸腔里冷笑两声,模仿着唐宛如浑厚的声音说:“哎呀,干吗要喝口水,多脏呀,”顿了顿,“谁的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