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从公车上下来后南湘慢悠悠地朝学校走,沿路是很多新鲜而亢奋的面孔。每一年开学的时候,都会有无数的新生带着激动与惶恐的心情走进这所在全中国以建筑前卫奢华同时百分之九十五都是上海本地学生而闻名的大学。很难有人相信,一个大学可以凭借自己的教学楼和图书馆,就能够和金茂、东方明珠等建筑抗衡,成为上海的十大建筑。

走在自己前面的几个女生刚刚从出租车上下来,说实话,学校的位置并不在市中心,如果不是刚巧住在附近的话,那么出租车费一定会超过三位数,以此来判断的话,她们的家境应该都挺富裕。

几个女生都是典型的上海小姑娘的入时打扮,化着精致的妆,偶尔侧过头和身边的伙伴讲话的时候,南湘可以清晰地看见她们眼睛上被刷到两厘米长的根根分明的睫毛,像两把刷子一样上下起伏。

其中的一个女生突然用林志玲的声音高声朗诵起来:“啊!这些教学楼好高大哦!而且都是白色的大理石!感觉好像宫殿一样哦!我感觉自己像个公主!”

南湘胃里突然涌起一阵酸水,于是喉咙里响亮地发出了一阵干呕的声音。这个声音刚好接在那句停下来的“我感觉自己像个公主”后面,于是一时间两边都有点尴尬。南湘冲她摊了摊手,“当然,我不是针对你。”而显然对方并不能接受这个解释,南湘想了想,又诚恳地补充了一句“我怀孕了”。

对方立刻接受了这个解释,迅速在脸上浮出了一副非常值得寻味的表情,并且发出了一声缠风卷柳的“啊~”。

晚饭的时候,南湘对我转述这个插曲,她使用的openning是“林萧,你完全不知道今年我们学校收进了一群什么妖兽”。

我一直很佩服南湘的艺术才华,比如她可以推陈出新地在众多类似“妖精”、“妖孽”、“妖怪”、“怪物”的词语里,准确地选择出“妖兽”这样一个传神的词语来。

而这个事件的结尾以“公主”被美术学院门口停的几十辆名贵私家车深深刺痛作为ending。南湘说:“在她看见无数宝马、奔驰、凯迪拉克甚至劳斯莱斯的标志时,她终于醒悟了打车来上课的自己其实不是公主,而是女仆。”末了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我这样坐公车的自然是女奴。”

南湘这样说的时候,其实我内心并不好过。南湘是这样一个才华出众的人,每一年无论学校还是全国的美术大赛,她都可以拿到非常耀眼的名次。只是她的家庭太过普通,而谁都知道美术学院这样的地方,就像是一座专门为钞票修建的焚尸炉,每一年都有无数的家长用车运来成捆成捆的钞票,然后推进熊熊的火焰里,整个学院上空都是这样红色的火舌和乌烟瘴气的尘埃。每年的奖学金对于这样的火场来说,只是杯水车薪而已。一杯水洒进去,“滋滋滋”地瞬间就化成白汽。

不过南湘并不是太在乎这些。

而在开学的第一天,想要干呕的并不只有南湘一个人。

唐宛如带着满身怨气从商场回到学校之后,就马不停蹄地训练去了。现在,她已经围着室内体育馆跑了二十九圈,每次训练结束之后的体能训练,雷打不动的三十圈限时跑。每次望着跑在自己前面的那些肌肉壮硕的女人,唐宛如的内心就有一种“不如归去”的无力感。挥洒的汗水、跳动的肌肉、粗壮的喘息声……可是这些放在“女人”这个字眼上合适吗?

做一个优秀的羽毛球选手并不是唐宛如的梦想(成为林志玲才是她的梦想……实在不行的话,徐若瑄也OK),却是她父亲的梦想。而此刻她父亲正站在体育馆边上计算着每一个队员跑步的时间。拥有一个体育教练父亲,对唐宛如来说,是一场从童年起就无穷无尽的噩梦。

她四岁的时候,父亲第一次带她去游泳馆,准备教她游泳,正好碰见自己的同事,一个游泳教练在训练自己六岁的儿子。同事得意的谈论深深地刺激了她的父亲,于是父亲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我女儿也早就会游泳了”之后,就闪电般地伸出手把她朝游泳池里一推。于是唐宛如在四岁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情,就如同一颗铅球一样表情呆滞地沉进了池里。

有时候唐宛如对着镜子脱衣服的时候,也会在把手举过头顶的瞬间看见自己背上发达的肌肉,那一个瞬间,她眼里都是心酸的泪水,但是她也会在瞬间被自己坚强的乐观主义精神所挽救:“哇噻,我眼里充满了泪水,看上去就像是琼瑶电视剧里那些娇弱的女主角!”

她也会经常在学校教室里纯净水喝光了的时候,被大家理所当然地求助:“宛如,扛一下那桶水啦,换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