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安折是被陆沨踹开门,用制服外套裹住脑袋带出去的。

当然,诗人和肖老板也被带出去了——不过他们是自行裹住了脑袋。

建筑门口被陆沨调来了一个小型的超声干扰仪,暂时清出了方圆十米的空间,安折被安全塞进了车里,诗人和肖老板也窜了进来,三人挤在后座上。

陆沨回到驾驶座,道:“超载了。”

安折莫名觉得审判者又在针对他了。

肖老板主动道:“报告上校,我不是人,没超载。”

“哦。”陆沨道。

他拨了一个通讯:“超声干扰仪救援方案可行,建议组织居民大规模转移。”

通讯器那头传来的是霍华德的声音:“转移去地下避难所?”

陆沨道:“我先去8区避难所确认安全。”

“有劳。”

陆沨便发动引擎,他们的车子转过一个弯,朝8区的方向驶去。

一路上,陆沨的通讯器疯狂连响,城务所刚刚发来求援信号,5区就请求增援,而5区刚刚得到增援后,审判庭又打过来说人手已经不够。

到后面,陆沨的回答已经变得非常机械。

“请转城防所。”

“请转城防所。”

“请转城防所。”

“辛苦,请转城防所。”

“陆沨,你他妈的——”

——这次对面是霍华德。

陆沨直接把通讯挂了。

挂断后,他却微微蹙眉,对旁边的研究员道:“我有接到6区的通讯吗?”

研究员:“好像没有。”

陆沨拨号:“6区?”

“您好,这里是6区城务处,请问您……”

接线人语气平稳,连安折都惊讶了。

陆沨更是眉头深蹙:“审判庭,陆沨。6区情况怎样?”

对面顿了顿:“6区一切正常,请问您有什么——”

陆沨再次打断:“一切正常?”

“是的。”

陆沨干脆利落挂了电话,看向研究员。

研究员先是愣了愣,随后,声音难掩激动:“只有一种解释,6区超声驱散仪应急程序成功启动了。”

诗人:“哇。”

陆沨继续拨通讯:“审判庭,陆沨,请再次确认6区一切正常,请确认驱散仪正常工作。”

“确认一切正常。”接线员的声音甚至有一丝疑惑:“上校,是出了什么事吗?”

“是。”陆沨的回答简短直接:“立刻升起隔离墙,确认物资供应,准备应急收容。”

“是!”

“霍华德。情况有变,全城向6区避难。”

“好。”那边道:“城防所负责人员救援转移。”

“收到,”陆沨道,“审判庭负责人员筛查。”

“有劳。”

这则通讯挂断后,陆沨再次拨打了一个号码,安折注意到这串号码格外短。

“主城,统战中心。您好,陆上校。”

“审判庭,陆沨。请求全城审判权限。”

“请给出预期死亡率与执行时长。”

陆沨这沉默三秒,道:“百分之六十,五天。”

“请等待。”

“全程审判……”安折听到身边的诗人喃喃道:“这不就是……”

肖老板目光直直望着前方,道:“审判日。”

五分钟后,通讯器中传来声音。

“允许执行。”

“是。”

车头调转,驶向6区方向。

一路上,安折觉得陆沨格外沉默。

当他们进入5区道路时,前方停了一辆城防所的巨大装甲车——装甲车顶临时安了一个丑陋的超声仪,正在救援建筑中的居民。陆沨在装甲车下停下,打开车门。

“我去开会,准备审判日。”他道:“你们跟城防所。”

安折只能盲目听从审判者的命令,直到被城防所士兵塞进装甲车里,他才猛然响起,自己又忘记把衣服还给陆沨了,而陆沨居然也没有要。

来不及再出去找陆沨,一声闷响,装甲车车厢关闭,光线消失,朝6区方向驶去。昏暗中,周围到处是人的肢体,诗人紧紧抓住了他的手,他另一只手抓紧了肖老板的袖子。车厢微微晃荡,闷热潮湿的空气里,不知哪里传来哭泣声。

“你听见了吗?”诗人轻声道:“这次审判日,预期死亡率是百分之六十。”

安折道:“嗯。”

“我有点害怕。”诗人道:“我们会活着的。”

安折不知道,他确实有点紧张,但不是因为审判日,是因为被虫子叮到的那一口。

诗人似乎感到了他的僵硬,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别怕,先睡吧。”

安折轻轻“嗯”了一声,闭上眼睛,车厢的微微摇晃很容易让人进入梦境。

世界渐黑渐沉,他眼前忽然浮现一幕。

大地,风,模糊但广阔的视野,奇怪的波动,不是人类所能看到的。

他在飞,周围是风,他的身体很轻盈。